第一百七十三章 送信

作品:《带着农场混异界

    吴一鸣看着站在人群中阳山,他的两眼精光一闪,随后大声道:“阳山,你是前军,说说你们的伤亡情况。”吴一鸣其实是知道阳山他们的情况的,但是其它团却并不知道,所以吴一鸣特意让阳山来说说。

    阳山马上就出列,冲着吴一鸣行了一礼道:“是旅帅,本部战损不是很多,战死者有三十七人,全都是斥候,受伤者有五十六人,其中包括斥候三十二人,剩下的全都是在做战时,因为过于紧张,被自己的武器误伤的,并没有什么大碍。”

    大帐里的人,全都听到了阳山的话,他们一听阳山这么说,全都是一愣,随后一个个都一脸狐疑的看着阳山,他们真的怀疑阳山瞒报了伤亡数字,要知道他可是大军的前军,他们是最先遇到影族人攻击的,也是他们那里最先发出警讯的,他们的伤亡怎么可能那么少?他们以为阳山他们的损失一定很是严重,甚至伤亡过半都是轻的,现在却听阳山说,他们不过才战死了几十个人,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吴一鸣看着阳山,又看了其它人一眼,接着开口道:“我知道大家可能不太相信阳山的话,但是我要告诉你们,阳山说的全都是实话,他们的军队损失很小,至于说为什么他们损失的那么小,就让阳山自己跟你们说吧。”说完吴一鸣就冲着阳山点了点头。

    阳山冲着吴一鸣行了一礼,随后开口道:“我部最先与影族人接触的,就是我部的斥候,我部一共放出一百个斥候,十人一组,最远可探查我部百里之外的情况,就是我部的斥候,先发现了影族人,在发现这些影族人之后,我部的斥候,在第一时间就放出了警讯。”

    说到这里,阳山停了一下,随后开口道:“在发现警讯之后,我部在第一时间做好了战斗准备,利用后勤的大车,挡在了我军正面,同时派出骑兵接应那斥候,骑后在接应到斥候之后,发现敌军全都是骑兵,而且数量众多,在这种情况下,骑兵马上后撤,同时在一次传回警讯,我军马上就在军前立上了绕行旗,在骑兵快要到绕行旗那里时,以鼓声提醒,骑兵让过了我军正前方,从两翼后后军方向撤退,而影族骑兵却是直向我军正前方冲锋。”

    阳山讲到这里,在一次停了下来,一看到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听着他的话,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接着开口道:“就在影族人向我们发起冲锋的时候,我们就用强驽和神臂驽攻击影族人,但是影族人的身体竟然可以雾化,躲过我们的强驽攻击,但是就在他们雾化的时候,我们马上就用火系符纸攻击他们,连着两波火系符纸攻击,随后又用强驽攻击一次,然后在我们军阵前面,布置游沙术,接着又让我们的骑兵进行了一次反冲锋,结果发现影族人已经撤退了,我们就在原地坚守,后来发现影族人好像有后退的意思,我们马上就开始追击,追击了十里之后,这才停下来建立营寨。”

    阳山并没有说,他们建立营寨是因为要用那片树林里的木头来制做大车,反到说是为了追击影族人,这当然在是在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不过他这么说也没有任何问题,当其它的军队不是原地坚守,就是在后退的时候,只有他们一只军队是在向前进的,说是追击也没有任何问题。

    吴一鸣听了阳山的话之后,他的两眼之中,不由得精光一闪,接着他大声道:“都听到了吧?阳山他们团,也与你们一样,是没有上过战场的,他们还是最先遇到了影族人攻击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沉着的指挥,击退影族人,而你们呢?身在中军,竟然差一点被敌人击退,他们不感到脸红吗?回去之后,一定要加紧训练,如果下一次遇到影族人,在这个样子,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吴一鸣接着对阳山道:“大军先原地休整,我们要等将军的命令,看看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都回去吧,回去之后,必须要好好的整军,如果下一次在出现这种情况,我可就不客气了。”众人全都应了一声,随后吴一鸣摆了摆手,众人这才退了下去。

    等到众人都退下去之后,吴一鸣这才喃喃道:“这个血杀宗的人,果然有些本事儿,阳山可没有指挥大军的本事儿,而他却有,看样子必须要尽快的与这个血杀宗接触一下了。”一想到这里,他马上就拿出了纸笔,开始写信,写好了信之后,吴一鸣马上就大声道:“来人。”帐外马上就走进来一个人,这人也是一身的披挂,身上穿着盔甲,看起来三十多岁,很是强壮,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上带着很浓重的杀气,一看就知道,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狠角色。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吴一鸣的亲兵队长,吴江。

    吴江是吴家的家生子,他与吴一鸣一起加入军队,也没有上过战场的,后来吴一鸣成了旅帅,而他就成了吴一鸣的亲兵队长,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吴一鸣最重要的心腹,是军中的二号人物。

    吴一鸣一看是吴江,他马上就开口道:“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一封信,必须要马上送回去,交给兄长,吴江,你亲自带队回去,多带马,用最快的速度,把信送到兄长的手上,然后拿到兄长的回信之后,马上回来,去吧。”说完他就把信交给了吴江。

    吴江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随后直接就往帐外走去,很快就到了帐外,点了一百亲兵,每人三骑,直向神域的方向奔去,他们准备换马不换人,一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到庆都城那里。

    在吴江离开之后,吴一鸣这才长出了口气,就在这时,有亲兵来报说,刘向荣让他去议事,吴一鸣马上就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在这里他是威风凛凛的旅帅,但是在刘向荣的面前,他可不算什么。

    等到吴一鸣赶到刘向荣的大帐时,发现刘向荣正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一看到他进来了,就冲着他点了点头道:“吴一鸣,你部损失如何?”他的声音十分的平静,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意思。

    吴一鸣一听刘向荣如此问,他马上就开口道:“回将军,我部共战死士兵九百余人,还有九百余人伤势较重,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战斗了。”吴一鸣没有说话,之前他们统计的战损,就是如此统计的,战死九百多,而剩下的九百多人,不只是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战斗那么简单,其中大半怕是会落下残疾。

    刘向荣点了点头道:“比我想像的还要少,看来你部做的不错,对了,最一开始传警讯的好像就是你部吧?传警讯的是什么人?他们的情况如何了?”刘向荣可是知道的,最一开始,第一道警讯就是从吴一鸣他们那里传来的,所以他才会如此问。

    吴一鸣马上就道:“回将军的话,最一开始传警讯的,是我部前军,是他们的斥候发现了影族人,他们的损失并不是很重,有三十多人战死,全都是斥候,还有五十多人受伤,其中大半也是斥候,军队损失并不严重。”

    一听吴一鸣这么说,刘向荣不由得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他一脸感兴趣的看着吴一鸣道:“噢?损失如此的少,难道说影族人没有攻击他们不成?”刘向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最一开始传回警讯的人,损失却如此之小,这有些不合常理,所以他才会如此问。

    吴一鸣马上道:“回将军,他们遇到了影族的攻击,不过被他们击退了,甚至他们还追击影族军队十里,现在已经扎营了。”吴一鸣不知道阳山他们是在制做大车,他以为阳山他们真的去追击影族人了,所以他也是如此回答的。

    刘向荣两眼更亮了,他看着吴一鸣道:“吴旅帅,你说的可是真的?你必须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刘向荣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吴一鸣会这么说,他现在都有些怀疑吴一鸣的话是不是真的了,因为吴一鸣说的话,真的让他很难相信。

    刘向荣在来庆都城这里之前,就对庆都城这里的军队,做过一些了解,说实话,他并不看好庆都城这里的军队,庆都城这里太平久了,这里的军队,全都是一些没有见过血的新兵,这样的军队,他们虽然在训练的时候,可能表现的会十分的好,但是当他们真正的上了战场,往往表现的不能尽如人意,所以对于这样的军队,刘向荣其实是不太放心。

    果然,这一次与影族人一接触,庆都城这里的军队,就全都原型必露了,他们的战斗力真的很差,各部的损失都不小,不过这样的损失,也在刘向荣的意料之中,刘向荣是一个老行伍了,他十分的清楚,这样的损失,是必须要付出的,只有经历过几次这样的战斗,这些军队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所以在听到各部的损失时,他才能表现的那么平静。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只军队,这只军队不但击退了影族人的进攻,自身身的损失还十分的小,而且还反过来去追击影族人,这本身就已经很说明这只军队的厉害之处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刘向荣才有些怀疑,这样的战绩,要是放到一只精锐的,上过战场的军队上,他还可以理解,但是放在庆都城这里的军队身上,他就真的是有些怀疑他的真实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