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8章 大冲突

作品:《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你这么挑衅于他,就不怕一会儿他对你的岳父下重手?”

    贺军翔在一旁笑着问道。

    “嘿,巴不得他下重手呢。”

    贺枫笑了起来。

    这样一来,习振兴也有理由直接下杀手了。

    “看样子,你也给你的岳父准备了保命手段吧?”

    “嘿嘿,一会儿等他们交手了,大伯你就知道了。”

    贺枫神秘的笑道。

    贺军翔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懒得多问。

    贺枫是真气境的神话,给一个化劲初期的宗师弄点保命手段,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很快,三个人来到了一间包厢。

    “两位爷爷,这便是贺枫和雪晴!”

    贺军翔走到边上,对着面前的两位老者说道。

    同时,他自己也在重新仔细的打量着贺枫,从上倒下,好像要将贺枫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看透似的。

    不仅贺军翔,那两位老者也是盯着贺枫打量。

    贺枫被这三个人看的有点发毛,赶忙鞠躬,恭恭敬敬的道:“拜见两位曾祖父!”

    “像,真像,跟你母亲实在是太像了。”

    “是啊,太像阿银了。

    不过,跟他父亲风云也很像。”

    贺松来与贺松柏打量着贺枫,不停的点头。

    见到贺枫行李,俩人都连忙站了起来。

    “小枫,跟我们就别客气了,快,快过来坐。”

    “是啊,快来跟曾祖父聊聊天,当年我最喜欢跟你父亲聊天了。”

    “好的!”

    贺枫也不矫情,知道这两位长辈都疼惜自己,便笑着走了上去,坐在两位老者身边。

    “两位爷爷,刚刚又有个人对小枫出手了。”

    这时,贺军翔开口说道。

    “嗯,我感受到天地之力的波动了,是谁对小枫出手了?”

    贺松来问道。

    “是归一药堂的祁元,他已经踏入半神了。

    他被小枫废掉丹田后,说是归一药堂的人让他除掉贺枫的。”

    贺军翔道。

    贺松来眼睛一瞪,“放屁!还归一药堂?

    看样子,他是对归一药堂心怀怨恨,想临死前污蔑归一药堂一把,让小枫去对付归一药堂。

    可惜,他并不知道归一药堂与我们贺家如今的关系,归一药堂怎么可能会对付我们贺家的子弟?”

    “我也是这么想的!”

    贺军翔点头道:“不过具体是谁让他动手的,回头我们可以问问归一药堂那边。”

    贺松来道:“嗯,晚点游威应该会亲自过来解释。”

    贺枫疑惑的道:“大伯,两位曾祖父,你们似乎很确定不是归一药堂想杀我?”

    “当然!”

    贺松来笑道:“归一药堂,现在与我们贺家可是秘密联盟的关系。”

    “就因为这个?”

    贺枫皱了皱眉。

    联盟,看起来是合作关系,但也可能只是一种形式而已啊,其实合作关系并不牢固。

    “嘿,我们贺家与归一药堂的联盟,可不只是表面上的。”

    贺松来咧嘴笑了起来,“总之,你可以将归一药堂看成和我们贺家是一家人。

    既然是一家人,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对付你呢?”

    贺枫眨了眨眼,有点懵。

    “在小枫面前有什么好隐瞒的?

    直接说不就是了。”

    贺松柏瞪了贺松来一眼,旋即看向贺枫道:“小枫,归一药堂之所以会和我们贺家成为一家人,那是因为,我在一年多前,将他们的大供奉给泡到手了。”

    “啊?”

    贺枫张了张嘴,被大曾祖父的话给说的愣住了。

    贺松柏不得不继续解释道:“咳,小枫,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贺家和归一药堂的关系其实一直都比较友善,因为我和他们的大供奉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并且关系情同兄妹。

    但我们俩人都比较保守,一直都没能捅破这最后一层关系。

    一直到一年多前,我们俩才真正走到了一起。”

    “原来如此,恭喜大曾祖父!”

    贺枫笑道。

    习雪晴诧异的道:“我们归一药堂的大供奉,好像是神话吧?”

    贺松柏道:“嗯,小青的修炼天赋虽然一般,但在百年前的时候也突破到了神话。

    不过,她的炼丹天赋却很强,现在都已经是天阶炼药师了,在十大药堂中,她的炼丹术能排在前三。”

    “天阶炼药师了?”

    贺枫立即就笑了起来,“大曾祖父,雪晴好歹也是我的媳妇儿,你们是不是该给她个见面礼呢?

    比如,随便给个十颗八颗的天阶丹药也行啊。”

    “噗!”

    贺松柏差点被贺枫气得吐血,“你小子还真敢开口,张口就是十颗八颗的天阶丹药,你以为天阶丹药是那么好炼制的嘛?

    炼丹的药材都不好找。

    每一颗天阶丹药,那可都是战略性的宝物。

    不过,地阶丹药倒是有一些,回头你们随我一起去贺家,等到了贺家再给你。”

    贺松柏适时的点头,“嗯,我就也等到了贺家再一起给吧。”

    没办法,这一次他们一门子心思都是想着见贺枫,哪儿想过什么要送见面礼,身上可谓是干净的很,什么都没带,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说到了贺家再给了。

    “嘻嘻,那我就先谢过两位曾祖父了。”

    贺枫自然无所谓,他也只是随口一说,并未真的指望能得到天阶丹药。

    到了神话层次,绝大部分的修炼资源都被八大宗门这种顶级势力掌控着,炼制天阶丹药的药材,还真不好找。

    所以,并不是说炼药师突破到了天阶,就一定能炼制出天阶丹药来的,还得要有足够的炼丹材料才行。

    “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吧,那个祁元杀你,肯定不是归一药堂高层的意思。”

    贺松柏道。

    “既然不是归一药堂的意思,那会是谁?

    蔺家吗?”

    贺枫皱眉问道。

    “十有仈九!”

    贺松柏点头。

    贺军翔跟着道:“小枫,蔺家和我们贺家之间的仇怨还是挺大的,不管是在政界还是商界上,我们俩家的竞争都很大,甚至经常发生流血事件。

    每一代子弟,也都会时常爆发冲突。

    你们这一代还好,以前我和你父亲,三天两头就会与蔺知秋他们交手。

    当然,蔺知秋在他们那一代算弱的,他们那一代稍微强点的,现在都已经踏入神话了。

    不过这些年随着我们贺家隐没,争斗也就少了许多。”

    贺枫这才恍然,原来蔺家与贺家的矛盾,是存在了许多年的,根本不是因为具体的某件事。

    而正是因为这种关系,所以蔺家不会眼睁睁看着贺家强大起来。

    哪怕他没有和蔺家爆发冲突,当蔺家得知了他的存在,以及他的潜力之后,同样会想办法除掉他。

    “另外,蔺家和白云药堂走得比较近,白云药堂这些年之所以能发展的如此迅猛,甚至现在都敢打压归一药堂,其实就是仗着有蔺家在背后撑腰。

    不过他们肯定想不到,归一药堂和我们贺家的关系也近了。”

    贺军翔继续道。

    “他们今天会下杀手吗?”

    贺枫问道。

    别的他不太关心,他只关心习振兴的安危。

    “怎么?

    担心你那岳父的安危了?

    如果你对你岳父没信心的话,我可以直接出面,让他们取消了这场比试,反正面子也值不了几个钱。”

    贺军翔道。

    “那倒不用,我可不担心我岳父的安全,我反而担心白云药堂那个人的安全呢。”

    贺枫摆了摆手,道:“大伯,要是我岳父将那个白云药堂的人给杀了,你说白云药堂会是什么反应?”

    “还能是什么反应,当然是第一时间动手报仇呗。”

    贺军翔轻笑道:“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和归一药堂的二供奉打过招呼了,若是白云药堂的高手对你岳父出手,他会第一时间出手阻拦的?”

    “二供奉?”

    “嗯,就是刚才你在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个黑衣老者,他是归一药堂的二供奉,你大曾祖奶奶的亲弟弟,也是一个真气境强者,而且还是真气境二重的神话。”

    “唔!有真气境二重的神话在旁照看着,那习老哥的人身安全倒是没多大问题了。”

    贺枫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只要不出意外,一个真气境二重神话,在一些化劲宗师的手上保下另外一位宗师,也就是挥挥手的事,并不会有多大问题。

    “呵呵,那咱们就先观看比试吧,他们已经上台了。”

    贺松柏说道。

    几个人纷纷朝着擂台看去。

    果然,习振兴和常涛这会儿都站在了擂台上面。

    ……擂台下面,陈舟看向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问道:“常副堂主,既然贺家的高手出现了,那我们的计划还要继续?

    这个习振兴,还要让常涛杀了?”

    中年男子乃是常不群,常涛的父亲,同样是白云药堂的副堂主之一。

    听到陈舟的问话,他笑着点头,“放心吧,哪怕贺家有神话出现,也影响不了咱们的计划。

    咱们白云药堂,难道就没有神话么?

    况且,今天蔺家的高手也出现了,贺家难为不了我们。”

    “那就好!”

    陈舟这才点头。

    ……另一边,蔺无欢和中年男子回到了包厢。

    “家主,那个贺军翔,果然霸道,直接就将祁元给震杀,而后说祁元想杀贺枫。”

    中年男子皱眉道:“不过,归一药堂的连言也真够窝囊的,自家供奉都让人在眼皮子底下给杀了,他竟然一个屁都没放。

    贺军翔虽然是真气境二重的强者,但他连言好像也是真气境二重了吧?”

    蔺无欢沉吟了会儿,道:“连言今天对贺军翔的态度,让我看明白了点事儿。”

    中年男子疑惑道:“哦?

    什么事?”

    “贺家与归一药堂的关系,恐怕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蔺无欢皱眉道:“以后,在这一方面我们要稍微重视着点了。

    我们与白云药堂达成了战略联盟,贺家为什么就不能和归一药堂也达成联盟关系呢?”

    “贺家和归一药堂达成联盟?

    这……这不至于吧?

    贺家那么弱!”

    中年男子震惊的道。

    “谁说贺家真的弱了?”

    蔺无欢摇了摇头,“如果贺家真有那么弱,他们又岂敢这般强势?

    贺擎天那家伙,可是一点儿也不蠢啊,他的几个儿子,也没有一个蠢货。”

    “啊?

    那家主的意思是?”

    “贺家,既然变得这般强势了,那他们肯定有足够的底气。”

    中年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那接下来我们如何处理与贺家的关系?

    是让下面的人收敛着点吗?

    比如那个贺枫,我们还要再继续派遣高手去对付他吗?”

    “当然要对付!另外与贺家的关系,你和下面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给我活跃点,最好弄出点大冲突来。”

    “大冲突?”

    中年男子一脸的疑惑,不明白蔺无欢的意思。

    蔺无欢淡淡道:“我知道贺家有底气,但我更想看看,贺家的底气到底有多大。

    只有知道了他们的具体实力,在今后的利益争斗中,我才能清楚自己该出几分力。”

    中年男子这才恍然,“我明白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后,我便亲自去吩咐下面的人。”

    “嗯!”

    蔺无欢点了点头,对中年男子他还是很放心的。

    “贺家已经夺取了一个炎黄铁旅,不能再让他们掌握第二个组织了。

    不然,接下来的很多事情,我们蔺家将会比较被动。”

    “对了家主,那个贺枫,你接下来打算如何对付他?”

    “连半神都很难除掉他,接下来当然得出动神话了。”

    蔺无欢随口说道,仿佛对付贺枫并不是什么大事似的,“而且,为了确保能一次性解决掉他,这次我会直接出动两位神话。

    等返回蔺家后,我便去与那些供奉们聊聊,看看谁有兴趣接下这个任务。”

    “两位神话……”中年男子不由笑了。

    那个贺枫,这次总该死定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