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就不能让我多爽一会儿么?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就这样,韦赛里斯稀里糊涂的就在丹妮的床上躺了一夜。

    一大早,太阳刚刚透过窗户照进房间的时候,韦赛里斯就突然醒了过来。

    这个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生物钟影响,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睡姿。

    丹妮这小丫头虽说是把韦赛里斯给拖到了床上,但是她却把韦赛里斯弄成了屁股朝天,胸口朝下的姿势。

    这可把习惯于平躺睡姿的韦赛里斯给憋的不行。

    “我就说嘛,怎么老是感觉梦里有鬼在压着我的胸口,原来睡反了。”韦赛里斯迷糊道。

    他挠了挠脑袋,昨晚喝了不少的红酒,直到现在,他的脑袋仍然有些发痛。

    “哎?我这是在哪?”

    韦赛里斯揉了揉眼睛,因为他感觉自己睡的这间房间怎么和自己的房间不一样。

    “不对,这TM根本不是我的房间好吧。”

    “这好像是……”

    韦赛里斯用力甩了甩头,好让自己清醒起来,他仔细环视了一下四周。

    “卧槽,不是吧,我昨晚竟然睡在了丹妮这里?”

    韦赛里斯一阵惊慌,他急忙起身,对自己的身体上下寻找着。

    “上衣”

    “裤子”

    “内裤”

    “还好,还好,它们都在。”

    韦赛里斯此时就像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小孩。

    “嗯?哥哥,你在干嘛呀?”丹妮温柔道。她刚刚醒来就瞧见自己的哥哥在自己的身上迅速的摸索着,她有些疑惑。

    “咳咳,没干什么。”

    “那个,我昨晚喝太多了,不小心睡着了。”韦赛里斯摸了摸头尴尬道。

    “嗯嗯,丹妮知道呀,昨晚还是丹妮帮哥哥盖的被子呢。”丹妮到是没觉得什么,她并没有什么避嫌的概念,而且在她的心中,她想的是,或许以后等自己长大了,自己还得嫁给自己哥哥呢。

    “额,谢谢。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自己房间了。”

    丹妮点了点头,她接着又躺下眯了会儿。

    而韦赛里斯刚说完就急忙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呼~,还好昨晚自己没干什么傻事。”韦赛里斯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庆幸道。

    深吸一口气之后,韦赛里斯重新站了起来。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昨晚的酒气依旧没有消散,衣服上到处就是红酒的味道。

    “算了,直接洗澡吧。”韦赛里斯自言自语道。

    接着他就开始大声叫唤起来,门口的侍卫听见了赶忙走了进来。

    韦赛里斯便吩咐下去,让他们传命厨房那边,赶快烧水,他待会儿要洗澡。

    侍卫得令后就离开了房间。

    没一会儿,厨房那边就派人将烧好的热水以及澡桶在韦赛里斯的房间里布置完毕。

    韦赛里斯瞧了一眼来端水的红发侍女,此人他看上去有些眼熟。

    “对了,我好像几天前见过你,你叫卡萝是么。”韦赛里斯开口道。

    “是的,殿下。”卡萝回应道,但是她的目光有些闪躲。

    “嗯,那你留下吧,我刚好少一个人帮我搓背。”

    卡萝微微一惊,她的心跳开始加速。

    “韦赛里斯殿下是什么意思,让我帮他搓背,那我待会儿要见到韦赛里斯殿下脱衣服么?”小丫头的内心一阵慌乱,即表现的有些害怕,又表现的有些期待。

    毕竟能这么亲密接触王子殿下的好像目前只有卡萝一人而已。

    韦赛里斯可没有多想,他是那种秉持着实用主义的人。

    自己既然有这个条件,这个能力,自己为什么不去好好享受呢?

    他才不像某些穿越者,都回了古代,成了大户人家,却还是自己洗澡,自己搓背。

    没一会儿,韦赛里斯就脱完了衣服,他无视在一旁害羞的卡萝,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浴桶。

    “过来这边呀,傻站着干什么。”韦赛里斯训道。

    卡萝虽然胆小害羞,但是她却不傻,她赶忙拿起放在浴桶上面的浴巾,帮韦赛里斯擦起背来。

    “嗯,就是那里,用力,哦~,舒服,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温暖的阳光透过艳红色的窗户照射进来,使得整个房间呈现出一种暖红色。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让人迷醉的香味。

    “啊~!爽”

    就在韦赛里斯躺在浴桶中享受着擦背带来的快感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谁啊?”韦赛里斯凶道。他正在享受难得的洗澡时光呢,这会儿被打扰能不发火么。

    “是我,沃夫。”

    门外传来雄厚的声音,原来是沃夫敲的门。

    “哦,那进来吧。”

    听见来人是沃夫,韦赛里斯便将火气压了下去。

    得到允许后,沃夫便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韦赛里斯挥了挥手,示意正在给自己擦背的卡萝停下来。

    “有什么事么?”韦赛里斯问道。

    见着屋里的情景,沃夫有些尴尬,但是作为侍卫长,他什么场面没见过。

    “是昨天的那个来自君临的酒商。”“今天他又来了。”沃夫沉声道。

    “哦?呵呵。”

    韦赛里斯突然笑了起来。

    “这会儿吉农应该也才刚醒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急迫的来找自己,有点意思啊”韦赛里斯心想。

    “你让他先等一会儿,我稍后就来。”

    “是,殿下。”

    待沃夫离开后,韦赛里斯便从浴桶里站了起来,无视旁人。

    虽然韦赛里斯能这么放飞自我,但是很显然卡萝这小姑娘并不能,她现在的脸色看上去异常潮红。

    韦赛里斯望着卡萝的样子不禁笑了笑。

    “怎么,还觉得没看够?还不赶快来帮我穿衣服?”韦赛里斯调笑道。

    卡萝听完后脸红的更加厉害了,她慌张道:“不是的,殿下,是,是我走神了,我,我这就给您穿衣。”

    卡萝说完急忙走到韦赛里斯的身后,将准备好的衣服披了上去。

    但是她也是第一次给男人穿衣服,手法很是生疏。

    “算了,还是我来吧。”韦赛里斯笑了笑说。

    很快,韦赛里斯就穿好衣服,整理好仪容,丢下卡萝,离开了阁楼。

    至于浴桶那些自然有厨房的人负责撤除。

    “卡萝,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卡萝的好姐妹莉娜询问道,她过来帮忙收拾殿下的房间的,但是她一进门就看到了有些木讷的卡萝,而且卡萝的脸色异常发红,就好像得了流感的病人一般。

    “没,没事。”卡萝掩饰道。

    今日的卡萝有些不同寻常,但是既然卡萝自己都说没什么了,那莉娜自然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房间里大家各自忙各自的,很快屋子的清理工作就完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