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伊耿历294年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伊耿历294年。

    此时距离维斯特洛大陆改朝换代已然过去了11年。

    自簒夺者战争以来,劳勃·拜拉席恩家族已经统治七国十年有余。

    在最底层的民众看来,拜拉席恩王朝与塔格利安王朝并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从性质上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朝代而已,封建剥削的本质并没有任何改变。

    在维斯特洛大陆的东部是一片广袤的海域。

    这篇海域被称之为“狭海”。

    在狭海的最上方,有一座著名的城市——布拉佛斯。

    这里是传说中的无面者的大本营,黑白之院就修建于此。

    同时,这里也是冰与火世界中的金融之城。

    源源不断的借贷生意通过四通八达的航道,将铁金库的借款发放至世界各地。

    毫不夸张的说,不论你站在城市的哪里,你都能感受到其繁华所在。

    但是,繁华并不意味着吵闹,如果说你来到了布拉佛斯,你想要寻得一个安静的场所,那么王城必然是的你的最佳选择。

    布拉佛斯的王城与其他城市的王城不同。

    住在王城里的最高统治者并不是国王或者亲王,而是独一无二的“海王”。

    海王是由城市的博士和看守从公民中选出,其过程神秘而复杂。

    除了“海王”本人的宫殿殿不开放外,王城之中的其他地方都是开放的。

    这得益于海王本人的开明统治政策。

    在王城的东北角,这里是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金黄色的沙滩遍布于此。

    在不远处,有一片海崖,在海崖之上建有一座古老的红色宅院。

    本来宅院的涂装全是是灰色的,但是自从一位名为威廉·戴瑞的人将这里买下后,他就命人将宅院全部涂装成红色。

    这座宅院从此便被称之为“红宅”。

    红宅的不远处就是繁华的集市,而红宅本身则紧靠海岸。

    这里气候舒适,温暖异常。

    因为靠海的缘故,这里的昼夜温差都比较大。

    不过呢,现在是白天,太阳正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人们穿着薄薄的丝衣来往于大街小巷之中。

    红宅中则不尽然,这里的人大多穿着厚重的护铠,也有一些人穿着皮甲,整座宅院中透露出一种十分森严的气息。

    在红宅的最高层,这里有一间别致的小阁楼。

    阁楼的外面站着两名侍卫,以及一名来回走动的披甲侍卫,这位走动的侍卫明显要比站着不动的那两位侍卫级别更高。

    那位披甲侍卫名叫做沃夫,他是韦赛里斯的贴身侍卫。

    眼下,韦赛里斯王子正昏迷在床,他需要守护于此,防止有人对王子“图谋不轨”。

    这时候,楼梯处传来了一阵阵“哐当、哐当”的由金属碰撞而产生的响声。

    侍卫长沃夫自然的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只见一位脖子上带着“大铁链”的人慢慢的从楼下走了上来。他脖子上的铁链是由五颜六色的金属打造而成,走起路来铁链便随之摇晃起来。虽然这个人的头发已经花白,但是他的面容看上去依旧精神抖擞。

    这种带着“大铁链”的人在沃夫的家乡被称之为“学士”

    学士拥有着很多独特的技能和知识,如果一位学者被认为在某一课程中学有所成,那么他就会经过测试并被授予一节由特定金属打造的链环,以此来承认他在这一领域中的学识。当这名学者学习了足够多的知识,他被授予的铁环可以打造出一条完整的项链,那么他就拥有被称之为学士的资格了。当然,要真正成为“学士”,还需要经过学城的最后测试。

    “西蒙学士,你终于来了,小王子他已经快三天没醒了!”沃夫走到学士的面前激动的说,他在阁楼这里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就为了等学士过来。

    “三天没醒?不应该呀,前几天我来诊断的时候,发现小王子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要知道,小王子能在雷击中活下来已经十分不易了,昏迷这么长时间可能是雷击的后遗症吧”西蒙学士向沃夫解释道。

    “唉~,学士,总之你赶紧进去看看吧。”

    沃夫面露焦色,说话间已经为学士打开了房门。

    学士跟着沃夫走了进去,他们来到了韦赛里斯的床前。

    西蒙并没有说话,而是端坐于床前,他伸出手来,将手背放在了韦赛里斯的额头上。

    不过他好像并没发现什么异常,接着他又将手移动到了韦赛里斯的鼻孔下,用食指来感受韦赛里斯的气息。

    待感受完韦赛里斯的鼻息变化后,他再将脑袋贴在韦赛里斯的胸口去听他的心跳。

    似乎是收到沃夫的在一旁的干扰,他觉得自己始终没法全身心的投入。

    他只好停下了自己的诊断工作,回头朝向沃夫道:“大人,能否让我和小王子单独待一会儿,我今天来的匆忙,没有带什么诊断的工具,我现在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来诊断小王子的病情。”

    西蒙说完望着沃夫,他需要沃夫的首肯。

    沃夫望了眼依旧躺在病床前的小王子,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那好吧,我可以先出去一会儿,让你在这里安静的诊断,但是请您尽全力去诊断我的王子殿下。”

    “放心吧,大人,我一定尽全力去诊断。”

    沃夫握住剑把转身离开了阁楼。

    虽然将西蒙学士单独留在阁楼里面有些不妥,但是沃夫还是比较相信学士本人的。

    因为之前小王子生病的时候也是西蒙学士来诊治的。那时候小王子的贴身侍卫还是是戴瑞爵士。眼下,戴瑞爵士病重,所以贴身侍卫的重担就落到了自己身上。

    戴瑞爵士亲自选的人自己又有什么好担忧好怀疑的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沃夫这才让西蒙单独留在小王子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