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戴瑞爵士的病情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待沃夫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西蒙学士和韦赛里斯·坦格利安王子二个人。

    西蒙没有耽搁,他撸起袖子,开始了他的工作。

    诊断的时间是漫长的。

    在沃夫驻守房外来回渡步的时候,时间悄然的过去了半个小时。

    此时,阁楼里面里依然任何动静。

    沃夫不由的担心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握住手中的佩剑,决定进屋看看。

    每当有沃夫所焦虑和不安的时候,他都会握住自己的剑。

    这是他从戴瑞爵士那里学来的。

    那个时候,沃夫还只是爵士的侍从。15、6岁的年纪,就好像现在的小王子一样,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而且他内心懦弱,并不像今天这样勇敢。

    但是,那个时候,戴瑞爵士并没有嫌弃他,而是慢慢教导他,从如何握剑开始教起,一直到沃夫跟随爵士走上战场。

    沃夫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上战场时的场景。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压抑感。

    空气中到处弥漫一股着混合着血腥气和马屎的臭味。

    耳边则不断传来金属之间摩擦碰撞的撕裂声。

    他站在爵士的身后,双手不停的打颤。

    爵士骑在马上,注视着战场。

    突然,他转过身,看到了沃夫害怕的样子。

    “如果你害怕了,那你就握紧自己手中的剑。这是在战场上的唯一的依仗,也是你的勇气来源。”爵士对他说完就盖上了自己的面盔,催马疾行,加入了战场。

    沃夫听完爵士的话,他紧紧的将自己的剑握在手中。

    也就是那一刻,他的双头停止了颤动。

    最后,那场战役,爵士和沃夫他们一方胜利了。

    也就是从那天起,沃夫真正明白了爵士所说的话的真正含义。

    十多年过去了,戴瑞爵士的这句话如同烙印一般深深的印在了沃夫的心中。

    虽然,此时的他早就已经对上战场没有任何畏惧。但是,每当他感到不安或者焦虑的时候,他还是会下意识的握住自己的佩剑,这就是他的镇静剂。

    就在沃夫刚把手搭上房门的门把的时候,房门就被反方向打开了。

    西蒙学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额,学士。”沃夫放下了自己的手。

    “王子殿下,情况如何?”

    “嗯~,很奇怪,经过我的诊断,小王子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呼吸也很平稳。”

    “只是……”

    “只是什么?”

    忽然,从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沃夫见状急忙走进了房间。

    刚刚还躺在病床上的昏迷不醒的小王子,不知何时已经醒来,而且在床上不断的咳嗽着。

    “咳咳,咳……”

    “额?我这是在哪呀?”韦赛里斯开口道。

    他睁开双眼,环视了一下四周。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而床边正站着两位“奇装异服”的成年男子。

    一位满头金发,身上穿着一副铠甲,手中正握着他的佩剑;另外一位头发花白,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脖子上还戴着一大串金属链子。

    韦赛里斯暗自纳闷,“这里两个人是谁?戏班里出来的??”

    “哎,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韦赛里斯的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双手上。

    看着他自己的这这双皮肤白皙的小手,韦赛里斯不禁皱眉。

    “这TM是老子的手么?咋变成这样色的呢?”

    韦赛里斯不解,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他觉得自己脑袋开始变的越来越沉,而且他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眼前的一切开始出现重影。

    “我擦,好晕,脑袋痛。”

    韦赛里斯的身体很快便支撑不住,昏倒在了床上。

    “王子殿下!”沃夫见状急忙冲上前扶住了韦赛里斯。

    “学士,小王子这是怎么了?”

    “额,我也不太清楚”

    “让我再好好看看。”

    西蒙学士接着又仔细摸了摸韦赛里斯的胸口心脏的位置,心率跳动的还算正常。

    这证明韦赛里斯还是活着的状态。

    “这样吧,让我回去取完工具再回来给小王子做详细的诊断。”

    沃夫对医疗几乎一窍不懂,他只能选择继续相信西蒙学士。

    当天傍晚,学士又带着工具回到了红宅阁楼。

    经过一番详细的诊断后他告诉沃夫,小王子这回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他昏了过去不过是由于三天没进食,过于虚弱所至。今晚就让小王子好好休息,等明天他醒过来,让他吃点有营养的食物就行了。

    学士说完就退下了。

    学士的这番话让沃夫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他一直将小王子那天的出事归咎到自己的头上。

    虽然后面他将事情原本的告诉了戴瑞爵士,爵士也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过错,让他不要过于自责。

    但是他感觉自己心头一直有一块石头压着,让他每天都紧张异常。

    沃夫长出一口气,现在,他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了。

    他留下来两名守卫守护在阁楼两侧,他自己则前往戴瑞爵士的房间。

    因为西蒙学士来帮小王子看病的同时也帮戴瑞爵士进行了诊断。

    西蒙当时在和戴瑞爵士进行交谈。

    沃夫当时就呆在门外。

    戴瑞爵士首先问的并不是自己的情况,而是是韦赛里斯的情况。

    眼下,他最放不下的就是小王子了。

    西蒙学士将自己的诊断详情悉数告诉了戴瑞爵士。

    “咳咳”

    “只要小王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爵士听闻小王子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后,脸色稍微变好了一点。

    “那我自己的情况如何?”爵士接着问道。

    西蒙学士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决定将情况如实告诉爵士。

    “爵士,或许,你应该让人准备后事了。”西蒙看着戴瑞爵士刚刚咳在手巾上的血说道。

    一般来说,只有海风寒的最后阶段才会出现咳血的征兆。

    “我最多还能活多久?”

    西蒙思抬起头来望着爵士的眼睛,爵士的眼中并没有一丝丝的畏惧。

    “最多三、四天吧,海风寒已经让你开始产生低烧了,一般到这个时候,没有人能撑过5天。”

    爵士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的,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只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走,至少得等到小王子醒过来才行。”

    戴瑞爵士说着便让西蒙学士离开,他让沃夫进来,告诉了他一些日后的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