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承载着记忆的梦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很快,夜幕就笼罩了大地。

    淡淡的月光泄在地上,照亮了处在静寂中的红宅

    阁楼之上,韦赛里斯安睡在柔软的丝绵床上。

    这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变成了一个王子。

    小时候,他住在一座巨大的皇宫之中。

    皇宫所在的地方叫做君临。

    那是一座巨大而又繁华的城市。

    韦赛里斯偶尔会偷偷溜出去,看看热闹的街道、杂耍的小丑。

    虽然每次都会被自己的侍卫给抓回去,但是却不会受到父王的惩罚。

    自己的父亲是一位不喜言笑的人。

    他看起来有点严肃和疯狂。

    因为他常常将那些背叛他的人处以“火刑”。

    可能在别人看来,这种方式十分残忍。但是在韦赛里斯看来,那不过是父王用来震慑臣属、贵族以及平民们的一种手段。

    父王对自己的家人还是很好的。

    在韦赛里斯开始记事的时候,父王就常常带着他经过王座厅。

    这里排列摆放着坦格利安家族的历代巨龙头骨。

    韦赛里斯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为父王背诵龙的名字。

    如果全部背诵正确,父王就会赏给他糖果。

    最靠近厅门的龙骨头骨只有狗头那么大,而且异常畸形。

    但是越靠近铁王座,龙骨就愈大,最大的当属黑死神贝勒里恩

    它的脑袋和皇室马车差不多大。

    韦赛里斯还有一个亲生兄长,雷加·坦格利安,龙石岛亲王和七大王国的太子,铁王座的法定继承人。

    雷加哥哥和父王一样,也是一个不喜言笑的人。

    不过他又有许多地方和父王不同。

    在韦赛里斯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兄长雷加就已经当上了骑士。

    每当兄长胜利归来的时候,他就会摸着韦赛里斯的头,给他糖果,和他讲述自己在战场或者是竞技场上的英勇事迹。

    这勾起了韦赛里斯无限的向往之情,他时常梦想着自己能有一天成为一名向兄长那样英勇的骑士。

    不过这一切,最后都因为一个叫做劳勃·拜拉席恩的人而化为了乌有。

    那一天,皇宫里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兄长雷加正在三叉戟河岸和劳勃以及跟随劳勃的叛军们做着殊死搏斗。

    父王则依旧坐在铁王座上大叫着“烧死他们”。

    仿佛一切都变了,但是又仿佛什么都没变。

    韦赛里斯那个时候还太小,没办法理解这一切。

    但是,他知道的是,自己必须马上和母后前往龙石岛。

    在母后的强制要求下,韦赛里斯登上了海船,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询问父王和雷加兄长他们的情况。

    当天夜里,他们就抵达了龙石岛。

    与之一起而来的还有兄长雷加战败的消息。

    韦赛里斯不明白“战败”的意思,他以为兄长还会向以往的那样回来,回到他的身边,摸着他的头,给他好吃的糖果,告诉他,自己在战场上的英勇故事。

    直到后来,父王被“弑君者”刺死的消息从君临传到了龙石岛。

    韦赛里斯才知道,一切都变了,已经回不去了。

    自己再也没法回到那个他曾经生活的地方,再也没办法见到雷加哥哥和自己的父王了。

    从那个时候起,他像变了个人一样,笑容开始从他的脸上消失,他开始沉默寡言起来。

    几个月后,他多了一个妹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但是代价却是母后的“离去”。

    韦赛里斯为此很恨妹妹丹妮,他发誓绝不会在这件事上原谅丹妮。

    之后,更令人担忧的消息传来,“篡夺者”弟弟的舰队已经建成,并且他正在率众来伐的路上。

    龙石岛的守军是靠不住的,在母后去世后,他们就开始暗中计划把韦赛里斯和丹妮出卖给“篡夺者”,以此来换取封爵、土地和赏金。

    但是城堡守军的计划最后被忠心耿耿的戴瑞爵士知晓了。

    在一个雨夜里,威廉·戴瑞爵士带着四位死士杀进育婴房,把韦赛里斯连同摇篮里的丹妮还有奶妈们一起带走,在夜幕的掩护下纵帆驶往布拉佛斯的海岸。

    在布拉佛斯的日子不如曾经的皇宫,也不如龙石岛城堡。

    但是至少,韦赛里斯还有戴瑞爵士相伴。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光流逝的很快。

    转眼间韦赛里斯已经17岁了。

    而戴瑞爵士却因为岁月的侵蚀,开始显老。

    在韦赛里斯来到布拉佛斯没几年,戴瑞爵士就因为感染了海风寒而卧病在床。

    听说只有经常住在海边的老人才会得这种病。

    虽然戴瑞爵士只能躺在床上,但是他的精神气还在,纵然他的右眼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视力。

    平日里,韦赛里斯经常能够听见戴瑞爵士在高声怒吼、发号施令,声音穿透厚厚的墙壁,一直延伸到阁楼上来。

    不过,近几天,韦赛里斯并没有听见戴瑞爵士的怒吼声。

    他想也许爵士出了什么事情,他走下阁楼,来到戴瑞爵士的房间。

    戴瑞爵士的灰色胡子已经变成了纯白色,而他魁梧的身躯也显得有些萎缩。

    韦赛里斯询问爵士感觉自己的情况如何。

    爵士大声的笑了,他说自己不过是这几天嗓子不舒服罢了,让韦赛里斯不要担心,他可没那么容易就被病魔给打败。

    韦赛里斯听了爵士的话稍稍定心。

    他来到了爵士房间里的窗前,阳光透过窗台直射在韦赛里斯的脚上。

    今天的天气不错,他想去海边透透气。

    “爵士,我今天想去海边逛一逛”韦赛里斯直接开口道。

    戴瑞并没有回应,他直接给房间里面站着的侍卫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叫来了沃夫。

    “带小王子去海边逛逛,但是要注意‘安全’”。戴瑞爵士吩咐道。

    沃夫点了点头,便将韦赛里斯带了出去。留下戴瑞爵士一个人在房间里静养。

    借着马儿的便利,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海滩上。

    韦赛里斯翻身下马,沃夫紧随其后。

    身后的侍卫则站在这里负责照看马儿。

    温暖的海风从狭海上吹过来,将韦赛里斯的银发吹拂起来。

    他的双脚踏着柔软的沙滩前行,而他的目光则朝向狭海的远处。

    他知道,那里就是他曾经生活的地方,维斯特洛大陆,七国所在地。

    就在韦赛里斯注目凝视的时候。

    “轰!~”的一声巨响。

    一个旱天雷猛然从天而降,正中韦赛里斯的脑门。

    韦赛里斯应声而倒,他完全失去了意识。

    “王子殿下!”沃夫大叫着冲到了韦赛里斯的身边。

    这便是韦赛里斯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