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将离之日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清晨,阳光如往常一样,照耀着布拉佛斯这座城市。

    韦赛里斯起身穿好衣服。

    他已经开始适应自己现在的这幅身躯了。

    昨日的头晕感已经消失不见。

    只是,经过一宿的“深思熟虑”,他的眼睛此时有些胀痛。

    总得来说,他的精神状态看上还行。

    只是韦赛里斯走起路来有点晃,而他的肚子也在这时候咕咕的叫了起来。

    他并没急着去找吃的,而是来到了窗子边上。

    这里摆放有一面和韦赛里斯个头差不多高的铜镜。

    他静静的走到到镜子前。

    自己的身影此刻投射在了铜镜上。

    铜镜的质量显然比不上银镜,不过韦赛里斯并没有觉得有多别扭。

    只是有点略微“走形”而已。

    韦赛里斯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镜子中的自己有着一头飘逸的银色长发,高高的鼻梁以及标志性的紫色瞳孔。

    光从这些长相来看,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标准的“瓦雷利亚人”。

    而且是一个十分帅气的瓦雷利亚人。

    不知怎的,韦赛里斯又回想起来了前世的自己。前世的自己每次上班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照一下镜子,以确认自己的形象是否符合公司的规定。

    望着自己现在的这幅模样,韦赛里斯并没有觉得“从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并没有什么“两样”。

    “只不过换了一副躯壳而已,自己的内心还是原来的自己”,至少韦赛里斯现在还是这么觉得。

    最后,韦赛里斯对着镜中的自己做了一番整理,虽然衣服穿的看起来有点不符合他平常的穿法,但是韦赛里斯觉得这样就挺好。

    等打理完毕,他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来,迎面就吹来了一阵清凉的海风。

    韦赛里斯张开嘴深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是一种咸咸的,略带有岩石的味道。

    “呼~,真舒服!”

    这种清凉的感觉,让他瞬间驱除了昨夜的疲劳。

    门外正站着两位侍卫,他们一见到韦赛里斯便开口“王子殿下。”

    “嗯。”韦赛里斯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接着,他询问这两位侍卫,他们的侍卫长沃夫在哪里,他怎么不在这里。

    两位侍卫说沃夫队长去了戴尔爵士的房间。

    “哦,原来如此。”

    韦赛里斯一边喃喃一边离开了阁楼,他决定亲自去戴瑞爵士的房间去看一看爵士。

    毕竟,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可和爵士息息相关。

    往高了说,爵士可以说是自己的再生父母,不然自己早就被龙石岛守军给出卖给了敌人。往低了说,爵士可是韦赛里斯在布拉佛斯的唯一屏障和依靠,韦赛里斯如果连这点都不知道,那他就是一个十足的白痴。

    所幸的是,现在的他并不是白痴,想反,他很聪明,而且通晓人情世故。

    阁楼离楼梯并不远,没一会儿功夫他就来到了楼梯处。

    楼梯是螺旋式下降的那种,其材质是一种质地坚硬的香木。

    木头上有一些精雕而成的龙纹,这是原来的韦赛里斯所要求的。

    要知道,坦格利安家族的族徽是三头红色的巨龙。

    在坦格利安统治七国时期,龙纹通常只有坦格利安家族的人才会使用,君临的王城中随处可见龙的纹饰。

    不过现在统统被换成了“宝冠雄鹿”,只有一些石雕龙纹制品被保存了下来。

    摸着龙纹扶手,韦赛里斯走下楼梯,来到了红宅三层。

    这里的空间要比阁楼大得多的。

    楼梯的左边是书房,里面都是些和七国有关的书籍,是戴瑞爵士早年命人收集来的,韦赛里斯几乎都没怎么去过,他只读过《七国历史》、《四王志》这两本,到是妹妹丹妮喜欢经常去书房里面。

    楼梯的右边的则是丹妮的房间,可能是因为时间太早的缘故,丹妮这个时候还没有起床,她的房门还紧紧的关着,在她的门外同样站着两位侍卫,负责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

    和韦赛里斯房间不同的是,丹妮的房间旁边还有一个隔房,里面住着丹妮的侍女。

    韦赛里斯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扫了一眼,他就继续往楼下走去。

    他来到了二楼,这里是戴瑞爵士的居所。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戴瑞爵士的房门竟然大开着。

    韦赛里斯不觉加快了脚步,在踏入房间的一瞬间,韦赛里斯就瞧见了守在爵士床前的沃夫。

    “王子殿下您怎么突然下来了?西蒙学士说您应该好好休息……”

    沃夫看见了韦赛里斯,他急忙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板凳上站了起来。

    望着沃夫深凹的黑眼圈,韦赛里斯心想:“这家伙不会一晚上都没睡吧?”

    “没事,我昨晚睡得很好,不需要再继续休息了,只是我的肚子有点饿了”

    韦赛里斯刚刚说完,他的肚子仿佛收到了召唤一般,“咕噜~咕噜”的跟着叫了起来。

    “额~”

    韦赛里斯一边尬笑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约瑟夫,去厨房那边让人将今天的早餐给提前准备上来。”沃夫朝着门口的一个黄头发的小伙子吩咐道。

    沃夫昨天可是很仔细的听了西蒙学士说的那些话,他知道韦赛里斯长时间没进食会比较饥饿,因此他昨晚早早的就吩咐过厨房,让他们明天早上准备营养丰盛的早餐。

    只是他没想到小王子竟然起来的这么早,而且还从阁楼上面走了下来。

    约瑟夫听言急匆匆的就跑下了楼。

    韦赛里斯在这个话题上并不打算继续说什么了。

    他看了看沃夫,接着又看了看戴瑞爵士。

    “爵士的情况怎么样?”

    他将话题引到了戴瑞爵士这里。

    “爵士他……”

    沃夫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小王子开口,别看西蒙学士很轻松的就能说出来,那是因为他是学士,查明病因,并告诉患者是他的职责,沃夫的职责可不是替人看病。

    “直说吧,没事。”

    韦赛里斯让沃夫直接告诉他,爵士的情况。

    “西蒙学士昨天看过了,他说爵士可能只有不到5天的日子可以活了。”

    “5天?”

    “是的,而且这还是最好的情况,西蒙学士的原话是‘爵士可能只有3、4天活了,最多活到第5天。”

    “好吧,我知道了。”韦赛里斯抿了下自己的嘴唇,以此来掩饰嘴唇上的颤动。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表现出十分吃惊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