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早餐小插曲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此时,韦赛里斯已经来到了红宅的第一层。

    这里是大厅的所在地,大厅正中央摆放有一张十分巨大的椭圆形桌子。

    由于桌子是在韦赛里斯他们搬进来的时候就存放在这里的,所以它依旧保持了自由贸易城邦特有的风格。

    桌面上雕刻的不是龙纹而是复杂而又精美的各类海岸花。

    桌子的四周则是用海浪波纹以及贝壳纹饰来装饰的。

    平时,这张桌子只有韦赛里斯一个人使用,当然,还有他的妹妹丹妮以及沃夫都有权利去使用它。

    但是除了他们也就没别人了。

    加上平日里,红宅也没有什么客人造访。

    所以这么大的桌子,其实并没有多少完全用到它的地方。

    韦赛里斯如往常那样来到桌子前。

    因为人少的缘故,食物也不是特别多。但是足够韦赛里斯和丹妮、沃夫以及爵士吃了。

    “看上去好像都挺好吃的。”韦赛里斯心想。

    他顺手就拿起叉子,抄起来一块多汁牛排往自己嘴里塞去。

    突然,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从嘴里蔓延开来,混合着牛肉鲜辣的汁水。这种感觉仿佛就是那种在高档餐厅吃牛排一样。

    “嗯哼,没想到这里的食物味道还挺不错的嘛。”

    韦赛里斯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着他又拿起来了一块葡萄派咬了下去。

    马上,一股截然不同的甜甜的口感通过舌头传递至韦赛里斯的大脑,这种味道令人无比陶醉。

    “嗯~~,可以啊。”

    废话不多说,韦赛里斯很快就投入了食物的怀抱。

    在韦赛里斯大快朵颐的时候,红宅二楼。

    丹妮莉丝刚刚睡醒,她这几天睡的并不是很好,本来她早上准备补个早觉的,但是她刚刚听见了从爵士房间传来的声音,她的房间就在戴瑞爵士的房间之上。

    这才使得丹妮比以往醒的要早一点。

    “是哥哥醒了么?”丹妮不禁心里想道。

    她好像听见了哥哥在和沃夫以及爵士在楼下说话。

    之前几天,她都想去看看哥哥韦赛里斯。

    但是沃夫却告诉她哥哥的情况还没稳定下来,最好不要有人去打扰他。

    所以她只能在床边远远的看一眼哥哥。

    “得赶紧起床。”

    丹妮提醒自己。

    她很快就穿上了衣服,然后急忙跑下了楼,来到爵士的房间。

    但是她只看到了沃夫,并没有看到哥哥。

    “嘘~”。

    沃夫将自己的食指放在嘴唇上,接着指了指躺在床上的爵士。

    他示意丹妮不要出声,爵士已经入睡了。

    丹妮一脸“我懂得”的点了点头。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来到床前。

    爵士睡的很安详。

    “哥哥他刚刚来过么?”她小声的询问沃夫。

    沃夫并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楼下。

    丹妮明白了沃夫的意思,她再次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离开了房间。

    这时候,韦赛里斯还坐在餐桌上不停地吃。

    也许是饿了太长时间的缘故。

    韦赛里斯只用了半刻钟的功夫便将桌子上的食物扫去了大半。

    可能他将戴瑞爵士和丹妮的那份也吃了进去,不过食物的问题并不用他担忧,如果不够,厨房那边还会补上来。

    这是戴瑞爵士当年亲自吩咐的。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能让戴瑞爵士反感,那么浪费食物这种行为毫无疑问名列其中。

    这可能和爵士的家族传统有关,爵士的家徽是“犁地农夫”,他们家族虽然效忠于徒利家族,但同时也是十足的保皇派。不论是在黑火叛乱和簒夺者者戰爭中,他们家族都拥护坦格利安一方。

    威廉家族相信,是辛辛苦苦劳作的农民们支撑着了他们这些贵族的日常生活,他们家族一向尊重食物,并且珍惜食物。所以红宅里,饭点端送上来的食物都是刚刚好够大家吃的那种,尽管偶尔也会出现不够吃的情况,但是厨房那边会及时补充。

    韦赛里斯对此并不是很反感,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珍惜食物的人。

    他还记得前世在小的时候常背的一句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隔~”

    韦赛里斯吃完后十分满足的坐靠在椅子上。

    站在一旁的女仆人见状表现的很吃惊,她们从来没见过小王子像今天这样吃饭。

    韦赛里斯偏过头去,他注意到了站在一边的两位女仆。

    其中一位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开始仔细打祥其这位女仆来。

    她有着一头深红色的长发,高挺的鼻梁,以及洁白的肌肤。她的瞳孔是深蓝色的,脸上分布有星星点点的红色雀斑。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眉毛。

    她的眉毛像柳叶一样,静静的躺在她的眼眶上,而这种眉形在维斯特洛大陆可是很少见的。

    韦赛里斯猜测她的实际年纪可能比她看上去还要小。

    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位同样穿着的女仆,不过那位女仆的年纪显然要比她大很多。

    韦赛里斯今天吃的早餐就是她俩负责端送的

    “你叫什么名字。”

    韦赛里斯托起了年纪较小的那位女仆的下巴询问道。

    “卡、卡……”

    “卡萝。”

    “怎么,话都不会说了么!”韦赛里斯假装严肃。

    “没有,王子殿下,我只是吓到了。”

    “嗯?你被什么吓到了?”

    “被被……”

    “看来你今天是想唤醒我的真龙之怒了是吧!”

    这句话是以前韦赛里斯生气的时候长长挂在嘴边的话,他很喜欢用这句和他身份相契的话来威胁别人。韦赛里斯打算逗一逗这个眼前的这个小侍女,他倒要看一看自己的“真龙之怒”是否真的可以吓到别人。

    “王子殿下,请你宽恕我。”卡萝急忙跪倒在韦赛里斯的面前。

    “卧槽!这么快就焉了?”韦赛里斯心中吐槽道。

    他急忙伸手去抓起卡萝。

    卡萝不敢反抗,因为这可是王子殿下的胳膊。

    韦赛里斯将她慢慢扶起。

    “不要下跪,我刚刚可没有让你这么做。”

    “王子殿下,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有意的,我……”

    “不,你没有错。”

    “我只是问问你话,没别的意思,快站起来吧。”韦赛里斯温柔道。

    卡萝睁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今天在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暴躁易怒的小王子么?”

    她觉得今天的小王子跟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你呢?你叫什么?”

    韦赛里斯转而询问卡萝旁边的那位大婶。

    “我是厨房总管的妻子,我叫艾尔莎。”

    大婶看上去要比卡萝镇定许多,她算是红宅里面的“老人”了。

    在韦赛里斯和戴瑞爵士还没住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跟着自己丈夫在后厨工作了。

    经过大婶的这么一提醒,韦赛里斯这才想起来。

    “厨房总管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妻子来着。”韦赛里斯心里想。

    “对了,厨房总管叫什么来着?邦迪?”韦赛里斯搜寻者脑海中的记忆。

    他的记忆还没有很好的和他的灵魂相契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