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见了爵士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韦赛里斯愣了半响,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都,他决定将事情告诉丹妮。

    因为自已前世小时候就曾被瞒着亲人去世的消息。

    他稍微长大些了,才知道自己的那个亲人不在了,为次他心中始终有些愧疚,觉得自己当初要是能去送亲人最后一程就好了。

    他不愿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丹妮的身上,而且丹妮好像已经察觉到了现在的情况。

    “丹妮,接下来我对你说的事情,将会是一件非常令人心痛的事,你要有所准备。”

    小丹妮点了点头。

    “不是爵士有危险了,而是爵士他……。”韦赛里斯说着顿了一下。

    “爵士他怎么了?”丹妮的芊眉猛地跳动了一下。

    “爵士,他……他可能要离开我们了。”

    丹妮的身体突然一颤,愣了一会儿后,她突然转过了身,背着韦赛里斯。泪水已经开始充斥在眼眶之中。自己若是盯着哥哥,那么自己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吧。

    这就好比两夫妻吵架,若是没人掺和,那么大概率会“床头吵架床尾和”。

    但是要是有人掺和进来了,不但没法促使两人和好,相反还可能将问题扩大化,甚至将夫妻间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抖出来。

    眼下,丹妮的心情就和这个有点类似,韦赛里斯的存在,加重了丹妮此时的脆弱。

    韦赛里斯也大概能猜出来丹妮心中所想。

    他走了过去,轻轻的将双手放在丹妮的肩膀上。

    丹妮没有说话。

    “哭吧,哭出来身体会好受些。”

    韦赛里斯如此安慰道。

    有那么一瞬,丹妮确实想要哭出来,但是她还是强忍住了。或许因为成长的环境过于压抑,从小在红宅长大的丹妮从来不会将自己脆弱的一面真正展示出来。

    她转过身来揉了揉眼睛,好让自己的哥哥看不出来。

    “哥哥,我困了,我想去睡了。”丹妮有些哽咽道。

    韦赛里斯摸了摸丹妮的头,“唉,真是个傻丫头。”韦赛里斯心想,这个小丫头远比她看上去的要坚强的多。

    韦赛里斯将要本来打算说出口的安慰的话收了回去。最后只是淡淡道:“走吧,我送你回房间。”

    有些事情总归是要自己去亲身经历的,韦赛里斯管太多反而不好。

    今天的夜晚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第二天,当韦赛里斯再次见到丹妮的时候,他看到了丹妮红了一圈的眼角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韦赛里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走过去用手去摸摸她的头。

    午饭的时候,丹妮再次提及了爵士,韦赛里斯问了下丹妮,她想不想去送爵士最后一程,如果她想的话,那么自己会和爵士商量一下,相信爵士也会同意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小丹妮竟然不打算去送别爵士,韦赛里斯有些纳闷,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

    如果换成是自己,那么韦赛里斯一定会送爵士最后一程,但是丹妮却不是如此。

    等到第六天时,爵士的最后时刻来临了。

    海风寒最终还是打败了这个坚强的老人。

    能在与这种恶劣疾病的战斗中坚持这么久,威廉·戴瑞爵士已经是很厉害了。

    前一天的时候,韦赛里斯就找来了西蒙学士以及相关神职人员,他需要这些人在爵士离开后进行所谓的“超度”仪式。

    凌晨,韦赛里斯和沃夫以及红宅中的部分亲信、西蒙学士等人一直守在爵士的房间中,直到爵士的弥留之际。

    爵士这时候让让把韦赛里斯带到近前,他握住韦赛里斯的手异常清醒的说“王子殿下,老夫当了一辈子的骑士,誓言对于我来说就是我活着的信仰所在。我曾经发誓要守卫王室,守卫坦格利安家族,虽然我没能救下国王,但是我救走了您和皇后以及小公主,我无愧于王室,也无愧于自己的誓言。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够亲眼看着你和小公主长大,老夫的遗愿就是希望你和小公主以后能够重返七国,将簒夺者赶下铁王座,恢复七国曾经的荣耀。”

    说到这里,爵士已经有些气力不足了,拉着韦赛里斯的手也有些颤抖。

    “爵士,您放心去吧,我一定会将丹妮带回‘七国,带回我们的家’的,我会亲自将簒夺者赶下铁王座,您的遗愿我一定会好好遵守的。”

    “咳咳,王子殿下,老夫离开七国的时候跟随身携带的物品并不多,这些是我仅有的一切,希望你能接受。”爵士开口道。

    言闭,一旁的侍卫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呈了上来。

    只见其中一人用银盘拖着一个被红布包裹着的小箱子。

    另外一人则用鱼鳞手套托举着一副银色的细甲。

    爵士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些财产统统交给了韦赛里斯。

    “爵士这些东西可都是您的私人财产啊,我……”

    “王子殿下,您千万别拒绝,我并没有继承人,所以这些东西留着也没啥用,您就收下吧,也算是是满足老夫最后的心愿。”

    “好吧,这样的话,我愿意接受。”韦赛里斯感动道。他才没那么虚伪,不过是客套一下而已。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但是爵士却不知道韦赛里斯心中所想,他依旧把韦赛里斯当成是当初的那个小王子。

    “爵士,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丹妮保护好,我们以后一定会回到七国的!”收下爵士的遗产后,韦赛里斯的向爵士保证道。

    “王子殿下啊,我要向您的父王和母后去复命了,不过我会在天上永远守护着你和小公主的。”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一会儿,内容很是感人。

    其他的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最后戴瑞爵士的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侍卫长沃夫此时早已两眼侵湿,自己跟着爵士许多年了,要说没有感情那肯定是假的,但是他作为侍卫长却无法轻易流泪。

    韦赛里斯看了看沃夫微红的眼睛,他不知道沃夫和爵士二人的过去,但是他知道爵士对于沃夫肯定和爵士对于自己一样,是十分重要的人。

    韦赛里斯也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他朝着西蒙学士开口道:“开始吧,学士。”

    “请您节哀,王子殿下。”

    西蒙安慰了一声后,就开始了“超度”仪式。

    待仪式结束后,便就是最后的下葬环节。

    根据爵士先前的从简要求,他让韦赛里斯在自己死后进行简单的火葬。

    所以葬礼之后,众人便来到了海边。

    西蒙学士在这里进行了最后的告别仪式,最后,戴瑞爵士被抬上了火架。

    韦赛里斯亲手点燃了火把。

    大火持续了很久。

    韦赛里斯也看了很久,他望着燃烧中的烈焰不觉有些失了神。

    仿佛火焰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自己一般。

    最后,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海滩上起风了,韦赛里斯这才回过神来。乘着海风还没有将灰烬吹散的时候,他走向了火堆。

    接着,他朝着余烬伸出手来。只见一只小小的玻璃瓶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很快他便完成了自己的动作,将一小部分的灰烬装满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