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温柔的哥哥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在冰与火的世界中,火化是一种常见的安葬方式。

    但是在韦赛里斯以前的世界中,更讲究落叶归根。

    戴瑞爵士为坦格利安家族奉献了一生,韦赛里斯十分尊敬这个称呼自己为小王子的老人,他决定以自己前世的方式来悼念这位可敬的爵士。

    韦赛里斯做完这一切后,回到了丹妮的身边,他摸了摸丹妮的头然后蹲了下来。

    “丹妮,这个就交给你保存了。”韦赛里斯说着便将装封有戴瑞爵士的骨灰瓶交到了丹妮莉丝的手上。

    丹妮有些不太明白,她不知道哥哥的意思是什么。

    眼下握在自己手中的是一个独特的一个玻璃瓶,尺寸只有两只手指那么大,但是却沉重异常。

    “这是爵士骨灰。”

    丹妮睁大了眼睛。

    “什么!可是为什么要把爵士的骨灰装起来呀?”

    韦赛里斯抿了一下嘴唇然后开口道:“爵士他的家不是这里,爵士的家和我们一样在海的另一边。这个骨灰瓶你一定要保护好哦,等有一天我们回到七国的时候,我一定会将戴瑞爵士重新安葬在属于它的领土封地之上,知道了么?”

    小丹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将骨灰瓶紧紧的握住,她仿佛能够感觉到爵士还在她身边一样,她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保护好爵士的!

    爵士走的时候,丹妮并没有哭。

    丹妮也知道,这个世界上,真心对她好的或许只剩下哥哥韦赛里斯一个人了。

    韦赛里斯能看出来,白天的丹妮有点失常,她就那样看着爵士被送上沙滩火葬,好像被定身了一般。

    所以,当天晚上,韦赛里斯来到了丹妮的房间。

    小丹妮并没有睡觉,只是躺在床上望着火炉发呆。

    “哥哥,你说,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到爵士么?”

    丹妮说着看了看被系在胸前的小玻璃瓶。

    “额,这个,也许吧。”韦赛里斯坐到床边,摸着丹妮的头说道。

    “我听说,像爵士那样的好人在死后,会去七层天堂。”

    “那里是七神们住的地方,七神们需要爵士去保护天堂里面的人。也许我们死后也能取七层天堂,在那里见到爵士。”

    韦赛里斯说完,丹妮却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她当然能听出来韦赛里斯在撒谎。

    对于七神信仰,她知道的可比韦赛里斯多的多。

    《七神信仰》中根本没有七层天堂之说。

    直到现在,丹妮才明白她其实是最舍不得爵士的那个人。她最喜欢爵士摸着她的头,叫她“小公主”了,不过,她以后再也听不见了。

    韦赛里斯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抱了抱小丹妮,示意她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丹妮,没事的,爵士虽然走了,但是哥哥我一直都在哦。以后就换哥哥来保护你吧”韦赛里斯温柔道。

    当晚,韦赛里斯并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

    他在丹妮的房间里坐在床边守着她,给她安慰,一直到天明之时等丹妮因困意完全入睡后才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里,韦赛里斯每晚都会去妹妹的房里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

    本来,爵士还在世的时候,丹妮会去爵士的房里听他讲故事,然后再回房间睡觉

    不过,现在爵士已经不在了,给丹妮讲故事便成了韦赛里斯每晚的睡前任务。

    他翻起来丹妮床边厚厚的一本《七国历史:征服者的故事》

    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给丹妮说他们家族的故事。

    虽然韦赛里斯自己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

    当韦赛里斯讲到:“坦格利安家族为了保证血统正统,每代君王都会迎娶自己的姐妹。”

    “哥哥,你以后会娶我么?”丹妮突然发问。

    韦赛里斯被这一下给问愣住了。

    就韦赛里斯来说,他很好奇,为什么坦格利安家族近亲结婚这么多年,生下来的孩子都是“身体健全之人”。

    韦赛里斯查阅过相关书籍,坦格利安历代国王不是昏君就是明君,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是身体畸形的人,按理说近亲结婚所产生的下一代应该有许多缺陷。

    可是为什么这些坦格利安大多数都是有精神缺陷而无生理缺陷呢?韦赛里斯百思不得其解,或许这个世界所遵循的生物法则和韦赛里斯的前世不同。

    “难道是因为独特的龙族基因?”

    韦赛里斯不知道,但是,现在他的妹妹向他问的这个问题使他回想起来自己当初的一些不解。

    “这些等你以后长大了再说吧,现在你只要好好的睡觉就行了。”

    韦赛里斯并没有直接回答丹妮,他觉得这些事情根本不是他们两人现在应该考虑的。

    再者说,丹妮现在只有10岁大的年纪,韦赛里斯就算和她说近亲结婚的危害或者坦格利安家的龙血血统等等这些,想必丹妮也听不懂。

    可是丹妮依旧一副不饶的样子。

    “唉!~”韦赛里斯长叹一声。

    这小丫头干嘛对这些这么感兴趣,韦赛里斯心中打趣道。

    不过这几天的劳累使得韦赛里斯没有多少心思去给丹妮详细解释了。爵士走后,红宅里面的很多事情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比如厨房的安排、侍卫的薪水、红宅的采购等。

    “丹妮,等我以后有时间我再告诉你吧”韦赛里斯温柔道,他现在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想去睡觉。

    “那好吧,晚安,哥哥”丹妮撇了撇小嘴不满道。

    “晚安。”

    迅速吻别丹妮后,韦赛里斯就急忙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自己躺尸在床上的时候,韦赛里斯才觉得如释重负。

    “好累啊!”

    “但是没办法,为了爵士,为了自己的妹妹,为了生活,自己必须忍住,有首歌怎么唱来着,男人就是累,男人就是累……”

    哼着哼着韦赛里斯却突然停了下来。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韦赛里斯突然想道。

    月华如水一般倾泻在床头。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但是韦赛里斯的心中的思绪却丝毫没有受到时间的干扰。

    他抱着枕头,闭着眼。

    在月光的沐浴下,他对未来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