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来自君临的商人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临近中午时刻,沃夫将那位来自君临的商人带来了红宅。

    韦赛里斯亲自设宴款待这位从狭海对面远道而来的客人。

    宴席上,韦赛里斯与这位商人交谈甚欢,很快他就初步掌握了一些和这位商人有关的信息。

    这位商人的名字叫做阿玛顿·勒克斯·吉农,是君临第二大的酒商,同时也是玛丽酒庄的所有者,他主要从事于葡萄酒以及红酒的贩卖。

    吉农从小在酒巷中长大,从13岁起他就跟随开酒肆的舅舅卖酒了,经过40多年的打拼,才有了今天的这番局面,可谓是白手起家的典范。

    在吉农25岁的那年,他的舅舅让他前往河间地贩酒,但是在进入河间地带的时候,他不幸遇到了盗贼团。

    不仅自己带来的酒被抢去,而他本人也被盗贼抓了起来。

    就在盗贼们商议准备吊死这个嘴硬的黑毛小子的时候,途径于此的戴瑞爵士率领他手下的骑兵击败了盗贼团,救下了吉农。

    由此,他便结识了威廉·戴瑞爵士,之后的旅途中,两人发现彼此的脾性异常相投,加上吉农和爵士一样都是喜欢喝酒的人,在酒席间你来我去,很快二人就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之后,簒夺者战争爆发,戴瑞爵士带领王后以及韦赛里斯王子逃离至龙石岛,所用的海船也是吉农提供的。

    吉农很快便将这段往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韦赛里斯听完后稍稍放下戒备的心。

    这时,滔滔不绝的吉农突然打住了,因为他被桌上的一瓶红酒给吸引住了。

    “咦,没想到爵士竟然把这瓶血色玫瑰收藏至今。”

    吉农说着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一瓶陈年红酒。

    “请原谅我的唐突。”吉农道歉道。

    他在没有经过韦赛里斯的允许下擅自动酒,这是在宴席上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没事,这瓶酒本就是用来喝的。”韦赛里斯淡淡道。

    吉农见得到了允许,便又打开了话匣子。

    他告诉韦赛里斯,这瓶红酒是爵士35岁生日的时候他送给爵士的礼物。

    韦赛里斯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吉农接着便笑道:“想当年我和爵士可是非常好的朋友呀,当年我可是帮了爵士不少的忙,真的怀恋当初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光。”

    听到这里,韦赛里斯心中升起了一丝反感,“为什么他要反复强调和爵士的交情?这人真的是爵士的好朋友么?”

    韦赛里斯依旧面不改色,他保持礼貌,微笑着让仆人将这瓶见证吉农和爵士之间友谊的红酒给打开,好让吉农和自己品尝一番其中的“味道”。

    “想当年,爵士和我一起……”

    吉农见韦赛里斯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便又继续展开攻势,大肆吹嘘当年他和爵士一起的“欢乐”时光。

    韦赛里斯只是微笑着点头。此时他心中有些纳闷,“为什么和爵士这么要好的朋友,爵士在临走时却没有告诉自己有关他的事情呢?不应该呀。”“这个吉农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对了,说了这么多,为什么还不见爵士的身影呢?爵士他本人不在家么?”吉农突然一转话题开口道。

    房间里的气氛这时顿时冷了下来。

    吉农扫视了一番大厅却始终不见爵士的踪影,按理说就算是让韦赛里斯殿下先招待自己,那么这个时候爵士本人也应该出来了吧。

    “爵士他已经离开了人世。”韦赛里斯抿了一下嘴唇沉重道。

    “什么!戴瑞爵士竟然去世了?”吉农十分吃惊道。

    “是的,爵士昨天才刚刚离开,我们都很难受。”韦赛里斯悲伤道。

    吉农这时候看上去有些慌张,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变化的如此之快。

    几个月前,自己还和戴瑞爵士通过信件。

    他准备将自己的酒业生意拓展到布拉佛斯,为此他专门寻来了一批上好的“特制红酒”,准备让爵士为自己引见海王,如此一来自己的那些如意算盘可就统统成了未知数。

    “唉~,听到这个悲伤的消息,我深表哀悼。”“爵士他是一个十分可敬的人。”吉农假意忧伤道。

    “我相信爵士他会在天上感受到来自吉农你的敬意的。”韦赛里斯说道。

    从吉农的言语以及他的表现上来看,你很少能看出来他有什么破绽,除了刚刚的一丝慌张。

    而且现在吉农表现的也很哀伤,从他反应看,你会以为爵士对他而言是一位不可或缺的好朋友。

    但是越是这样,韦赛里斯就越感到害怕。

    他生平最怕和两种人打交道,一种是“奥斯卡影帝”,一种是“猪队友”。

    前一种人是双商(智商、情商)爆表的那种,这种人你永远无法去控制他,或者真正了解他的意图,典型的例子就是“小手指”;而后一种人是双商为负的那种,这种人虽然非常好控制,但是容易作死,一不小心就会翻车,典型例子就是原著中的“韦赛里斯”。

    两人接着又寒暄了几句,无非都是和爵士有关的内容。

    这时候,仆人们开始轮流将饭菜、酒食给端了上来。”

    韦赛里斯心中已经有所打算,眼前的这个名叫吉农的商人肯定是来自君临的无疑,他肯定也是从事酒水贩卖行业的,但是他绝不是爵士的那种非常要好的朋友。

    吉农此时则继续扮演着他该演的角色。

    他熟练的运用其和贵族们打交道的那一套,开始和韦赛里斯套近乎,但是他发现眼前的这个王子殿下好像有些城府,无论自己怎么设套,他却都不入套。

    对付这种人,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俗话说好的好,酒后吐真言。

    他开始朝着韦赛里斯劝酒,不断的夸赞着韦赛里斯。

    “卧槽,竟然跟我来搞酒桌文化?”韦赛里斯嘴角升起了一抹邪笑。

    “你怕不是不知道我前世生在大天朝哦,酒桌文化遍地都是,喝酒对拼你就找错了人。”韦赛里斯心中暗自笑道。

    拼酒是吧,今晚谁醉谁是孙子!

    “不不不,吉农你才是厉害呢,你看看你,13岁就白手起家……”

    韦赛里斯二话不说抄起一杯红酒就敬给了吉农,吉农被夸了一下,又是被东家敬酒,不好推脱,便一咕噜喝了下去。

    “来来来,还有还有,论君临那边的酒业,谁能和你比呀,谁人不知玛丽酒庄的名,要去君临喝酒,那必然得喝玛丽酒庄的呀。”

    韦赛里斯说话间再次抄起一杯红酒敬了过去。

    就这么一杯、两杯、三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