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酒后吐真言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实践证明,前世的韦赛里斯,在公司酒场学到的那些东西,在冰与火的世界中还是很有用的。

    喝到最后,吉农两腮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

    韦赛里斯看着吉农的样子,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火候。要是再多灌吉农酒,可能就会把他灌晕过去的。

    那个时候,韦赛里斯想问啥也不可能问的出来。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韦赛里斯将手里的酒杯收了下去。

    “吉农呀”韦赛里斯开口道。

    “嗯?”

    “有些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咱两什么关系,有啥不能说的!”吉农醉醺醺道。

    “那我就说了哦。”

    “快说快说,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吉农一阵不耐烦。

    韦赛里斯这种慢腾腾的感觉就好像是他老婆在床上和他扯家常一般。

    所以,平时在老婆面前不敢撒的气,全部撒到韦赛里斯这里了。

    但是韦赛里斯却并没有生气,吉农越是这样就越表明他不把韦赛里斯当“外人”。

    这就方便韦赛里斯去进一步套话。

    “嗝!~”吉农打了一个酒隔。

    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迷糊。

    韦赛里斯的眼神看上去却是无比的认真。

    “吉农。”“我听说你和威廉·戴瑞爵士很是要好。”

    “哪个爵士?”吉农有些没听太清楚,可能是酒精已经使得他的感官系统不再那么敏锐。

    “威廉·戴瑞。”韦赛里斯提醒道

    “哦~,那个老家伙呀,呸,白眼狼。”

    “当初要不是我给他借来海船,他能跑到布拉佛斯来?这个老家伙,当初说好了只要给他找来船,他就会我10万金龙的,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后面竟然赖账了!”

    “还说什么那是国王答应我的,让我找国王去要。”

    韦赛里斯心中一愣,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个吉农和爵士的关系绝没有他所描绘的那般要好。

    接着韦赛里斯继续套话道:“额,那你这次来布拉佛斯是干什么呀。”

    “唔,干什么?”“你管得着么!”

    “我要做的那可是一笔大生意,只要海王喝了我的酒,我就能让海王给我通商证。到时候我就能把酒卖到海外去,就能成为君临最大的酒商……”

    吉农说完就迷迷糊糊的倒在了桌子上。

    但是韦赛里斯却异常清醒。

    “商人逐利果然不假。”韦赛里斯感慨道。

    虽然爵士确实当年和吉农有些交情,但是吉农作为一个商人,在他的心中,他自己的生意才是首要的事情。

    爵士和海王有些交情,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

    如果说当初不是海王的帮助,爵士也不能带着韦赛里斯和丹妮来到布拉佛斯并在此定居。

    “看来,这个家伙是打算借着爵士的交情,去见上海王。”

    “不过,为什么他就这么肯定,只要海王喝了他的酒,就会一定给他通商证呢?”

    要知道,布拉佛斯的港口贸易可是十分严格的。

    通商证也只是发放给那些少数有名的商家,而且以其他自由贸易城邦为主。

    七国来的商品大多数都是通过走私进入的,因为布拉佛斯收留了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所以从政治上面来说,七国其实和布拉佛斯是属于敌对的。

    只是两国没有正式开战而已。

    “难不成他的酒另有玄机?”心想。

    就算是有玄机,他也无从得知,因为现在吉农已经睡死过去。

    “唉,看来今天是不行了,或许下次有机会再去了解了解吧。”

    晚宴就这么结束了,吉农自然有随从将他带回。

    韦赛里斯忙完这一切返回到了楼上,他来到了丹妮的房门前。

    由于先前并不知道到吉农的来头,所以韦赛里斯并没有让丹妮参加晚宴。

    他吩咐仆人那边给丹妮单独准备一下晚餐。

    这时候,丹妮已经吃完晚餐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了。

    这会儿就听见门外的敲门声。

    “是哥哥么?”丹妮习惯性的询问道,晚上这个点还会来找自己的基本上只有自己的哥哥了。

    “咳咳,是我。”

    “请进。”

    韦赛里斯听言便打开房门,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

    “哥哥,今天来的那个人是谁呀?”小丹妮率先开了口问道。她几乎很少能出去红宅外面看看,所以对今日造访红宅的这个“外面来的”商人比较感兴趣。

    “一个卖酒的商人。”

    “酒商?”

    “嗯”“他是爵士生前的一位朋友。”

    “爵士的朋友?他是从七国那边来的么?”

    “是呀,他从君临那边过来的哦。”

    君临,是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词语呀。

    丹妮莉丝曾经无数次在藏书室中看到过这个词语,也曾无数次从哥哥以及爵士的口中听到过这个词语,这个地方曾经属于塔格利安家族,是王城的所在地。

    但是丹妮莉丝却从来没有去过,自然也没能见过,她在龙石岛出生,而后又在布拉佛斯长大。

    虽然她已经把红宅当做是自己的家,但是从哥哥以及爵士的口中,她知道,自己真正的家应该是在君临才对。

    韦赛里斯注意到了丹妮的神态变化,他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

    “怎么啦?你想去君临城看一看么?”韦赛里斯温柔道。

    “嗯呢”小丹妮点了点头。

    “哥哥答应你,以后我一定会带你回君临的。”韦赛里斯承诺道。

    “嗯,我相信哥哥。”

    “好啦,该睡觉了。”韦赛里斯说着便从一旁的书架上拿出来一本故事书。

    他开始慢慢的读了起来。

    不过呢,他的身体却因为酒精的作用开始慢慢乏力。

    在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一头睡倒在了丹妮的床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把丹妮给吓了一跳。

    但是随后而来的微微鼾声,让丹妮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哦,原来哥哥这是喝醉睡着了。”小丹妮心想。

    酒是一种很独特的东西,在你喝它的时候,它可以使你迷醉;而在你喝完它之后,它又可以使你快速入眠。

    “醉生梦死”,不过举杯、落杯间也。

    丹妮赶紧起身,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哥哥沉重的身躯给完全拖到了床上。

    接着她又给哥哥盖好了被子。

    看着哥哥温柔的脸庞,丹妮不觉间也慢慢的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