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此撞阳非彼壮阳

作品:《穿越权游之真龙之子

    两人敲定初步的合作协议后,韦赛里斯便和吉农开始确定一些具体的事项以及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比如运酒的船只是什么样的、会在哪个港口、卖酒的场所选在哪里、具体的定价应该是多少等等。

    韦赛里斯在商讨这些细节的时候侧面询问了一下吉农,如果海王喝了他的红酒后没有同意应该怎么办。

    “不可能,自己的特制红酒可是有撞阳草在里面。”吉农信誓旦旦道。

    “壮阳草?”韦赛里斯突然一惊。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能让人一夜九次的那玩意?韦赛里斯不觉来了兴趣。

    但是他听错了吉农的话,吉农说的是撞阳草,并不是壮阳草。

    “怎么你竟然不知道撞阳草?”吉农的眉头微皱。

    “额,我当然知道壮阳草,那玩意好像听说很是‘厉害’!”韦赛里斯说着用“滑稽”的眼神示意吉农。

    吉农看着韦赛里斯的眼神,一副我懂得的表情。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竟在不言中。

    看上去两人默契无比,但是两人心中所想的意思去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这撞阳草可不是普通的撞阳草。”

    “不是普通的壮阳草?”韦赛里斯一脸兴奋的望着吉农,心想着难道你这壮阳草还能一夜十九次不成?

    吉农这时哈哈大笑起来。

    “那肯定是呀,普通的撞阳草,只有止痒,止痛的功效。”

    “但是我这撞阳草,不仅具有止痛、止痒的功效,而且具有让人心神安定的功效!”吉农激动道。

    等等,什么?“撞阳草”?

    韦赛里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听错了。

    他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引起吉农的注意。

    韦赛里斯调整了一下,将思绪和吉农引入到了同一条线上。他开始正紧问道“那为什么要在酒里面放这种草呢?”

    韦赛里斯不明白吉农为什么要在酒里面放这种东西。

    如果酒喝下去不能一醉方休,而是越喝越心神安定,那么那还是酒么?

    望着韦赛里斯一脸疑惑的样子,吉农便又继续解释了一下。

    “几个月前,我在一次偶然的酒会上打探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和海王有关。在海王刚刚当上海王后不久,因为改革过猛,遭遇到了反对派的抵抗,为了阻止改革的进行,反对派们派出了强大的刺客。但是在那次袭击中,刺客并没能杀死海王,只在海王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每当夜晚降临的时候,伤疤就会隐隐发痛,海王这时候也就会变得暴戾无比、性格古怪。只有在深夜之后,伤疤才会恢复如初,不再发痛,那时候,海王才可以安然入睡。”

    韦赛里斯听完了显得有些吃惊,他没想到统治一邦的海王竟然也会被刺客所袭击。“但是这根本不是自己问的答案好吧,这货难道是在梦游么?”韦赛里斯心中吐槽道。

    “额,我其实想问的是为什么要将草加入酒中。”韦赛里斯提醒道。

    “你别急呀,我这就正要和你说么?”吉农回道。

    “单单服用撞阳草的功效并不是很大,但是当撞阳草和酒接触后经过发酵,就会多出另外的一个功效,那就是助眠。”

    “哦~”韦赛里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和海王的伤疤发痛时的症状想对应的貌似正是安神酒的功效。

    其实,海王自己也有服用安神草来缓解自己的伤痛。

    但是安神草实在是过于稀少,算是可遇不可求的一种稀罕植物。

    并且,安神草只出产于维斯特洛大陆的高山山区,寻找起来异常麻烦,就算是常年居住在高山上的野人们,也很少能知道怎样去寻找安神草。

    韦赛里斯自然是不懂得安神草的价值珍贵了。

    他把安神草当成了是一种普通的药材,以为在普通药店里就能买到。

    “如果海王自己也有这种安神红酒呢?”

    “哈哈哈,你这就担忧过了头。”吉农笑道。

    “你应该是不知道这撞阳草的珍贵之处。撞阳草你就算在国王的药箱中,也不见得能找到多少。”

    “我也是半年前才恰巧认识了一位常年混迹在深山老林中的‘野人’,他知道怎样在山上什么地方才能找到撞阳草,故而我手里才有了来源。野人不识金银,指认实物,每次我都是拿着好酒前去换花。”

    “而且撞阳草和酒混合的比例若是过了头,或者不够的话,不仅没有助眠的效果,而且就连撞阳草本来的功效也会随之下降。”

    “原来如此。”韦赛里斯完全明白了过来。他现在终于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吉农一副胜卷在握的样子,感情这货不仅掌握了原料来源,而且掌握着核心的配方比例。

    扯完了特制红酒的特制到底在哪里后,两人又说回了正题。

    大约一小时后,两人才将所有事情定了下来。

    这时候也已经临近中午时刻了,吉农和韦赛里斯道别后就离开了红宅。

    今日之行,对他来说真是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一路中有跌宕有起伏。

    他没想到最后竟然就这么和韦赛里斯达成了协议。

    待吉农走后,韦赛里斯便开始想着怎么样才能将吉农引见给海王。

    你总不能和傻子一样直接跑到王宫然后对门口侍卫说我要见海王,我知道怎么样去治疗海王的“暗伤”。估计你前一秒这么做,下一秒就会被抓起来丢进大牢里面。

    不过好在爵士生前和海王交情不错,如果韦赛里斯在王城之中打点一番,相信见到海王并不是什么难事。

    “对了,在爵士去世的时候,海王好像有派人前来慰问过。”韦赛里斯突然记了起来。

    那天的告别仪式上,好像是有一位王宫里面派下来的人。

    韦赛里斯找到沃夫。

    “沃夫,你还记得那天来参加爵士葬礼的王宫里面的那个人么?”

    “那个穿着华贵,腰间盘着金色腰带的家伙。”韦赛里斯提醒道。

    “奥德里奇?”沃夫有些不太确定王子殿下所说的那个人,但是他确实是接待了一位来自王宫的慰问人员,那个人姓什么他忘了,他只记得那个人的名字。

    “奥德里奇。”韦赛里斯重复了下,但是他对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印象。

    接着,韦赛里斯便吩咐让沃夫前去王城中走一趟,去查查这个奥德里奇到底是谁,是干什么的,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将此人邀请到红宅里面来。

    沃夫接到命令后就离开了红宅,留下韦赛里斯一个人在偏房中。

    等沃夫离开后韦赛里斯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没有一个完整的情报体系,所以今天出现这种情况,他也只能让自己的侍卫长前去调查。

    “看来是时候组建一个情报部门了。”韦赛里斯自言自语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