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体面体面

作品:《叶凡小说

    楚子轩把信物送给叶凡后,就在前面路口下车,钻入楚门车队押解林秋玲离去。

    叶凡把玩一番白玉大象,寻思自己应该用不上这信物。

    他手里有象杀虎和沈小雕这两个筹码,足够化解千影集团的危机,所以估计不用欠楚子轩的人情了。

    念头转动之中,叶凡出现在中海金芝林。

    看到一点都没改变的建筑,想起昔日在中海的点点滴滴,叶凡脸上多了一抹温和。

    一股回家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叶凡!”

    “叶凡回来了!”

    “叶神医回来了!”

    没等叶凡发呆太久,金芝林众人就发现了他,一个个喊叫起来。

    公孙渊也撒腿从里面冲出来,高兴不已拉着着叶凡寒暄,随后还给叶凡好好治疗伤势。

    他还把刚给自己炖好千年人参汤,盛了一大碗给叶凡好好补身体,还要亲眼看着叶凡喝下去。

    叶凡一脸无奈,只能喝完人参汤。

    金芝林这里一欢腾,认识叶凡的街坊邻居,马上一窝蜂跑过来。

    有人找叶凡治病,有人找叶凡诉苦,但更多人给叶凡送酒送菜。

    叶凡在中海金芝林那些日子,治好了很多街坊邻居的顽疾,还全都不再复发,让他们很是感激。

    特别是好几次吃了林三姑补品中毒的贾大爷贾大娘,把乡下弄来的几百个土鸡蛋全都扛了过来。

    见到这些老熟人,还有他们的热情,叶凡不仅生出感动,情绪也好了起来。

    他一边跟他们闲聊,一边帮忙坐诊。

    一晃三个小时过去,叶凡一口气诊治了五十多名患者,让他们病情得到根治。

    这引得更多病人跑上门。

    直到坐诊时间结束,以及公孙渊说叶凡身体有伤,病人才恋恋不舍离去。

    叶凡虽然疲惫,但精神得到洗礼,而且积攒的七片白芒,让他身体伤势彻底得到恢复。

    临近黄昏,杜青帝和马千军他们开着跑车出现。

    看到久违的叶凡,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围着转,还让人送来酒菜在金芝林好好聚了聚。

    酒桌上,杜青帝红着脸,端着酒杯,向叶凡发泄着自己对千影一事的怒火:“大爷的,沈半城欺人太甚。”

    “如不是老子已经答应叶少做个好人,我拖四十米大刀去象国砍了老家伙。”

    杜青帝一如既往暴脾气:“哪里有他们这样做生意的。”

    “是啊,老家伙太不是东西了。”

    马千军也捶胸顿足:“不过我更想抽死自己,我怎么脑子进水成这样?”

    叶凡笑着追问:“马少怎么了?”

    杜青帝接过话题:“他前几个月被象国广告忽悠了,组团去象国了买了一百多套房子。”

    “他说神州房价到头了,而象国房价正飙升,加上广告打得的是高端网红楼盘。”

    “象国第一大社区,第一高楼,第一网红之地,所以今年买,明年就会翻倍。”

    “一套一千多万,一百零八套,足足十三个亿。”

    “马少想着明年十三亿变成三十个亿。”

    他哈哈大笑:“结果,他发现,买的房子,半岛城邦楼盘,是第一庄和万商联盟开发的。”

    “妈的,想到自己资敌,我就恨不得抽死自己。 ”

    马千军很是懊恼,一口喝完一大杯白酒:“最让我愤怒的是,我想要退款,他们却不让,还说[文学馆    xguan]他们是永久性产权,一经购买就不能退货。”

    他看着叶凡苦笑:“其实十三个亿是小事,只是想到便宜了沈半城,我就恼火。”

    “没事,你当时也不知道第一庄跟千影闹翻。”

    叶凡笑着安抚一声:“而且在商言商,退货不了,可以转手。”

    “当然,也不要急着出手,捂着赚一笔再卖也不迟。”

    他捏起了酒杯:“这点小事就不要纠结了,来,喝酒。”

    杜青帝也附和:“就是,看似资敌,但能资敌赚一大笔也是好事。”

    看到叶凡对这件事无所谓,马千军心情好了不少,端起酒杯笑道:“好,喝酒,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他还大手一挥:“这一百零八套房子,我就当喂狗了。”

    “叮——”叶凡正要碰杯,却听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放下酒杯,拿起来接听,很快传来宋红颜的声音:“叶凡,不好了!”

    叶凡微微坐直身子:“怎么了?”

    宋红颜挤出一句:“沈小雕跑了!”

    叶凡讶然失声:“跑了?

    怎么可能?”

    在杜青帝他们放下酒杯安静时,宋红颜把事情告知叶凡:“一个小时前,维多利亚港的表演烟花发生意外,全部射到了艾丽莎邮轮上。”

    “同时,船上也被人放火,十几个着火点,引得整艘邮轮大乱,伤了一百多人。”

    “在司徒空焦头烂额指挥人手救火时,沈小雕利用神控之术,用鲜血在囚室画了一朵染血的向日葵。”

    “这引得一直盯视他的监控室两名守卫被催眠。”

    “两人联手电晕了四名囚室门口警卫,然后掏出他们身上四把钥匙打开了囚室。”

    她声音带着一股沉重:“沈小雕从关押处脱身了!”

    “沈小雕神控术虽然厉害,但每一次都要耗费极大的精气神。”

    叶凡心里微微咯噔,但还是保持着冷静:“特别是用鲜血画成向日葵催眠,他身体更会虚弱的连常人都不如。”

    “而囚室出来,除了刚才的六名守卫外,还有三层精密机关,更是铜人扼守最后一个关卡。”

    “沈小雕这样半死不活,别说没有精力没有时间,就是满血状态,他也难破解机关啊。”

    叶凡眼里闪烁着一抹不解。

    宋红颜苦笑一声:“沈小雕确实出不去,但他把解毒完的江探花也救了出来。”

    “而江探花对艾丽莎邮轮很是熟悉,那三层机关以及铜人,她轻而易举就破解了。”

    “然后他们就穿着守卫的服饰趁着大火逃出去了。”

    “对了,象杀虎也被他们救出去了。”

    “等司徒空他们发现端倪,三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最后踪迹,只能判断是往横城逃去了。”

    “可惜我们拿下沈小雕后就撤掉了各个出入境关卡。”

    她感觉头疼:“虽然现在派出大量人手去追杀,但估计难锁定他们了!”

    “沈小雕,江探花,救出来,出不去,破机关……”叶凡重复着这些字眼,随后眼神一冷:“看来这两个人是一伙的。”

    “何止是一伙。”

    宋红颜生出一丝愧疚:“江探花被我活捉,还可能是她计划一部分,至少是刺杀你失败后的后备计划。”

    “江探花他们想要营救被活捉的沈小雕和象杀虎,但又知道明面攻击艾丽莎邮轮不可取。”

    “就算能够一路气势如虹强攻下去,司徒空他们也有足够时间锁死机关,或者干掉沈小雕。”

    “所以幕后黑手就让江探花被我们活捉。”

    “他们算准我们拿下江探花也会关押在艾丽莎号,毕竟那里才是最安全最不用担心的地方。”

    “江探花一关,毒素一解,通过某种方式向沈小雕传递动手信号。”

    “于是沈小雕利用神控之术打开囚室,救出江探花破解机关逃出船舱。”

    宋红颜作出了她的推测:“我观看了监控,江探花解毒后,趴在门口尖叫了几声,还拍打了几十下舱门,喊着放她出去。”

    “那些举动应该传递了讯息。”

    接着,她又流露一丝自责:“我真该打断他们的手脚,可惜忙着解毒掉以轻心。”

    如此一来,江探花背后的大鱼就挖不出来了。

    “没事,跑了就跑了,迟早会抓到他们的!”

    叶凡安抚一句:“你和司徒空没事就好,当务之急,是尽快接戚曼青他们回来。”

    虽然叶凡手里捏着四王妃的生死,但象杀虎和沈小雕脱身,还是让他嗅到巨大危险。

    “叮!”

    宋红颜正要说话,又一条讯息涌入。

    她查看一眼,对着叶凡出声:“戚总和秦律师又被抓回去了!”

    叶凡声音一冷:“备机,我要去象国!”

    “沈半城这样不体面,我就亲自帮他体面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