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香火成神道

作品:《诸天大道宗(大道纪)

    “或许吧。”    安奇生没有深究,也无从深究绝灵宇宙有着怎样的奥秘。    绝灵宇宙的特殊使得包括他在内,任何人对于宇宙的认知都有着莫大的局限性。    没有再理会嘀嘀咕咕的三心蓝灵童,心念一动,已根据那冥冥之中的联系,感知到了那于秦洪海心头散发莹莹之光的‘巨灵神’。    身为一棵树,他当然不能擅动,不过,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除非他自己想,否则什么样恶劣的环境都不足以让他困守一地。    这是一间昏暗的大堂,是镇海王府刑罚之地。    啪啪啪~    一声声尖锐的气爆声中,是秦洪海咬着牙喘粗气的声音。    流龙鞭相传最早是一位仙人鞭打真龙所制,真龙最是桀骜不驯,鳞甲又是天下最强之一,但被这流龙鞭一打,都要皮开肉绽。    虽然镇海王府的刑罚之鞭远比不上传说之中的那一条鞭子,但抽打人身,也是足以痛彻心扉。    饶是秦洪海这样战场上走下来的汉子,也被打的面色苍白,三百鞭打完,半条命都丢在这了。    “老秦啊老秦,你真是......”    “对不住了啊老秦,咱们兄弟要是留手,自己个就得趴在这案上了。”    “来,哥俩搭把手,将老秦抬了回去!”    行刑完毕,几个抽打的家丁满是歉意,更要搭手抬起秦洪海,却被后者一把扒拉开。    “你娘的老李,老子魂都被你抽出来了,你还有脸当好人?”    秦洪海挣扎着起身,直痛的龇牙咧嘴,腰背屁股都抽的血肉模糊。    “得,你骨头硬,用不着送,那你就自己走吧。”    那持鞭的家丁两手叉腰,无所谓的笑了笑:“有种你连老子的药也别拿?”    “滚!”    秦洪海一把夺过药瓶,踉踉跄跄的走出刑罚堂。    此时天光刚亮,无尽云海之东,六轮大日并肩而起,挥洒出无尽光热,洞彻昏暗,带来光明。    镇海王府也是一片亮堂。    哪怕是受了刑,秦洪海的心情也是极好,剧痛都压不下,心头不住的念叨着‘巨灵神’的神号。    甚至,没有直接回房,而是托着受罚的身子硬是在后院抱了一块上好的梨花木,方才慢吞吞的回了自己所在的小院。    小院很小,除了两间房,一棵老树,一口大缸,别无它物,更无其他人。    孑然一身。    “这王八犊子下手是真狠......”    咬着牙为自己上了药,包扎好,秦洪海又痛出一头冷汗,歇了好半晌才缓过气来。    要不是他天赋异禀,筋骨粗大,这三百鞭下来莫说走,爬也爬不起来了。    这时,他才将自己寻来的梨花木拿出来,随手抽出短刀,按着心中的印象开始了雕刻。    数十年军伍生涯,他虽没得到什么升迁,但这一手刀法却是炉火纯青,只见木屑纷飞,没多久,神像的雏形就被他雕刻了出来。    他将神像摆在案上,寻来香炉,点燃燃香,恭恭敬敬的拜了拜:“俺老秦是个俗人,你传了俺‘巨灵震世道’,俺这辈子必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只是传播这个,俺是真的不懂......”    秦洪海心中是有莫大感激的。    天下最贵,文武两道,但文武比之修行功法却又远远不能相比了。    文武之道还有处去学,修行功法,若不是生得好,就要有莫大机缘才能获得。    当年他学‘牛魔大力功’可是入伍二十年,用了三百人头换来的,多少次出生入死?    这门巨灵镇世道比他的所修好了不知多少,自己叩拜当然是心甘情愿。    但是怎么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巨灵神的神号,他却是摸不着头脑。    摇了摇头,秦洪海开始尝试修行‘巨灵镇世道’。    而在他感知不到的细微之处,安奇生正自看着所发生的一切。    在秦洪海念叨,叩拜之时,他感知到了盘旋在巨灵神身上的一缕异样之力。    香火,可不是焚香之火,而是人对于这位神灵的信力。    古长丰的香火成神道之中,将之称之为‘存在之力’。    万事万物组成了天地,天地影响万灵万物,同样也被万灵万物所影响。    正因如此,万灵的信力,则可以赋予一个本不存在的物体‘存在之力’。    或者说,可以称之为人心所向。    这,就是香火成神道的由来,也是这一道法门最大的破绽之所在。    人心所向,自可独立存在,可人是善变的,纵有天大恩泽,三五世也要被人彻底遗忘。    恩德如此,神灵又何能例外?    不过安奇生无需他人心念凭依所存在,只是依仗于这一道心力,来祭养自己的神灵。    “这就是香火信念吗?”    三心蓝灵童可达安奇生目光所及之地,此时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缕香火心念:“似乎只是劣等的神魂讯息,但却是与自己相关的神魂讯息,倒是有些意思......”    看着这个,三心蓝灵童不经意的想起了传说之中那方‘诸神世界’。    似乎,有着相似之处。    “怪物先生,这门功法有着很大的局限性。”    三心蓝灵童微微思忖,它的见识很高,留意之下,很快已经看出弊端:    “普通人如同筛子,吸收的能量,神魂都会无意识的散发出体外,可修行者,会渐渐的趋于不漏,这意味着,修行这门功法的人,永远无法摆脱普通人类的掣肘,强者,不会信奉神灵,信奉,也无用.......”    “你说的不错。”    三心蓝灵童能看出来的东西,安奇生自然也看得到,他心下一叹:“不过,这也是当年古先生创功的初衷,这个破绽,应该是他故意留下来的......”    修行者自凡人之中来,可修行有成却没有几个会在乎寻常凡人的,即便力量来自于凡人之中的城隍,鬼神,若凡人无有掣肘,也终归会变了模样。    这一点,安奇生懂,曾经的古长丰,自然也懂。    这个破绽的存在,就使得,修行香火成神道的城隍乃至于鬼神,不得不服务于人类。    也断绝了其他修行者窥视城隍之法的根源。    可惜,此法平衡之根本却在于古长丰,他一去,他留给人间道众生,用以庇护他们的阴司城隍体系。    就被一道圣旨溺在了屎尿之中。    这,却不是安奇生想要的了。    “应该有着解决之法,未成不朽之前,一切生灵的生存痕迹仍遍布天地,过去,不是真正的不漏......”    三心蓝灵童很有些亢奋。    那斩三尸之法带给它莫大的触动,点燃了它心中修行的欲望。    一个绝灵之地的短命种尚且有着这样的意念,自己遨游诸多文明的讯息之中,就寻不出一条独属于自己三心一族的修行之路吗?    心思不同,再感知这一幕,它的目光就变了。    “何必改变呢?”    安奇生心中却是摇头拒绝了三心蓝灵童的建议。    此时的自己已有几分把握改易弥补此法的缺陷,当年手握大衍天通的古长丰未必就不能。    但他还是留下了这个破绽,自然不是无因。    有些时候,看似是破绽的地方,并非破绽。    没有过多的讨论这个话题,安奇生心念一动,那一缕尚算精纯的‘香火之力’已在环绕巨灵神旋转一圈后流溢出去。    无声无息的没入了秦洪海的身躯之中。    香火成神道之中,这叫做反哺信众。    念念不忘必有回应,没有反馈的求神终归只是心里安稳,唯有完善的反馈机制,才是香火成神道能够将古长丰推上幽冥府君神坛之上的最大因素。    不过,寻常城隍,留九九回零一,都城隍秦无衣留九回一,古长丰留七回三所不同。    安奇生,是全额返还。    因为他所求,并不在香火,而在‘祭神’。    嗡~    秦洪海正在小心翼翼的尝试新的功法,猛然间身躯一震,只觉一股异常精纯的力量自天灵倒灌而下。    这一道力量未必有多么庞大,但却精纯,且与自己无比之契合,瞬息而已,他已感觉脊背的伤势有所好转。    疲惫的体力竟也有着恢复,甚至于,自身的力量也变得活泼起来!    那一道困住自己好些年的门槛,似乎被触动了!    “嗯?!”    秦洪海又惊又喜,一下睁开眼睛,就见案台之上摆放的神像,在缭绕的烟雾之中越发的威武。    更多了一丝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之感。    虽无明证,但他心中却有着直觉,那一道力量就是来自于这尊巨灵神。    呼~    但下一瞬,他的惊喜就凝固在脸上。    他的话音尚且未曾落地,一道似两人异口同声发出的低沉之音就在他的耳畔响彻:    “好高的警惕性,无怪乎能够发现我们的踪迹!你的修为稀松平常,莫非是魂魄有着异样之处?”    秦洪海顿时冷汗流下,僵硬的转过头去,就见自家的院子中间,站着两个‘人’。    这两人,一人面白着白衣,一人黑袍脸更黑,彼此背靠。    此时日上三竿,阳光普照,那两人背靠而立,却没有影子,更没有丝毫的气味,气息,直好似两只幽灵。    一微笑,一冷笑,却皆是定睛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