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哥哥救我!

作品:《某综漫的神圣右方

    卡提尔.

    正统,不颠王室的国王加冕之剑,原型正是亚瑟王的‘选王之剑’.

    持有这把剑的不列颠王室成员,将会在不列颠国内拥有着似神者’米迦勒同质的力量.

    甚至这把剑还会获得国家级术式的加持,将这天使之力分摊给效忠于手持灵装之人的下属.

    凯莉莎之所以仅凭借着骑士团为数并不多的精锐部队.

    就能在不列颠内部掀起叛乱,甚至能够凭借一只部队就奇袭法兰西,依靠的正是这个功能.

    天使之力就如同纯氧一样,对人类而言是剧毒的东西,,是人类无法使用的力量.

    而卡提尔分配出去的天使之力,却是可以让人类使用.

    即使这力量对个人而言无法构成术式,却也能让普通的人类获得超人般的实力.

    国际法认可海岸线十二海里之内属于国家的领土范围.

    凯莉莎正是诱导法兰西军队进入了十二海里,然后被其赐予了天使之力的一只部队打败.

    也凭借着这把剑的力量,她成功的‘抓捕’了萝拉.

    斯图亚特与不列颠女王.

    这让凯莉莎感叹,怪不得不列颠过去的那些国王们,会如此的痴迷这把剑,在其丢失后疯狂的去寻找.

    这把剑确实能给人带来令人沉迷在其中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而如今,这把…‘选王之剑’就是往罗伊斩去.

    其剑身上拥有着『全次元切断术式』.

    只要挥舞这把长剑,米迦勒的力量就会让持有者能够切断次元,甚至是从高维空间对低维空间造成影响.

    轻轻的一挥,十一个次元全部都是被凯莉莎斩断,而高维空间的‘某种物质’,也是化为了低维空间的物质,出现在这个世界中.

    那是一个多边形的怪异物体,只要人类触碰到它,就必然会被其侵蚀,人类的身体也会随之被次元切断.

    这是无法防御的术式,任何的物质都绝不可能抵挡的了次元切断之力.

    但是罗伊面对这斩来的一剑,他身躯不动,笑容不变,任由那『全次元切断术式』落在自己的身上.

    下一瞬,凯莉莎双眸瞪大,美目中闪过惊愕.

    因为这无往不利的术式,在罗伊面前失效了!“妄图用米迦勒的力量来击败我,当真是愚蠢的行为而且卡提尔之剑只会让持有者拥有‘似神者’同质的力量,而不是同量.”

    “持有这把剑可不是…变成了米迦勒,你也依然仅仅只是个人类而以,凯莉莎!”

    “至于所谓的全次元切断,那更是无有意义的术式.”

    “因为十一维的空间也仅仅只是属于物质界而以,连形成界,创造界,神性界都无法斩断的术式,也好意思称作‘全次元’”

    罗伊掸了掸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灰尘的法袍,心平气和的说道.

    “离开这里!!”

    凯莉莎当机立断,她发现己根本就是小看了罗伊.

    之前他曾以马瑟斯的名字欺骗她,并且一手黄金系魔法使的也是出神入化.

    这让凯莉莎产生了一个.

    那就是罗伊是黄金系魔法师.

    但是如今当米迦勒之力斩在罗伊身上没有奏效,当天使之力的剧毒在罗伊面前仿若如同大补之物时.

    她才是发现对方的魔法体系根本就不是黄金,而是十字教!而且很大的可能,罗伊的力量是和米迦勒有关,甚至是和神子有关!凯莉莎身躯一跃,撞碎了圣詹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姆斯宫的玻璃,矫健的身躯从三楼落地后,迅速的逃离.

    既然卡提尔无效,凯莉莎就知道自己在罗伊面前将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少女.

    况且这把剑虽然强大,但是力量却极其不稳定,唯有将其放置在白金汉宫时,卡提尔的力量才能稳定使用.

    “不管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跑出了圣詹姆斯宫的凯莉莎,在奔跑了几分钟后,发现罗伊并没有追来,她才是稍稍喘了口气.

    执掌‘武德’,对军事极其理解的凯莉莎知道,现在的她其实已经是困兽之斗,是一只被束缚在笼中的野兽.

    她的败亡已是必然的结局,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尽量在自己死亡或者被抓住前,帮助王室获得更大的利益.

    “所有骑士派成员听令,尽可能的捕杀清教之人!”

    清教正是王室最大的绊脚石,只要能削弱清教的力量,那么王室的势力就能占据上风.

    只不过事态的发展太过于快速,现在这一切已经不是单纯的不列颠内战问题,已经涉及到了世界之战.

    如何应对被倾国之女率领的,攻入不列颠本土的法兰西军队以及合众国派来的大西洋舰队,才是如今的重中之重

    圣詹姆斯宫中,罗伊对凯莉莎的逃走视而不见,他只是将目光看向了伊莉莎女王和萝拉.

    “竟然不去追我那愚蠢的二女儿,看来她对你而言还是有用啊.”

    “只是就这样抛弃了母亲自己逃跑,真是个不孝女.”

    坐在一张奢华椅子上的女王陛下雍容华贵,即使现在她的性命已经被罗伊掌控,女王陛下依然无惧.

    她虽然好似在埋怨凯莉莎,但是神情却颇有期许的意味.

    因为凯莉莎的选择很正确,现在的不列颠已经是危急存亡之秋,相比于她这位…女王,还是整个国家更重要一些.

    “怎么,还不动手么如果将我杀死,你那想要让天下大乱的目的,会实现的更快吧.”

    伊莉莎女王相当富有威严的注视着罗伊.

    而听到女王的话,躲在罗伊身后的薇莉安下意识的握住了身前罗伊的衣角,满脸的焦急.

    “动手不不不,女王陛下说笑了,我并无意杀死你,因为杀死你对我的目的于事无补,反而可能会造成超乎我预料的后果.”

    “而且我又不是什么恶魔,甚至我对不列颠也没恶意,如果要说恶魔的话,你身边的萝拉才更像吧.”

    面对女王的视死如归,罗伊只是摆手轻笑.

    萝拉心中一凛,还以为自己的真面目被罗伊看出来了.

    只是见罗伊那样子,这句话又像是在开玩笑,一时间这只大恶魔有些迷糊.

    她咬了咬自己的樱唇,还是露出了卖萌的神情,泪眼汪汪的道:“哥哥,快点救我!”

    这样说着的萝拉在椅子上扭动着自己那迷人丰满的娇躯,脸上全是可怜兮兮的神情.

    罗伊饶有兴趣的看着萝拉像是一只猫猫虫一样在那里缩成一团.

    看着那些灵装的绳索将其束缚,展现着她凹凸有致的动人窈窕.

    他手一抬,将那能够禁锢魔力的灵装就是斩断.

    得到了自由的萝拉面色泛红,直接就是扑入了罗伊的怀抱,娇呼道:“哥哥,你总算来了!”

    “啧,一把年纪了还在:撒娇,可真够恶心人的!”

    伊莉莎女王见此撇了撇嘴说道.

    飞卢提醒您:读书三件事收藏,推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