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五章 能不能滚?!

作品:《江湖枭雄

    李天柱在鸿慈公司打完雀哥和钱树丰之后,带着自己的一群小兄弟,直接回到了金茗茶庄,推门走进了邵荣的办公室内,邀功般的开口道:“大哥!病秧子那件事,我已经摆平了!”    “谈妥了?对方怎么说?”正在用计算器算着当天茶楼流水的邵荣闻言,头也不抬的问道。    “说个屁啊!我把他们的人一顿揍,连公司都砸了!”李天柱说话的水分很大,但这也是他一贯的表达方式。    “你说什么,你打人了?”邵荣听见这话,表情霎时严肃了不少,抬头后发现李天柱额头上也有一个大包,眯眼道:“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跟对方的人好好谈吗!你动什么手呢?”    “大哥!今天这事可不能怪我啊!原本我过去的时候,跟对方的一个经理都已经把事情谈妥了!然后有一个傻逼进门之后就打我!你说我这暴脾气,可能惯着他吗?而且我要是挨揍了,也给你丢人啊!所以我就把他们那边的人给打了!”李天柱呲牙一乐,掏出了兜里的烟盒,走到桌边给邵荣递过去了一支:“你放心吧,临走之前,我已经放话了!他们至少稍微一打听咱们是谁,接下来肯定不敢嘚瑟!”    “你是真能给我找麻烦!我之所以让你去那边,是因为感觉你平时咋咋呼呼的,谈判应该还行!如果真想动手,我至于让你去吗?你是真能给我惹事!”邵荣身体前探,等李天柱帮他把烟点燃后,轻声批评了一句。    “你放心吧大哥!我也不傻!如果对方那伙人有实力的话,我也不会主动找事!我去他们公司的时候,发现很多屋里连桌椅板凳都没有!而且整个公司加在一起,都不到五个人,就是一个纯纯的草台班子!你说他们一群外地来的,敢跟咱们扎刺儿吗?”李天柱十分机智的开口。    “真没把人打坏啊?”邵荣听完李天柱的回应,脸色缓和了几分,因为李天柱的一番话,的确说出了邵荣的心声。    作为一个在社会上混的高不成低不就的老混子,邵荣手里有点关系,但是够不到太高,更接触不到新城区规划这种顶级大佬才能吃到的红利,所以在他看来,新城区那边就是一片不毛之地,能把公司成立在那边,而且准备去城外的卧龙岗开发养老院的公司,的确也不咋样,至少在邵荣看来,这么一群外来户,是无法跟自己这个坐地炮抗衡的。    “应该是没事吧!当时在他们公司,动手打我的那个人,已经让我踢懵逼了!我走的时候他还没爬起来呢!但是我觉得应该没啥大事!因为我们这边都是拳脚炮,没人拿家伙!”李天柱如实开口。    “这样吧,正好这几天葫芦D那边有几车电缆线要运到咱们这边来,你跟着出去一趟,负责押车、验货什么的,正好也避一下这个风头!”邵荣思考了一下,轻声开口。    “大哥,至于的嘛?咱们还怕一群外地人啊?”李天柱不以为然的问道。    “你避一避吧,既然把人打了,万一他们报警的话,咱们也不至于太被动!如果有后续的事,我来处理!”邵荣既然把李天柱派出去办事了,替他善后也是应该的。    “行吧!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出去溜达一圈!如果有什么问题,你随时打电话,我立刻回来!”李天柱平时就是一个嘴炮选手,听说邵荣让他出门,虽然表现的挺惋惜,但心里其实挺高兴,这么一来,他把人打了,把逼也装出去了,但后续的事却跟他啥关系没有了。    ……    晚上六点半左右,一台商务车从连接新老城区的立交桥上驶下,拐进了旁边的停车场里。    “咣当!”    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戴洋见状,伸手推开车门站到了车下:“咋回事啊!有人去公司闹事了?”    “你别打听了!我让你找邵荣,你知道到了吗?”二河脸色冷峻的问道。    “问出来了!他在市内一家饭店跟人吃饭呢!走吧,我带你们过去!”戴洋见二河脸色不对劲,转身就要上车。    “哎!你别去了!你是本地人,掺和进这些事情里面不好!”二河拽着戴洋的胳膊,对他摇了摇头,他们这边根本不缺戴洋这么一个办事的人,但万一戴洋出事了,杨东反而不好跟戴学秋交代。    “没事,咱们是朋友,你们有事我还能看着啊?”戴洋不予理会的要上车。    “洋洋!这事你真别跟着了,东哥要知道我们带着你出去干仗,到时候肯定得骂我们!”刘占这时候也拦了戴洋一下,转语问道:“对了!这个邵荣是干啥的?”    “开赌局的,平时也做点小小买卖!他有个大哥叫龙海蛟!原来是房鬼子的司机!”戴洋介绍了一下邵荣的身份。    “房鬼子?听起来咋这么耳熟呢?”刘占嘀咕了一下。    “咱们上次喝酒,我不是跟你们提过嘛!我家这边原来的老炮儿!搞过房地产、也开过矿啥的!后来跟张康、甘楚东他们不对付!两边干了好几年,后来房鬼子整不过甘楚东,就跑到国外去了,当初他在国内的时候,在安壤有不少产业,随着他跑路,挂在他名下的就都被查封了,但是房鬼子还有不少产业,以前都挂在龙海蛟的名下,原本只是借用他的名字而已,没想到房鬼子一跑,那些产业就都归龙海蛟了,他捡了现成的便宜,就开始单飞,混起来之后,在安壤也挺出名,邵荣就是被他带出来的!”戴洋给几人讲解了一下这其中的关系。    “行了,你别在这讲故事了!直接把邵荣吃饭的地方发给我吧!”二河此刻没心情听戴洋说这些往事,打了个招呼以后,拽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二河,你们还真要动邵荣啊?他在市内混了这么多年!朋友还是不少的,你们如果刚来就跟他起冲突,恐怕别人会对你们产生不好的印象啊!”戴洋提醒了一句。    “呵呵!我们杨家的人到安壤,宁可让所有人都怕我们,也不能让他们骂我们是怎么扒拉都行的篮子!走了!”二河摆手打了个招呼,拽开车门坐了进去。    ……    四十分钟后,二河他们乘坐的商务车停在了市内一家名叫“岳阳楼”的饭店门前,随着车门敞开,提前接到消息赶来的两车人也纷纷推门,十多个人站到了车下。    “奔驰E300,车牌号66E66,邵荣的车,看来他还没走呢!”刘占指着停在酒店门前的一台银色奔驰,对旁边的雀哥和二河开口。    “二楼,三个8包房!”二河看了一眼戴洋发来的短信。    “走!上去!”雀哥听见这话,冷着脸就推门走进了饭店里,而门口的门童和服务员看见他们气势汹汹的模样,谁也没敢拦着,更没跟他们对话。    在雀哥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上到了二楼,找到了888包房,虽然此刻包房门紧闭,但是仍旧可以听见里面划拳的喧哗声。    “嘭!”    二河站在门前,一脚踹开了包房的门。    “咣!”    房门回弹,撞在墙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屋内的人也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    此刻在屋内的酒桌中间,摆着一个三层的生日蛋糕,桌边也坐着十几个男男女女,而桌上那些男的,每一个看起来江湖气都很浓,再一结合桌上的茅台白酒和雪花脸谱啤酒,也能体现出来,这些人混的都还不错。    “哎!你们是干啥的?!”距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光头胖子,看着忽然进门的一群人,冷着脸站了起来。    “没你事!给我坐下!”刘占看见胖子起身,抽出身上的军刺指向他,张嘴喊了一句。    “小B崽子!”    “我艹?!”    “……!”    酒桌边上的老爷们看见刘占掏刀,纷纷奔着酒瓶子够了过去。    “妈了个B的!动一下!全他妈把你们剁了!”门外的一伙青年此刻也纷纷窜进屋内,人手拎着一把刀。    “哗啦!”    一个带队的青年更是拽出裹在衣服里的私改猎,上膛后指向了人群。    “嘭!”    二河等雀哥进门之后,伸手关上了包房的门,眯眼看着桌上的一伙人:“你们这里面,谁叫邵荣?”    “我是!”    坐在饭桌里面的邵荣听见有人指名道姓的找自己,心里瞬间就反应过来,对方肯定是奔着李天柱那件事来的,但一点没瞒着的答应了一声。    “那就对了!我找的就是你!”二河听见这话,迈步就奔着里面绕了过去。    “咣当!”    二河刚刚迈步,一个男子推开椅子挡在了他身前:“小哥们!我不管你今天找大荣,是因为什么恩怨!但是他今天过来,是给我庆生的!你别在这我捣乱!”    “这事跟你没关系!我们找邵荣单唠!消停眯着你的!我跟他出去谈!然后你接着吹你的蜡烛!唱你的生日快乐歌!敢扯别的,我给你塞回你妈B里!让你重新过个一岁生日!”雀哥对着男子扔下了一句话。    “哥们!你们看着挺面生,口音也不是本地的!应该不知道是谁吧?我叫匡世宏!”男子依旧挡着二河的路,盯着雀哥开口。    “踏踏!”    雀哥身边那个端着私改猎的青年,压根不理会匡世宏的话,端着枪上前之后,猛地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胸脯子:“我不管你是红是绿!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