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β时空

作品:《世界的秘密

    “碰巧路过你家附近,顺便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她握住我伸来的手,我一把将她拉起。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刚才真是好险啊,你差一点就人头落地了。”她摆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不过她竟也没有询问我是如何挡下那一刀的。

    “我有主角光环,死不了。”我见她脸色一变,“怎么了?”

    “那个……”她指向天空。

    在我抬头之时,陨石已经变得拳头大小了,我的瞳孔收缩,陨石轰然坠地,在那一瞬间,我拼命扑向惜梦,但还是晚了一步,我们都被巨大冲击波震飞,荡起弥天的尘埃,我感到天旋地转,视线完全被挡住。

    陨石落到了相邻的某个城市,中心地带温度瞬间飙升,一切事物都化为乌有,巨大的冲击波以坠落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我不知道被震飞出去多远,落地时,我身上的金色的能量网吸收了绝大多数的冲击力,但余下的冲击力还是令我昏了过去。

    天空彻底黑了下来,地球已经完全脱离了太阳的束缚,众多星体被吸向“时空裂缝”,越靠近“时空裂缝”空间密度就越大,地球撞上众多宇宙尘埃,并险些与一个行星碰撞;这些不起眼的宇宙尘埃,化为人类眼中可怖的陨石。

    短短一个小时内,已有颗陨石“光临”地球,颗陨石落到了海洋中,巨量的水蒸汽充斥着临海区域的天空;颗落到了亚洲,颗落到了欧洲,地球已经千疮百孔了。

    剧烈的天体运动导致地壳的不稳定,地震海啸更是频频发生,多数沉寂的火山也开始有了动静。人类的眼中写满了绝望,他们有的抱头痛哭,高呼上帝;有的失去了理智,仰天大笑;极端的家伙也随处可见,他们有的发疯,有的自杀,也有的开始了恐怖袭击……

    巨型的乌云飘到X市上空,倾盆大雨很快落下来。

    我昏昏沉沉地爬了起来,茫然看着周围的一切,我猛然想到了什么。

    “云惜梦呢?”

    “对不起……我只能保护佩戴吊坠的人,防护罩无法对他人施展,对不起……”梦可的声音充满了自责。

    “这不怪你……”我用拳头狠狠砸向地面,我无法阻止这一切,由于能力不足,到头来我一个人也拯救不了……

    “离星,你也不要太自责,这一切仍有机会挽回,打起精神来吧。”见我一脸诧异,她又说:“在一定限度内我能够让你回到过去,你可以拯救这一切。”

    我跳起来:“那赶紧……”梦可很快打断了我,“不行,先不说我需要长时间的准备,这个世界目前有“时空裂缝”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会走向灭亡。”

    我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要找到修复“时空裂缝”的方法,然后再回到过去去修复?”

    “是的,如果“时空裂缝”被修复,这场灾难就不会发生,没有人会死去。”她顿了顿,继续说:“虽然这其中有一些时间悖论无法忽视,但总会有办法的,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平行世界寻找修复“时空裂缝”的方法以及寻找你叔叔的下落。”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寻找我叔叔这茬儿,“你说的对,现在我还不能垮掉。”

    我发觉大雨在迅速地减小,空气开始变得稀薄,一些小石头飞向天空。

    “大气层要消失了!离星!准备好,我要进行时空跳跃了!”

    “看你的了,梦可!”我感觉自己缓缓飘起,大气层已经完全消失了,在那之前,金色的球形防护罩将我包住,内部存有少量空气,尽管很难受,但也不至于无法呼吸。

    没有了大气层,我能很清楚看到宇宙中的星体以及极远处的“时空裂缝”,地球正以极快的速度被它吸过去,我很清楚,尽管看起来很远,但是抵达那里也只是一瞬,在那之前地球已经四分五裂,之后瞬间被它吞噬。

    我的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很快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碎片涌入脑海,我很清楚,应该是进入了另一个平行世界,而这些记忆是属于另一个我的。(详见引子)

    记忆中,在拥有奇特风格建筑的城镇里一行人跟随着我,前方一个粉色短发的女生冲了过来,她的头发微卷,她给我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继续向前走,她一把抱住我:“小星!你终于回来啦!”记忆中的我抚摸着她的头,她缓缓抬起头,做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这不是陈瞳雨的吗?我很快想到,她应该是另一个陈瞳雨。场面迅速转变,我开始和很多人战斗,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败在我的剑下,我却不曾想取下他们的性命,他们个个都称赞道:“不愧是万宗神域第一勇士,佩服佩服。”

    之后便是各种场合与各种人的对话,总之,我搞清楚了一些东西,首先,另一个我叫星魂,是万宗神域的第一勇士,而这万宗神域分为东西南北域,星魂是东域的领主;这个世界有很多的种族,比如万宗神域就是人族,其他还有妖族、灵族、兽人族、魔族等,综合实力最强的是魔族,但是他们没什么智慧,说白了就是一群怪物而已;其次,这个世界没有科技,但有足以匹敌科技的灵器。

    但是,我不清楚的东西也更多了,诸如灵器的作用,另一个我与另一个陈瞳雨的关系,当地的风俗习惯等等,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另一个我的记忆里,我没有看到有关叔叔的任何事情,但是转念一想,我与另一个我共享的只有一部分记忆,现在失望也太早了。

    我的意识渐渐回归本体,我睁开眼睛。

    “我们成功穿梭到了β时空。”梦可的声音传来。

    “β时空?”

    “只是单纯的命名啦,我们之前的时空如果称为α时空,那这个时空自然就是β时空了。”

    “原来如此。”我顿了顿,“梦可,为什么我有一种失重感?”

    “对不起对不起……由于是第一次做这种高难度的事情,我没有计算好时空跳跃后落脚的位置……现在是在千米高空……而且我由于消耗过大马上要进入沉睡状态,所以也无法施展防御罩了,嘿嘿嘿……”

    “那真是太糟糕了。”我强颜欢笑,我的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空气刮得皮肤生疼。

    “啊~怎么会这样!”空中回荡着我的惨叫。

    赶路的三人闻声而止,中间的黑发青年向后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别动,黑色的披风在风中微微飘动,他背后交叉着的两把剑都有了动静,好像一不注意就要飞出来一样。

    “不是敌人。”他跳下坐骑,一跃就是十米来高,以公主抱的姿势接住我。

    “你是?”他惊异地凝视着我。

    他居然和我有一样的面孔!甚至声音也差不多,我一想,完了,遇上这个时空的我了,根据异空同物悖论(详见引子),我们其中一方,可能要消失了。

    “h,yGo!”说完这句话,我感觉自己意识变得模糊,我不会要消失了吧?

    他稳稳落地。

    “小领主,这人……”一个外表高大,无比强壮的男人问道。

    “昏过去了。”他抚住脑袋,刚才对视那一瞬间,竟让自己有一种眩晕感。

    “话说这小子竟和小领主如此相像,而且是从天而降……”身后背有巨剑的中年男人盯着昏迷的我,他注意到旁边的小领主抚着脑袋,“怎么了?小领主?”

    “没事……”他回想起今早的眩晕感和涌出来的奇怪记忆,又看向我的装束,心中便有了打算,“这个人不简单,这荒郊野外也没有什么城镇能供他修养,我们就带着他启程吧。”

    高大粗犷的男人主动提出要背着我,于是四个人三匹坐骑便形成了一支队伍,穿梭在这片荒境之中。

    这片土地十分荒凉,四周只有枯树和败草以及黄土,前面是巨大的山谷,尽管就要到中午了,但是里面依然鬼气森森的。

    一行人很顺利地穿过山谷,尽管中途有魔物阻挠,但是在他们的实力面前完全不够看。

    穿过山谷之后就是一片森林,那里却充满了生机。

    “隔着一座山就有这样的差别,这里肯定有更加邪祟的东西,但是现在实在没工夫处理,等我回来之后一定会来查找原因的。”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可怖的山谷。

    “小领主刚上任没多久就要有一番作为,果然不愧为这万宗神域第一勇士啊,哈哈哈……”粗犷的男人大笑。

    “鲁前辈,别再提那些了,还有,我叫星魂,别再叫什么小领主了。”星魂挠了挠头。

    星魂左右的二人面面相觑,然后大笑,“秦兄,我是改不了口了,你呢?”鲁前辈说道。

    “我也叫习惯了。”二人又是大笑。

    我被他们吵醒了,缓缓睁开眼睛。

    我还活着?这是我第一个想法,我看到前面有两个人,自己则被背在第三个人的身上,但是身下的坐骑却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原以为这坐骑是马,但仔细一看只有尾巴像马,它的头上长着犄角,眼睛血红,嘴角处还隐隐露出了尖牙,四肢强劲有力,它的毛色乌黑发亮,体型与马类似但是更为矫健。

    。

    &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