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再次事出!(求鲜花,收藏!)

作品:《关于我成为魔王这件事

    等到众人赶到现场之时,周围已经围上了许多同样听到叫喊声赶来的村民。甚至很多人身上还穿着睡衣,手里拿着柴刀农具之类的家伙事。神情紧张,大有遇到那个怪物就一拥而上乱刀砍死的架势。

    很可惜,村民都拿着家伙事围着一个地方,显然并没有见到行凶的怪物。罗德一行人压根就挤不到围观的中间,而村民们看他们的眼神都恶狠狠的,一副怀疑他们就是怪物的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大打出手。

    随着越来越多的村民看到他们,眼神都是十分的可怖,氛围越发凝重。好在这时候村长夫妇二人及时赶到了:“都让开!让开!你们在干什么?!”

    村长夫妇推开转过来围住三人的人群,人群里有个中年男人似乎有些不服气,嘟嘟囔囔开口:“这不就他们是外人,万一是怪物假扮的呢。”

    村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开口的男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退到一边儿去了。村长这才带着歉意的看向三人:“真是不好意思啊,诸位勇士,村里都是不懂事的粗鲁的家伙,得罪之处多多包涵!”

    罗德看了看索菲亚二人,然后笑着开口劝慰:“没有的事,不过看来村民们不会好好的沟通,等下我有些想要询问的还劳烦村长代我叫人问话了。”

    村长连忙痛快地答应:“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看哪个混蛋敢不开口。”说完环顾四周,周围的年轻汉子即使眼神依旧不屑,但也不敢说个不字。

    然后罗德偷偷的把村长叫到一旁小声开口:“亚克老伯,等会儿麻烦你把最开始发现尸体的人叫来,还有前几个尸体的第一目击者一同叫来,其他的不相关的人就让他们各自回家吧。”

    村长点了点头,连忙去招呼几个目击者。这时候索菲亚和罗兰也上前来了:“你到底跟村长说了什么啊...”

    罗德嘿嘿一笑,将食指竖在嘴前:“谁知道呢~”气的索菲亚火冒三丈。

    等到村长留下了几个目击者外,其余的人都被村长赶回家去了,村长夫人也因为安全起见一同让其回去了。

    跟着村长一同留下来的人,村长一一给罗德介绍到:“这是依伦、卡尔、丹迪,依伦是尤里出事后第一起村里出事的发现者。卡尔后边儿4起都是他发现的,丹迪则是这次的发现者。”

    依次介绍的三人,依伦是一个典型的种地的村民形象,也是先前对罗德三人抱有怀疑的一员。卡尔有那么多起都是他发现的原因是因为他是村里的守夜人,而丹迪是今晚起床上厕所听到了一声惨叫,这才出来发现遇害者的。

    “惨叫?”索菲亚似乎有些想法,“这个,卡尔大叔你巡逻发现那么多次有没有听见惨叫声?还有依伦大叔...”

    卡尔和依伦都是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听见惨叫声。而丹迪一下子有些慌张了起来,口不择言的就开始向索菲亚泼脏水:“你不会是怀疑我是怪物吧?你这个外来人指不定就是那个怪物,想要挑拨离间。”

    “这个我可以证明哦,村长老伯也清楚的。我们三人都是借宿在村长家里,这起事件发生我们可都有不在场证据。”罗德站出来点名了三人没有作案时间,村长也点头表示可以作证。

    亚克村长此时也有些怀疑丹迪了,平时本分种地的丹迪怎么会如此紧张,而且与另外两人所见所闻有所不同,指定有所隐瞒:“丹迪你想证明自己不是怪物还是实话实说的好,非常时期,村里最大的隐患是怪物才对。”

    众人自然的已经将丹迪给围住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兰也将手搭在了剑柄之上。丹迪面色变了又变,内心挣扎了一会儿,一咬牙只能将真实情况全盘托出:“其实...我没有听见什么惨叫声。我是翻墙想要去雷的家里偷东西...刚翻进去就看见雷的尸体躺在屋里的地上。这才谎称听到惨叫第一个赶到现场...”

    村长刚想要开口骂人,罗德举起了手:“那个...我想问问尸体一开始正常吗?是像前几具一样腐朽成了干尸还是正常尸体...”

    村长一拍脑门:“昨天你没有听明白嘛,所有尸体刚发现的时候都是正常的尸体,是放到教堂之后腐朽了...”

    “这样啊,原来如此。”罗德得到自己想要询问的事情了,“索菲亚、罗兰,拜托你们和这几位村民一起先将尸体运到教堂去吧,我再和村长老伯聊一会儿马上过来。”

    “好的。”索菲亚和罗兰点头应道,村长也先吩咐几位村民一同将尸体运送过去了。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村长也不是个傻子,很明确的感受到罗德支开众人,肯定有什么想要说的。

    罗德嘿嘿一笑,突然想到现在这种状况嘿嘿笑着不适合立马收住表情正色说道:“我是想向村长老伯打听一下死去的几个村民有什么共通之处吗?”

    村长挠挠脑袋,略做思考:“嘶!你这么一说,这几个人像尤里啊这些平时或多或少都有些小偷小摸的,都是些不正经过日子的混蛋东西,不过刚刚死去的雷...他平时待人和善,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啊...貌似也对不上。”

    罗德摇摇头:“没有错的,这些死去的村民或多或少都干过些不好的事情。至于刚死的雷...普通村民家里哪有什么钱财,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丹迪和雷两家挨得挺近的吧。”

    “是啊,要不是挨得挺近,大家也不会信他听见惨叫声赶到现场啊...不对,你是说?”村长本来还有些感叹,不过立马就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罗德眨眨眼睛:“不出意外就是村长老伯你想的那样,丹迪根本就不是去雷家里偷东西。应该是两人合伙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些不正当的钱财今晚约定好分赃罢了。”

    “所以,丹迪有自己的心思。想要瞒着,等事情过去,这笔钱财就都是他一个人的了。”

    村长点了点头,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但是到底有没有怪物,或者说杀人的凶手到底是谁啊。”

    罗德摇了摇头:“这个等会儿就知道了,具体是不是怪物我也不清楚,杀人的凶手我大概已经知道了,容我卖个关子。”

    “走吧,我们也快点去教堂了。”

    教堂里,刚将尸体运到教堂来的一行人。依伦和卡尔都没有给丹迪好脸色,脾气较为火爆的依伦更是朝丹迪吐了口唾沫:“我看杀人的怪物就是你这个混蛋,雷就是你杀的然后你故意叫来的大家吧。”

    卡尔伸手拉住了依伦:“这是教堂啊,我主注视的地方,你在干什么呢。”

    丹迪脸色十分难堪,试图解释:“我没有...杀人,真的。”

    罗兰和索菲亚就在一旁看着,此时神父正在为死去的雷祈祷着。

    “呸,杀人凶手。就算你不是那个怪物你也是杀人凶手。”依伦似乎很肯定的说着。

    “哦?这话怎么讲。”这时候罗德和村长推开教堂的大门进来了。

    “罗德里格斯!”索菲亚连忙过来想要询问罗德和村长聊了些什么。

    罗德只是摆了摆手示意索菲亚暂时不要多问,转头对被卡尔拉着的依伦继续问道:“依伦大叔,何以见得,就算丹迪不是怪物这人也是他杀的?”

    依伦挣开了拉住他的卡尔,甩了甩胳膊指了指正在尸体前祈祷的神父:“你看看放在那里的雷,他的尸体可没有像前边儿死去的人一样变成干尸。”

    村长这时候开口说道:“好了依伦,丹迪并不是杀人凶手,也不是怪物,你说对吧丹迪。”

    丹迪似乎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点头:“对对对,真不是我杀的人我也不是什么怪物,一定要相信我啊。”

    罗德里格斯在教堂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低着头玩儿着自己的头发,将一缕一缕的头发卷成卷状:“哦?那你好好说说,你和雷到底一起干了什么事情吧,这回不好好交代实情就只有把你当杀人凶手了哦。”

    索菲亚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啊罗德!”

    罗兰还是一副跟我没关系似的靠在一旁的墙边,依伦和卡尔和村长一样在等着丹迪开口。

    这回一看是瞒不住了,丹迪只好真正的将真实状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其实,我和雷前段时间偷偷的将墓地里的陪葬品给盗了出来。”

    “你这个混蛋!”依伦瞬间就炸了,暴起一拳打在丹迪脸上将其击倒。

    这时候卡尔也是极度气愤,并没有去拉着依伦了,村长也是气的浑身颤抖:“你这个混蛋...你的列祖列宗也埋在墓地的啊...你居然将墓地给偷了...”

    索菲亚也是一脸震惊,罗德站了起来却是一脸笑意的开口:“真是个十足的混蛋呢,列祖列宗的安息之所都不放过,死后一定会下地狱吧,艾特克林神父!”

    &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