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斩杀阴兵

作品:《盗墓之开局征服怒晴鸡

    “这些家伙,哪里来的?”    “还记得咱们进来的时候守卫在宫殿门口那一排将士吗?”    “四弟,你是说这群阴兵,和宫殿门口那一排石俑有关?”    在宫殿门口有一队威风凛凛的将士佣守卫着宫殿。    不过这群将士佣,和这些阴兵又有什么关系呢?    鹧鸪哨道“难不成宫殿门口这些将士佣,也是用活人浇筑的?”    “十有八九是这样。”明鲤点头回道。    宫殿门口那一队将士佣不出意外里面铸的都是活人。    而且,极有可能是献王手底下最精髓的将士。    献王这家伙把他手底下最精髓的将士铸成人俑,用残忍手段将这些将士的灵魂锁在了人俑中,每当太阳下山之后,这些将士的灵魂就会从人俑中走出来,巡视宫殿。    生前,这些精锐将士守卫着献王。    死后,这些将士依旧被禁锢在宫殿范围之内,替献王守卫着这处仙宫。    “哎,过来了过来了。”    “它们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    “嘘,别说话。”    巡逻的阴兵朝正殿走来,阴气森森的,一看都不好惹。    三人禁声,透过窗户盯着这群阴兵。    走到正殿门口的时候,领头一个将军模样的阴兵突然停了下来。    随着将军停下,其他阴兵唰一下停了下来。    “坏菜了。”明鲤意识到,这群阴兵发现他们了。    导致他们暴露的原因,是陈玉楼手中用死人骨头磨成粉的磷光灯。    “三哥,小心!”明鲤一把将鹧鸪哨拉开。    就在这时,一把阴森森的长剑透过窗户扎了进来。    诡异的是,长剑居然没有将窗户扎破。    “四弟,你又救了我一次。”鹧鸪哨惊诧。    刚才要不是明鲤及时将他拉开,这把阴森长剑此刻已经穿透了他的头颅。    “我去。”陈玉楼同样被吓了一跳,连忙远离窗户“这家伙,看起来很不好惹啊?”    “看样子,这家伙生气了。”瞟了一眼双眼泛着绿光的阴兵将军,这家伙要进来了。    只见这将军将长剑抽回,朝着正殿大门走去。    哐当一声,正殿大门打开。    手执长剑的阴兵将军没有直接进来,而是朝着正殿中心宝座上的献王行跪拜礼。    “三弟四弟,你们快看!”    “献王,活了?”    “装神弄鬼。”    只见宝座上的献王此刻缓缓站了起来,一双泛着两团绿光的双眼威严的注视着大殿中站立的仙臣,又好似看着仙宫之外的大好仙域。    就在这时,门口跪拜的将军好像得到了准许一样,提着长剑进了正殿,目光直指明鲤,陈玉楼,鹧鸪哨三人。    “这家伙交给我。”明鲤提着鸣鸿刀冲了上去。    “四弟小心!”    “去尼玛的。”    明鲤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鸣鸿刀直接朝着身后横扫而去。    相比起有实体的粽子,鬼魂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确实不太好对付。    但这并不代表这东西不能被杀死。    鸣鸿刀可不是一般的利器,而是夏国十大名刀之首和轩辕剑同源同宗的神兵。    在鸣鸿刀刀锋之下,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只有一条路。    死!    “嘶……!”一阵刺入灵魂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大殿。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阴兵将军,瞬间被鸣鸿刀的刀意搅碎,化为飞灰。    将阴兵将军斩杀之后明鲤并没有就此罢手,提着鸣鸿刀冲出殿外,将一众阴兵斩杀一干二净。    接着明鲤又来到仙宫外面的大门口,将其中一个将士佣劈开。    果然不出他所料,将士佣中乃是一具身穿铠甲的骷髅。    在这些将士佣表面,还刻有用来封印这些将士灵魂的痋术秘术。    “咯咯咯……。”怒晴脚下抓着一条三四米长的眼镜蛇降落在明鲤身边。    “你小子,跑什么地方去了?”    “咯咯咯……。”    “算你小子有良心。”    “咯咯咯……。”    “鸡爷牛叉。”    明鲤提着眼镜蛇回到仙宫正殿。    算怒晴这家伙有良心,出去觅食还知道给他这个主人带东西回来吃。    这么大一条眼镜蛇,掐头去尾之后可以炖一大锅,够大家吃了。    怒晴这家伙还说它觅食的时候遇到了一条六七米长的眼镜王蛇,被它三下五除二给吞进了肚子。    “四弟,没事吧?”见明鲤回来,陈玉楼和鹧鸪哨松了一口气。    刚刚明鲤将阴兵将军和殿外的阴兵尽数斩杀,发疯了一样朝宫殿外面跑去,叫都叫不住。    他们还以为明鲤中什么邪了,如果明鲤再不回来,他们都准备去宫殿之外找他去了。    “没事。”明鲤随手将眼镜蛇扔在地上,提刀朝着正殿中间的宝座走去。    “果然是装神弄鬼。”双手插进献王塑像眼眶,两位散发着绿光的珠子被明鲤从塑像眼眶里扣了出来。    “四弟,这是什么情况?”    “机关呗。”    明鲤随手将两枚发光的珠子丢给陈玉楼。    这塑像背后有支撑的机关,刚才应该是他们不小心触碰到了机关,所以塑像才会突然从宝座上站起来。    夜眼之下,亮如白昼。    将之前走过的地方检查一遍之后,明鲤果然发现窗户边上有一块地砖和其他地砖有些不太一样。    这块地砖,就是控制宝座的机关。    刚刚陈玉楼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在中了这块地砖,机关启动,塑像才会被撑起来。    “这什么玩意,夜明珠?”陈玉楼打量着手中两枚圆滚滚的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珠子。    以他多年的鉴宝经验,这两枚珠子,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夜明珠。    “这根本不是夜明珠。”鹧鸪哨瞧了一眼陈玉楼手中的两枚珠子,非常肯定的说道。    “不是夜明珠?”    “二哥若是不信,拿刀刮一下就知道了。”    “还真不是。”    陈玉楼用小神锋在珠子上挂了一下,一层荧光涂层被刮了下来。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两枚珠子是夜明珠,原来不过是表面涂了一层荧光涂层的石珠而已。    献王这家伙废了这么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又是改天又是换地来给自己修建陵墓,居然用两枚假的夜明珠来给自己的仙帝塑像当眼珠子,这也太跌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