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2章: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作品:《误入歧途苏玥

    白葭做事一向都不按常理出牌,她竟没想到林暮桁居然也不按常理出牌。 hps://..la

    原本她也只是以为林暮桁想借用音频让陆言遇误会,让陆家误会,没想到林暮桁做事居然这样谨慎,用滴水不漏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件事如果不是白葭提前跟陆言遇说了,陆言遇指不定还真的能信

    细思极恐啊

    不过,现在白葭知道林暮桁想要做什么了。

    不怕他作妖,只怕不知道他想怎么作妖

    “没什么。”白葭轻描淡写的说道,“小事而已,你先跪安吧,有事我再找你。”

    狗仔有些施施然,他很想知道白葭想怎么做,但白葭不愿说,他肯定不能问,也只能就这样把电话给挂了。

    白葭收拾完之后,在电梯口等慕清月,慕清月穿着一件火红的呢子大衣,风风火火的朝她走了过去。

    “小婶婶,什么情况啊国内的新闻你看了没有”

    “看了。”白葭抬手帮她整理了一下里面白色打底衫的高领领口,笑着说,“我这么八卦的人,还能不看新闻吗”

    “看了”慕清月嘟起嘴,“看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要知道这个八卦可是有关你的。”

    “有什么关系”白葭放下手,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慕清月衣衫整齐后才转身按电梯键。

    想来慕清月看到新闻后,着急担心的连衣服都没穿好就出门了,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公众形象。

    白葭忍不住说她,“清月啊,你不是一个普通人,你可是超级流量明星。要注意形象,更要做到泰山压顶也要面不改色知道吗”

    叶晓彤在旁边猛点头,“就是,就是,刚才我就说她衣服没有穿好,我想给她整理一下,她却不愿意,刚套上外套就一阵风一样的出来找你了。”

    韩馨蕴也跟着数落起慕清月来,“清月,别以为你怀孕了就可以不注意形象了。暗中跟着你的狗仔有多少,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万一被别人拍到什么丑照发出去,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慕清月大惊小怪的看看白葭,又看看叶晓彤和韩馨蕴,一脸蛋疼,“不是,我小婶婶都被人写成那样了,难道你们一点都不担心吗”

    “你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韩馨蕴摇摇头,“这事要是真的那么十万火急,你觉得白总还能在这里悠哉悠哉的等你,等你去剧组消耗光阴”

    被韩馨蕴这么一说,慕清月总算冷静下来,再看看白葭脸上淡然无波的神情,她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这事肯定是我小婶婶做的”

    白葭但笑不语,正巧电梯门开了,她伸手把慕清月拉了进去,“乖,这种新闻呢,你看看就好,别想太多,天还不至于塌下来知道不”

    “知道了”慕清月伸手挽住白葭的手臂,笑眯眯的说,“我小婶婶可不是一般人,哪有什么事能难倒的”

    电梯门开,她们几个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才走几步,一个人影忽然窜到她们眼前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葭葭”

    林暮桁看了看白葭身旁的慕清月,和她身后的韩馨蕴和叶晓彤一眼,故作焦急的说,“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谈什么谈”慕清月直接把白葭护在身后,语气不善的说,“我小婶婶没什么好跟你说的,好狗不挡路,滚”

    林暮桁脸色没变,没有因为慕清月的态度而生气,而是看向白葭,耐着性子说,“我有很重要的事”

    慕清月还想说什么,白葭拍了拍她的肩,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然后她平静的,淡然的和林暮桁对视,“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林暮桁皱起眉,再次看向慕清月韩馨蕴她们。

    白葭冷笑,“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说的,你要是觉得不能说,那就不要说好了。”

    “葭葭”

    林暮桁没办法了,只能站在那,硬着头皮说,“国内的新闻你看了吗”

    “看了。”白葭清亮的眼底毫无一丝波澜,目光清澈而又澄净,“怎么了吗”

    林暮桁倒吸一口气,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白葭竟然可以这样镇定,且看起来还有点无动于衷。

    与白葭一对比,就好像他把那事当成了多大的事一样,倒显得很小家子气了。

    “呵”林暮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了,但他就是笑了,“所以,你觉得那些新闻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妨碍吗”

    “能有什么妨碍”白葭将手慢慢的放进衣兜里,眼角余光瞥到躲在一旁偷拍的记者,忽然提高了音量,“我是发自内心的讨厌你,讨厌这种事如果也能被人误会成暧1昧的话,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出轨人人都有奸1情”

    “噗”慕清月实在没忍住,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就连韩馨蕴和叶晓彤都跟着笑了起来,丝毫不给林暮桁一点面子。

    这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但是林暮桁却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反而还觉得是白葭故意要跟他撇清关系,拉开距离。

    “葭葭,你不能这么说。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喜欢我那是你的事,请你不要妨碍到我。如果你妨碍到我,对不起,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白葭把手拿出来,拉住了慕清月的手,“林先生,我们还有事要忙,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请你让开”

    “葭葭”林暮桁伸手拦住了路,“你怎么就不能大方一点你不能昧着良心说讨厌我啊我知道,你对我是有感情的,你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去”慕清月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的骂道,“林暮桁你脑子真的有问题我建议你去精神病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心理医生你去看看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会觉得我小婶婶对你有感情就算有,那也是讨厌,厌恶的感情,请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