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春心

作品:《那些年,我们的剑

    “轰隆!”一道雷光在空中甩过,霎时间,天地大亮。

    果然,今夜会有一场暴雨,雷声震天动地,划破苍穹。

    大风呼啸,树木摇曳,大批的枯叶被风刮走。

    我们熄灭了火堆,烤鱼早已吃光,剩下几根鱼骨扔在地上。

    几匹老马不安的跺着脚,似乎知晓即将到来的大自然爱抚。

    “这样不行,看这前奏,雨势非同小可,这几匹老马非给大雨淋死,我们要找个地方躲躲雨,不然得走着去漳州了。”老金大声说。

    我们一致同意,靠腿脚前去真的够呛,何况还要辗转前往福州。

    李天驾马,他的马术精湛,老金驾另一匹马车,一同朝一座山头赶去。

    雷声四起,四周都是雷光闪烁。

    “轰!”远处有大树被雷尾劈中,顷刻间冒出火光,很有可能引发森林火险。

    不过很快就会大雨倾盆,将火熄灭,周围并没有居民,燃起大火也没有关系。

    “驾!”

    马车在小道中飞驰,马也感受到了天雷疯狂的吼啸,跑得比以往都快。

    山头近了。

    “那边定然有能躲雨的地方!”

    大滴的雨水砸下,密密麻麻,宛如天河之水倾泻到人间,雨水猛烈地敲打在马车顶部,这大概是结束盛夏最后的一场暴雨,车马在坑坑洼洼的土地上颠簸,终于寻得一处山崖内壁,老金二人已经淋成落汤鸡,浑身湿透。

    我们收集几条还算干的木条点起火堆,雨水斜斜打在崖壁上方,变成更加细小的水雾,正好落在我们头顶。

    两人都是高手,稍微运转内力就能把湿透的衣裳烘干。

    除了朱允炆和悦儿要躲在马车里。

    他们的内力还不够强大,没有办法做出烘干衣裳这种操作,不过我看朱允炆在偷偷窃喜,他的小心思众人一清二楚,只不过不好点破他。

    “真是会把握良机啊!”我抬起眉头看了看李天。

    他也嘴角扬起,想必和我持有相同的想法,我俩默契地点点头。

    瓢泼大雨一时半会难以停下,我们确认了一遍漳州府的方向,幸好有老金这个什么地方都去过的向导,不然凭我们几个连自己身处何方都不清楚。

    雨一直下,这种天气可是杀人的最好时机,在雨水的洗涤下,第二天什么痕迹都会消失,我们防备着尸人的偷袭,盘膝练功,进入警觉的状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现。

    老金把朱允炆也拉下马车,开始传授他中意的招式,悦儿一直露出半张脸偷看,两人不知在马车里聊了什么,朱允炆时不时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不过在我看来他的习武天赋算得上是非同一般了,老金一直敲打他想必是看不惯这小子追求自己年纪尚小的孙女。

    捡了一根细长的木条后,开始传授少林寺的伏魔棍法,老金年轻时曾在少林寺待过一段时间,学会了七十二绝技中的几招后就逃跑了,后来才开始练习刀法。

    这伏魔棍法是他最拿手的招式之一,威力非常强。

    就这样持续到天亮。

    朱允炆累瘫了,连举起手臂的力气都没了。

    “这小子的天赋真的异于常人,当年我领悟这套伏魔棍法可是费了好长一段时间。”老金悄悄和我说。

    就这样度过了平静的一夜,不过我感觉到我们的队伍似乎出现一些细微的隔阂,就比如尸人能一直找到我们这一点,大家肯定都觉得我们之中有一个内鬼,在与尸人里应外合,传递信号。

    缺少了一种信任,大家都没有办法相信别人,只能相信自己。

    我深刻感觉到,不过在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

    第二天清晨雨还在下,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可以上路了。

    我和黎仙、李天一辆马车,朱允炆三人在另外一辆马车上。

    老金驾驶着马车,朱允炆和金悦二人在车厢内嘻嘻哈哈,惹得老金一阵恼怒,一路上钻牛角尖骂了好多遍,最后叫朱允炆坐到车厢外和他一块驾马,说是要练习他的马术,这才安静了下来。

    李天马术精湛,我们这马车辆驾驶员非他莫属,我们一直掀开车帘一块聊天,我和李天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题,想缓一缓一路上的压力,黎仙却一直满脸不悦,女人的心情真是如海底针,叫人无法摸透。

    “长虹你知道吗,我第一次上妓院是十六岁的时候。”

    “细节细节,我要听细节。”我兴致勃勃的说道。

    “你们两个混蛋能不能有点正形。”黎仙黑着脸,我一直注意着她,也想调戏她一番,不过还没找到好的方法。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那时候是我们帮里一个老油条子带我去的,说是老油条子其实也就比我大了两三岁,还是好几个人一起呢,哎!不是那个一起,只是我们一块上妓院一起,那时候好不容易凑足了银子,我们走进妓院里,人多,讲话又大声,几个热血男儿哪里在意那么多,一开口就要把最好的人叫出来,任我们挑,结果挑了人,一问价钱,傻了眼,裤裆里的火热一下子减去大半,都是十七岁的小毛头哪里懂得讲价,死赖着脸找借口跑了,那几个姐姐一脸鄙夷。”

    “后来我才知道,碰见我们这么多雏儿都是她们赚大发了,要是在待久一点,保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哩。”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敢开妓院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们几个哪里敢吃霸王鸡,只好压住那一股从没突破的邪火又回去练功了,这就是童子身的好处啊,忘了之后根本不会一直想着,身体也没那么难受。”

    车马在路上奔驰,噪音很大,李天不自觉大声起来。

    但,我到现在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何况其他的了,没有丝毫经验根本不敢插嘴,只好听着李天乱七糟的说着,我时不时看向黎仙,想得到些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

    “看你丫的!”黎仙骂来。

    李天说的那些我从没经历过,根本无法想象出来是什么感觉。

    “哈哈哈哈,那感觉简直欲罢不能,无法自拔。”李天在外边傻笑着,却不知我承受了黎仙不知道多少白眼。

    “够了!”黎仙大喊。

    我早就看出她一直在忍耐当中,所以我一句话不敢说。

    当她喊完,只见她一脚把李天踢下马车,毫无防备的李天狠狠摔在土里,两匹马一点感觉没有继续往前跑着。

    “你去驾车!”黎仙双手环胸,一脸怒气命令道。

    “是!”

    我震惊女人的怒气,直接坐在李天刚才的位置上,学着他的样子驾马。

    “驾。”我轻微的催促。

    老金三人震惊的看着我们,跟在我们马车后,想必也听见了黎仙的怒吼,李天浑身泥泞爬上他的马车。

    留下尴尬的我独自驾马。

    我的技术非常差,师傅就没教过我骑马,更何况驾驶马车了,好几次没有控制好,差跑到坑洞里,还好运气不错大摇大摆躲了过去。

    前进了好久,我们二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方才的尴尬也没散去,我也不敢开口。

    这个李天,不知道车上还有个女人吗?满嘴荤话,害得我连形象都没了,黎仙肯定也觉得我和李天是同样的货色,这叫我以后可咋办啊!我暗自苦恼,把过错都推到李天身上。

    行了半日路程,四匹马儿累的不像话,找到水源就大口喝水,我们走得急,也没有购买水袋,只能一顿痛饮,直到一滴水都喝不下。

    老马毕竟是老马,无法长时间跋涉,它们的体力终归是比不上年轻的好马,不过价格便宜,我喜欢便宜的马。

    我后来都喜欢购买便宜的老马行走江湖,即便他们跑不动了,我也会扛着他们达到目的地,就当做是一种修炼了。

    一直到晌午都没有出现尸人,我们一同诧异。

    前几天之前,在这个时候尸人绝对出来骚扰我们了,今天居然没有任何声息,真是怪哉。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我们还要经历一番苦战,累死累活。

    到了傍晚,雨终于停了,我们也进入漳州府的地界,要不是老金提醒,我们压根不晓得。

    从汀州一半的路程辗转到漳州,我们首先进入的是祥华,一座不大的城镇。

    我们安心入城,想必尸人也不会做出进城滥杀无辜这种事,不然我们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干掉幕后之人。

    我们吃了几碗当地著名的鼎边趖,小店不大,只有四张破桌子,可见这是一间老店。四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大家背靠着背吃,甚至都能闻到对方身上的酸臭味,我们六人坐了两张桌子,另外两张坐的六七人看样子也是一块的,都七嘴舌聊着天。

    “听说了吗,好多地方都出现了奇异的怪人,到处杀人。”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说道。

    “听说了,凶手都打扮地一个模样,人杀完就消失了,不留一点痕迹。”有人回答。

    “都是些武功高强的杀手,可他们为何要杀一些普通人?”又一人问道。

    “其实他们杀的不是普通人,都是一些隐藏极深的探子,来自各种势力,这些古怪的杀手有很大可能都是朝廷派出来的,探查能力非常强。”

    “这些隐藏在贫民百姓中的探子,为了给所在势力打探消息,有很多人都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娶妻生子,不过在他们眼中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使命,就连妻儿都会放在这些事情之后。”

    “真是可怜的人。”

    “朝廷派出杀手清理这些人,恐怕朱元璋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这才赶紧想将江山社稷整改一遍,好把重担交给下一位。”

    几人点头赞同,从平稳的呼吸声中听来,这几个人都是武功不错的练家子。

    我们大口吃着,听着他们高谈论阔,有些话确实很有道理。

    打扮相同的怪人,他们所说的应该就是尸人。

    为何尸人要在这时候大开杀戒?还紧追着我们不放,难道我们之中也有隐藏的探子?

    从一开始所有人就都在怀疑,现在听完这些人的话,大家似乎更加确定心中所想,一股奇怪的氛围在我们之中浮现。

    但,我却感到天大的古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心中徘徊。

    。

    <!--

    (月日到月日)

    &bp;

    &bp;&bp;

    清明看书天天乐,充赠点卷

    (4月日到4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