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只多一张嘴

作品:《我在茶楼酒肆说书的那些年

    杨书是被舔醒的。

    他迷蒙着眼,觉的有个软黏黏的东西,在自己脸上扫了扫去。

    便烦躁地睁眼,看到的竟是一只白毛小狗。

    比巴掌大点有限,也就刚刚断奶,见他醒来,兴奋地“汪”了一声,还要来舔。

    杨书急忙抓住它的后脖子,提着仔细看了看。

    嘀咕道:“哪儿来的小东西?”

    随手放到床下,杨书皱着眉洗了把脸,

    那白毛小狗倒也不怕生,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这里闻闻,那里嗅嗅,很是活泼。

    万幸,它没有要撒尿的意思……

    杨书也不理它,反倒想起了昨夜的怪梦。

    梦嘛。非常虚幻,这次的又比较长些,很多细节都记不得了……貌似是打了只乌鸦下来?

    这让他想到了迅哥儿写的小说,琢磨哪天做顿乌鸦肉的炸酱面,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难吃……

    洗漱完毕,他精神抖擞的走向书桌,满怀期待地看向无名古卷。

    能抽到什么呢?

    若是龙珠……可以接受。

    开山利斧……不大用得到。

    八九玄功……那是想都不敢想!真抽出来岂不是原地起飞?

    打眼一看,嘿,还真有新东西!

    可怎么又是一层的小玩意儿……

    【善赏,玄塔一层,哮天神犬】

    “嗯……”

    他将目光投向那只撒欢的小白犬,

    而见他望过来,那小犬也不再乱跑,有灵性似的坐在原地,舔舔舌头,又黑又亮的小眼睛回望杨书,奶声奶气的“汪”了一声。

    “……”

    杨书这会儿也清醒些了,总算反应过来这条小狗的异常。

    每晚睡前都有锁好门窗来着……

    他走到小狗跟前蹲下,试探道:“哮天犬?”

    “汪!”

    “可你不应该英姿勃勃,能跑善跳,天地无极,万里追踪吗?”

    “汪!”

    “什么神犬修成细蜂腰,形如白象势如枭。把那赵朗赵公明都给咬的狼狈不堪,应该很是威风的啊!”

    “汪!”

    “怎么这么……拉胯呢?”

    “汪!”

    “你汪个锤子!汪!”

    杨书气急,但也知道这哮天犬不会说话,便感叹道:“还是得小爷自己来看。”

    天眼!

    开!

    杨书精神一震,定睛望去,只觉这白犬神光熠熠,虽然不大……但却很亮!

    待要细看,瞬间头脑一懵,险些栽倒在地。

    他连忙关闭天眼神通,扶着地面坐下来,缓和精神压力。

    白犬看他难受,呜咽着绕他转几圈,显得很是担心。见杨书逐渐恢复,才吐出舌头,吸溜吸溜舔他的手。

    杨书挠挠它的下巴,接着挠了挠肚皮,叹了口气。

    这小奶狗的确是哮天犬没错,但却是幼年版……

    好的角度来看,它有非常广阔的成长空间。

    真正的哮天犬自然不止玄塔一层,等到完全体,它依然是那个吓退土行孙,咬伤赵公明,把碧霄仙子气到骂人的好狗。

    说起来,哮天犬在封神之劫中,只在面对孔宣时吃过大亏。

    后来还咬住齐天大圣,使其挣脱不得。

    称得上战功赫赫!

    虽然多是偷袭……

    坏的方面……似乎就是多了张嘴,每个月得多花点银子。

    而且吧,神兽即便年幼,也有其不凡之处。

    哮天犬本质是猎犬,嗅觉灵敏,警惕性高,骁勇善战,能通人性,极度忠诚。

    幼年体除了神通差些,不大能打,其他本领还是在的。

    想来有它在,自己绝也不会被一只老鬼偷袭……

    毫无疑问,值得一养。

    杨书笑了笑,对那白犬说道:“叫你哮天过于张扬,得给你起个小名……既然通体白毛,就叫小白怎么样?”

    “汪汪!”

    “觉得俗?这名字其实很好的,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就叫小白。”

    “汪!”

    “这么不喜欢?那叫发财好了。”

    “汪!汪!”

    “晚了,你往后就叫发财,乖哦,发财。”

    “汪呜……”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倒是颇为平静。杨书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上京小人物,每日为了生计奔波操劳……最多有点小爱好。

    他每天的生活也很规律。

    早上八点左右,也就是辰时起床,带着发财溜一圈,然后到早市去用早饭……说不说,上京的豆腐脑的确不错,发财吃了都说好。

    上午若没有其他事,便去文昌阁书肆打混。

    所谓的书肆,其实就是书店,也叫书局。

    这年代的读书人高贵,书局卖的也不便宜,标准的典籍倒还好,带注释的都血贵,若是新校注的,价格就更是离谱。

    这种校注版,本质其实和后世的专业补习班,名家辅导课差不多。

    科举盛行的年代,读书人敛财的方式可不只有补肥缺,去搜挂民脂民膏……

    若有进士资历,卖辅导资料也是不错的外快。

    这钱赚的还干净,名声也好。

    所谓清贵人。

    杨书不考科举,也不当这个韭菜。

    当然了,他也没这个闲钱。好在他深谙白嫖技巧,去了书店,一边和掌柜小厮扯着淡,一边就把想看的书看了。

    这几天过去,一本书都没买不说,还把陋室书架上的话本卖出去两册。

    书也没少看!

    也就更加了解这个世界。

    到了用午饭的时候,杨书便去那黄豆小贩处称上二两,互损几句,再到合丰茶楼焖了,和小黑菩萨安老板套套交情,过了晌午就讲一出席方平。

    虽只一半,但这茶楼中往来过客多得是,大多是听一次就走,始终都很新鲜。

    那些常来的,新鲜劲儿也还没过去,一来二去倒是熟稔了许多。

    如此这般,足足过去七天。

    把精神养好了不说,还从古卷那儿捞到不少东西。

    因为席方平的故事便是在阴曹地府,无名古卷弄出来的……也都是些阴间玩意儿。

    【玄塔一层,阴差刑杖】

    两把,一大一小。

    认真来讲,算是小法宝,打人剧痛,能伤魂魄,若是厉鬼,还能削其修为。

    这东西前边粗,后边圆,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重量很是夸张。

    反正杨书抡不动,用来顶门了。

    【玄塔一层,拘魂镣铐】

    也是小法宝,主要针对灵体,戴上之后,若无肉身,再高修为的厉鬼也是挣脱不得。

    类似的还有两把不同规格的鞭子,阴差殴杀席父时用到的。

    总的来说,这几件东西,除了让杨书的住处看起来……有些奇怪,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但另外两件玄塔二层的小玩意儿,就让他比较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