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镇元子出马

作品:《西游:我是妖王

    宋护法知道掌门的意难平,也懂掌门的不甘心:“你懂什么啊,掌门都是为了苏云飞才会被那妖怪杀掉的,总之…等下你别说话。”

    陈护法可不管,反正是苏云飞杀的掌门,不能乱冤枉。

    “不行,等下我直说,不敢在祖师爷爷面前说谎。”

    “哼,是你愚蠢,苏云飞就是一个废物,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那妖怪干的,那妖怪使用妖法,才会让苏云飞杀了掌门!”宋护法气愤道。

    陈护法一愣!

    他怎么没想到!

    确实如此,就算给苏云飞修炼三百年,也不会拥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宋护法继续说道:“苏云飞已经死了,他是被那妖怪杀了,然后被取出法宝,又幻化成苏云飞的模样,杀了掌门。”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宋护法说着,指着大门:“走…我们捉紧步伐,一定要见到祖师爷爷。”

    他俩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终于来到五庄观门前,在叩在门那一刻,累晕在地上,气息微弱。

    等他们苏醒之后,面见镇元子的嫡传弟子清风明月。

    “你们所谓何事而来?”

    “师兄,我俩是天台山护法,这次是来求救的。”宋护法立刻哭道:“那妖怪杀了我们掌门,还对祖师爷爷出言不逊,还把祖师爷爷的神像打碎,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明月蹙眉:“那个妖怪是谁?”

    “东皇山,碧水洞的。”宋护法说道。

    旁边的陈护法小声说道:“我还是觉得是苏云飞干的。”

    可是清风明月就是信宋护法,因为他说的有道理,还明目张胆的上来杀了掌门,屠了天台山的弟子,罪无可赦。

    平时天庭不把五庄观放在眼里就算了,现在区区连一个低等妖怪竟然也不把五庄观放在眼里,简直是奇耻大辱。

    明月清风是镇元子最疼爱的徒弟,平时里师兄们也放纵他们,所以脾气很暴躁,一点也不耐性子。

    他们俩听到有这档事后非常的气愤,立刻去通报师尊镇元子,把天台上的事一一说出来,期间少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只不过,听完整件事之后,镇元子却摇了摇头。

    清风不甘心:“师尊,天台山上的可都是你的徒子徒孙啊。”

    镇元子道:“那至缘道长心机太重,打不过就使用阴招,散播谣言,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可怜不得。”

    清风明月,低下头不作声。

    下一秒!

    镇元子站起来:“话虽如此,但是那妖怪不把本座放在眼里,还打烂本座的供奉台,必须教训。”

    如果是其他人打翻他的供奉台也就算了,但偏偏是一个妖怪,倘若不追究,传出去后他老脸无光啊。

    清风明月立刻笑起来:“师尊,您说的是,他不把您放在眼里,若是知道您的大名,还敢杀上天台山?”

    镇元子道:“本座这就去把它就地惩罚,不不不,本座要把它变成看门狗,看守五庄观五百年。”

    本来他不打算亲自动手的,毕竟是小辈们之间的事引起的,但是听说那妖怪手里有一把刀,非常厉害,徒弟们去了怕是在劫难逃,所以顾不了面子。

    “师尊说得对,变成看门狗,我每天都训练它。”

    “也不知那妖怪是什么来历,若是猛兽,师尊就不要把它变成狗了,让我来教训它,每天鞭打七七四十九鞭。”

    “师兄说得对。”

    镇元子哈哈大笑:“为师这就把他捉来,看看是什么妖精,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

    说话间,他已在清风明月面前消失不见。

    ……

    此刻的凌云正在青山城里,只见跟前出现一个人,此人一身道袍,看起来正直中年,面容慈祥。

    凌云往右,此人又往右,往左又跟左,分明就是存心的。

    仔细一想,最近没得罪什么人,更加没有得罪其他妖啊,他敢断定眼前的人一定是专门在此堵他的。

    “兄弟让一让路你挡着我了。”

    “哈哈哈,你这头妖怪,谁是你兄弟!”镇元子颇为好笑。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道士究竟是为何而来,但是听得出语气并不好,所以也没给什么好脸色。

    “我是妖怪又怎么样,你挡着路了,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

    “脾气果然暴躁,看来就是你杀了我的徒子徒孙,必须好好教育一番。”镇元子直言道。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休得胡言乱语。”凌云蹙眉,他最近可没惹事,一定是有人陷害。

    “你这泼魔还敢不承认?你可记得天台山至缘道长?”

    难不成…是…护犊子镇元子!

    不应该呀,你不应该像菩提老祖一样,是白发苍苍的老家伙吗?

    传言不假,果真是护犊子,至缘道长死了,立刻寻上门来。

    不过至缘道长死了,与我何干?

    凌云此刻已经惊起一身冷汗,但脸上却要故作镇定,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这位仙人你搞错了吧,我虽然是妖怪,但我并没有杀至缘道长,朗朗乾坤下,你可不能冤枉好妖。”

    “本座早就知道你会狡辩,是不是还想嫁祸给苏云飞?你这泼魔心机还不小,一肚子的坏水。”镇元子说道:“本座要带你回去,好好审问。”

    凌云瞪大双眼,心里问候镇元子祖宗十九代!

    跟你回去?

    我这一生可能有自由?

    怕是尸骨无存了吧。

    眼看着镇元子准备使用袖里乾坤,凌云灵机一动,立刻施展无极十八变,变化成蚊子,穿梭在人群中。

    镇元子眉头一皱,随后追上去,朝着某个方向一拍,凌云知道会被打中,立刻恢复人身,抽出小钛刀,一刀抵挡。

    “不错不错,后天至宝,是一件宝物。”看到凌云手里的兵器,镇元子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闹出来的动静不小,四周的人立刻逃窜。

    凌云说道:“我说了不是我杀的,你为什么就不先了解一下,天台山的弟子都可以为我作证。”

    人是苏云飞杀的,你要追究责任,找她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