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慕诗嫣转性子了?

作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第209章慕诗嫣转性子了?

    萧老太傅离开不久,日头便近了正午,按照桃花诗会历年的规矩,午正用膳时,男女宾客是要分列两处的。

    这就苦了墨绾烟,她带着慕惜辞与墨君漓等人分道扬镳前,先是被自家老哥拉着细细的一番教诲,后又被慕修宁拎过去郑重其事的一顿嘱托。

    她的耳朵早在墨君漓唠叨的时候便起了茧,但她看着红袍少年那难得正经的样子,也只得耐着性子点头应是。

    听完这两人的叮嘱,她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却不料她平日不着调的样子太过深入人心,墨倾韵抱着手臂思考了片刻,到底拽着她多念叨了两句。

    三圈的絮叨下来,小公主彻底炸了毛,当即拉上了慕大国师,半刻不想多留,一溜烟似的跑开了。

    作为京中世家子女们一年一度的诗词盛会,桃花诗会的入场门槛颇高,几乎能媲美上元宫宴。

    到场的高门贵女不多,满打满算,那桃林中也仅设了四桌的宴。

    ——这还坐不满,十人一桌的圆桌,第四桌还能空上一半去。

    这诗会没什么意思,一处处的规矩倒是不少。

    慕惜辞心下暗暗腹诽,面上却不显分毫不满,她敛着眉目,默默随着墨绾烟寻到了自己的座位——

    好在,慕诗嫣虽与她结怨颇深,萧妙童等人却还要顾及着萧府的脸面与国公府的名声,不曾胡乱排座,墨绾烟的席位被安排在首桌主宾之位,她则坐在她的旁边。

    离近些也好,离得近些,方便她等下按住这容易上头的小妮子。

    慕大国师略略松了口气,适才墨君漓与她二哥唠叨的那些话,明着说给墨绾烟,实则全是讲给她听的。

    说到底,包括她在内,最放不下心的,还是身旁这直脾气的小丫头。

    “阿辞,不用担心,有我在呢。”墨绾烟压低了嗓音,与慕惜辞咬起了耳朵,“慕诗嫣那女人一会若是敢找你的事,我就往死里骂她!”

    小公主说着挥舞了自己那一双粉拳,骂人她最在行了,从小到大,除了对上慕明远那个混球,吵架她就没输过!

    “别别别,殿下,咱冷静点。”慕惜辞见她满面跃跃欲试,忙不迭伸手按下了她的拳头,“这是桃花诗会,我们得文雅一些。”

    泼妇似的跟人骂街,那定然是不行的,就算要开口,也得拐弯抹角,不带脏字的麻。

    当然,最好是别骂,她直接弹两道阴煞上去封了她们的嘴,这不是更利索吗?

    反正这萧府内的死气与鬼气重着,她都不用刻意掐诀聚煞,随便捞一把,就是满手的阴煞,方便得很。

    “放心,自然是要文雅的,等下你看我表现便是。”墨绾烟扬眉,那小模样,颇有两分成竹在胸的味道。

    慕惜辞见此却禁不住抽了抽唇角——她信她个鬼。

    就这暴脾气的小妮子,还能有文雅的时候?

    福生无量天尊,她今天若当真文雅了,她愿意这个月吃饭,顿顿荤素搭配!

    小姑娘一言不发地别开了脑袋,墨绾烟瞥见她的动作,便知道她压根不曾相信,不过她倒没跟她计较,果断选择了拿事实说话。

    作为主人家,萧妙童与慕诗嫣二人是最早到场、最后落座的,待两女在位置上坐好,那桌上的菜品已然上得齐全。

    高门贵女们要保持着身材和自身的风度,于是那菜大都以时蔬、瓜果为主,为数不多的肉食也是少油少辣,便连桌上的酒水,也是极淡的果汁与桃花酒。

    慕惜辞恹恹抬眸看了眼满桌的清汤寡水,只觉忽然间便没有了用膳的兴致。

    眼下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不想吃这堆淡得出鸟的绿油油,她想吃肉。

    想吃墨君漓府上厨子做的全鸽宴,想吃集市上卖的大烧鸡,还想吃沈掌柜做的火锅子。

    再不济,给她来点红烧肉回锅肉宝塔肉小酥肉之类的也行。

    总之,她不要这些没味道的玩意。

    她前生在边关吃了十一年的干粮,已经够苦的了,今生好不容易提早回了京城,就不能多给她来点美食吗!

    小姑娘悄无声息的抽抽鼻子,认命似的抓起了碗筷,就近夹了点淡到毫无油光、神似拿开水焯过一次、撒点调料便装盘上桌的菜叶,动作极为斯文地扒了两口饭。

    很好,果然是一点味道都没有,这菜做得还比不上军|中伙夫炖的野菜汤。

    慕惜辞勉强按捺住心头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凑合填了个半饱便慢悠悠撂了筷,端起果汁时她不着痕迹地一扫对面,今儿这顿饭吃得委实太过安生,安生得不太正常。

    贵女们吃饭的速度不快,却也没那么慢,一刻过去,桌上的人都吃得差不多了,眼见着侍女们撤了菜品、改换上茶水点心……她们竟仍旧是毫无动静。

    莫非是那慕诗嫣转了性子,决定夹起尾巴,好好做人了?

    慕大国师微挑了眉梢,长睫半垂,恰掩去了她的瞳孔,抬杯瞬间她见那两人悄然交换了眼神,心下顿时一凛。

    来了。

    慕惜辞放了杯子,指尖轻轻点触着杯沿,墨绾烟敛眸伸手握住了小姑娘的手掌,一面闲闲吊了眼角。

    等了这么久,这俩人总算是要有所动作了,却不知她们此番,又能耍出些什么花样。

    小公主饶有兴致的弯了唇角,下一息,端坐主位上的萧妙童施施然起了身。

    她捏着十足的主人派头,一举一动俱是大方得体,她拍拍手,立时有侍女捧来了文房四宝,贵女们纷纷被她这动作吸引了注意,满园的目光,刹那便聚在了她身上。

    “萧小姐,您这是何意?”某家性子惯来直率些的贵女出声问询。

    “诸位姐妹,”萧妙童笑笑,抬手一指桌上纸笔,温声开口,“今儿即是桃花诗会,自然当以诗助兴。”

    “眼下我等茶足饭饱,又逢百花盛放、春意浓浓,恰是大发诗兴之时;又难得我等姐妹齐聚,不若大家对诗来玩可好?”

    “妙童这提议倒是不错。”坐在萧妙童身侧的施雅浅笑,“却不知这头一首诗,当由谁来写?”

    “对诗和诗,第一首惯来是最简单的。”萧妙童顺势接过她的话,“当然是由初次来此诗会的姐妹执笔最好,省得难为了人家。”

    “表姐所言极是。”慕诗嫣忙不迭应声,并装作不经意地看向了慕惜辞,“不过说到这首次参加桃花诗会之人……”

    “三妹妹,我记得,你今年便是头一回来吧?”少女笑吟吟弯了眉眼,“不如这第一首诗,就交由你来可好?”

    ?  ?下章小公主怼慕诗嫣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