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 空降兵支援

作品:《南明日不落

    端木文眼睁睁地看着连素如倒下去,双目这一刻通红。

    他冲上去将连素如抱在了怀里,旁边的宁三立即抽出了随身带着的医疗包中的绷带,贴在了连素如头上的创口上。

    “小连,你怎么样?”

    连素如受惊不轻,她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刚才爆炸的惊慌中恢复过来。

    “端木处长,我……我还好。”

    她明显不好,爆炸虽然没有将她直接炸死,不过冲击波带来的震荡,至少让她受伤了,身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头上被撞了一下,出了血,好歹宁三很有经验,已经给她止住了血。

    人还有意识,端木文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还不是完全安心的时候,敌人就在外面。

    “赶紧走,找掩体!我们必须坚持到飞机来!”

    总领事倪森勃担心:“敌人已经攻打机场了,如果我们的飞机到了,却没办法降落怎么办?”

    这个无疑是最现实的问题了,不过端木文却并没有担心这个。

    “军方可不是傻子,必然会有掩护的。”

    机场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六辆清军的穷奇坦克在步兵的协同下,不断地冲击着普鲁士军队把守的机场。普鲁士人缺乏重火力,没办法对那些坦克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清军步兵有他们坦克的掩护,更是不断地击破普鲁士军队。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机场就要失守的时候,突然一声爆炸响起。只见一辆清军坦克的炮塔,直接被爆炸掀了起来,炸飞后然后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什么人?!”弗拉基米尔高叫道,他跟随着这支军队围攻大明侨民,就是为了抢先控制这些人员,原本他是信心满满,认为有陆军装甲部队的帮助,他一定能够拿下这些大明技术工程师和讨厌的竞争对手锦衣卫。

    可完全没有预兆的,居然自己这边一辆坦克被炸飞了炮塔。

    后方出现了不少的人影,看人数至少在一百人以上,就在机场一侧的农田里窜了出来,还背负着不少重型武器。

    “明军?!”弗拉基米尔大惊,“为什么会在这里。”

    另一头看到这一幕的韩野,重重地一挥拳头。

    “空降特种兵!”

    这支军队的士兵穿着既不是大明陆军也不是大明海军陆战队的特制迷彩,是以灰色和天蓝色为主基调的,所以他们一出现就非常有辨识度。

    而跟随着空降兵一起出现的,还有大明空军的强击机。

    两架强-1型强击机飞行掠过,几排航空机炮的炮弹打下来,杀伤了一片的清军士兵。他们的机炮口径是23毫米,对付清军的这种轻装甲的坦克已经绰绰有余。

    然而空降兵也不会将所有的戏份交给天空中的同伴,他们的火力手单膝跪地,扛着单兵火箭筒,在清军穷奇坦克炮口还在另一面的时候,射出了他们的火箭弹。

    轰的一声,如刚才那一辆被炸飞炮塔的坦克一样,这一辆坦克被击中了底盘履带,直接炸断了履带和传动装置,趴窝在那里了。

    倪森勃变得极为激动,他拉着端木文的胳膊,问道:“咱们的军队,咱们的军队怎么来了?”

    端木文淡然地回答道:“这是空降兵,是隶属于空军的地面攻击部队,才组建没几年,而且对外界也算是保密的状态。他们都是乘坐大型运输机,然后直接伞降在敌后,执行出其不意地敌后打击这样的特种任务,所以每一个能够入选空降兵的,都是我军的精英。他们也都装备着我大明军队最出色的装备,甚至还有许多实验性的武器。空降兵是我大明现在唯一一支整建制装备突击步枪的部队。他们是来掩护我们撤退的,空军会将他们空投敌人防御空虚的位置,距离目标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不会被发觉,而且因为他们缺少重型火力,所以空军往往会投入战斗机、强击机和轰炸机为他们提供来自空军的掩护。”

    倪森勃听后惊叹不已,然后问端木文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会派出空降兵吗?”

    端木文点头:“是。”

    “那你不告诉我?”

    “告诉你不如你自己看到。”

    普鲁士军队也不傻,这个时候从自己的防线里跳出来,与大明空降兵一同将剩余的清军给消灭了,出口一口恶气。

    不多时,空降兵支援部队的负责人,一名空降兵上尉来到了端木文的面前。

    “大明空军空降兵第二师上尉孙贺向您报到。”年轻的空降兵上尉身子笔挺。

    端木文向他敬了一个军礼,“感谢你,孙贺上尉,多亏了你们了。”

    孙贺道:“我们将掩护您和其他大明侨民离开这里,根据侦察机的报告,这附近至少有六千清军部队,而且装甲部队不少,我们必须尽快撤离。不过好消息是,驻欧空军司令部派出了一百多架次的军机来支援这次任务,我们的空军就有能力将这些清军彻底打垮。”

    端木文却道:“可是我们并不准备直接跟清军进行这种程度的较量。任务的首要目标还是撤走我们大明最后一批侨民的。”

    “是。”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数架大明运输机缓缓地降落了下来,这个机场不算小,而且端木文、孙贺等人将机场的跑道已经全部净空,留下了足够数架运输机起降的位置。

    “侨民先走!”

    连素如躺在担架上,头上已经缠了厚厚的绷带。

    “端木处长……”

    端木文上前握住连素如的手,笑着道:“难为你了小连,这次回去一定为你请功。”

    “端木处长,我们还会再见吗?”连素如知道端木文的身份不太一样,好像从事的都是最危险的工作。

    端木文摇了摇头,很自然地说道:“我倒是希望以后你都不要见到我了,有我出现的地方,一般都是最危险的地方。”

    “啊……那您注意安全。”连素如没有什么气力,声音很小。

    端木文一挥手,两名抬担架的侨民就将她送进了运输机的舱内。

    端木文转身,走到了孙贺和魏尔曼的身边。

    “空降兵第二批次走,然后是普鲁士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