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品:《画道封天

    道!

    天道地道道多少?

    若论道,

    皆说自己好~

    --《画道训言-道篇》

    在遥远的未知空间尽头,九色霞光流动。在霞光中有一座幽静的小院。

    九天碧玉的雕栏旁,有一白一黄两个少女正在切磋。

    白衣少女玉手一伸,只见白光一闪,“玄玉唐琴”就出现在身前,万物归始,清新自然之道漫出;而对面黄衫的黄衫少女微笑着向空中招了招手。天空一道圣威隐现,王道荡荡,“轩辕斩道剑”现身。

    “琴姐,开始啦~!”那黄衫少女笑着玉指一点。

    空中的轩辕斩道剑微微轻鸣,黄道之气缓缓推出。所到之处,万灵臣服。剑身上的日月星辰,离开剑身,化着周天。而剑身的另一面山川草木则青山巍巍,细水长流。草木盈盈一片春色。在周天之下,各行各业的农商耕读繁荣昌盛。庙堂之上,君圣臣贤。

    道像一现。小院不见了。景象化为一个完美的鼎盛王朝。这种手段要是让大神大圣人看到了必然以为是做梦。别说是各古神大圣惊呆,就算九天十帝见到也惊掉下巴。

    然而,白衣少女却笑起来。

    “静妹妹。你这招式三百年前已经用过了~!”悦耳的笑声中,白衣少女的素袖一拂。九天白玉的琴身架着的粉色天蚕丝微微颤动,瞬间星河流转。清心自然之风浮动,风过之处,回归本源。

    “不玩了,不玩了,,每次都输。。姐姐都不会让着我点!”黄衫少女噘嘴小嘴怀着抱着白衣女子的胳膊撒娇。

    “好了,好了,,下次我注意点行吧~!让你坚持五百年再败!”白衣女子一脸笑意的说道。

    “不行,让我就让我个彻底,让我赢一次!”黄衣少女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

    “不行!”白衣女子直接拒绝,因为她隐约看到一副画面。

    胜了的黄衫少女居然把自己的衣服用黄道之气化消失,这还不算完。居然还跑去喊来那个人。说是一同欣赏!真是乱来。

    意念中看透了黄衫少女的古灵精怪,让白衣女子玉面一红。

    “姐姐,不准这样看人家!”黄衫少女一见白衣女子明眸中彩霞一闪,知道露馅紧忙说道。

    “你这死丫头,又想鬼点子!看我不教训你!”白衣女子说着就去伸手去挠黄衫少女的咯吱窝。

    “哈哈。。。。!”

    “咯咯。。。~!”

    彩霞中的小庄园内。两个令十方大圣、九幽魔尊见到都恭敬有加的女子。此时就像平常家的小姐妹一样玩闹。

    “我投降,不闹啦,,不闹了,,哈哈·~!”不用法力只凭身体强度的互挠痒痒,白衣女子最终还不是那黄衫少女的对手。

    “哈哈,,不行,,哈哈。。”黄衫少女还未停手的笑道。

    “不闹了,不闹,,一凡今天应该到了~咱们去找他!”白衣女子说道。

    “好,好~今天让他给咱们两个画个合影~!”黄衫少女笑道。

    “主意不错,就画咱们两个~!”白衣女子笑着说道。

    “为琴儿和小静画合影,当然好了,,呵呵。”一个清朗的男子笑着从白光中走出来。

    “怎么画,你自己看着办!”黄衫少女一见这人马上来了精神。

    “好好~!”这男子疼爱地看着黄衫少女。

    “两位殿下准备要什么类型的?”清朗的男子逗笑着说道。

    “驸马爷自己看呗~!”一向恬静的白衣女子不知道是不是跟黄衫少女学坏了突然来句这个。差点没把这男子雷趴下。

    “那好~!琴儿就坐下,把玉琴唤出来,对,放身前就行~小静,你的剑呢,抱怀里。站你琴姐身后,好,就这样。”

    只见那男子,手掌一伸。他面前的空间陡然定型不在流转。像一块画布固定在那里一般。画布的四周边缘,时不时的有黑光闪现。这种黑光到了半神级的修炼者别都能认识,那就是空间裂缝。

    白衣女子和黄衫少女也没站多久,一副绝美的仕女图呈现。

    “哎~姐姐拿眼睛斜我呢~偷看了一凡哥哥九眼。!”黄衫少女看着画中的两人又搞怪的笑道。

    “你啊,,就是。。。”

    “。。。。。”

    那清朗的男子坐园中的石凳上,微笑地看着白衣女子和黄衫少女抱着自己的画像指指点点。对男子笔下的画中两人评论。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在刚才男子作画的时候,一滴用元力化作的水墨滴,滴在那空间裂缝中。

    万亿年后,哪滴墨水化为人形。

    据说人们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来膜拜、传颂。

    而那个名字被人称为:鸿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