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3章 世上没有比苍浩更危险的人

作品:《近身兵王

    尽管对方不让自己说话,可拔轮德还是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说了,你只需要直接回答,除此之外不要说话。”对方冷冷的道:“因为我不能确定你的电话是否被苍浩那台超级计算机窃听!”    拔轮德又不懂了:“超级计算机?”    “你连苍浩拥有超级计算机都不知道?”对方大笑起来:“你以为你们的舆论为什么会被删除,你又以为苍浩是如何控评的,正是超级计算机的功劳!”    拔轮德有些尴尬:“我听过一些类似传闻,不过不了解实际情况。”    “我和你安全通话时间不多,你现在直接回答我,是否愿意合作。”    “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只要你同意合作,我会让你见到我的。”    “你认为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拔轮德苦笑起来:“我都快被个该死的网络舆论逼死了!”    对方深深的道:“那么我就视你同意合作了。”    拔轮德点头:“可以。”    拔轮德不知道对方是谁,更不知道对方会做什么,只有被动等待。    而拔轮德的等待不是无谓的。    仅仅几个小时之后,网络舆论突然一变,几乎全部倒向王家军和王室。    不但反驳王家军和王室的言论消失不见,还出现了大量文章,斥责所谓市民同盟不顾国家安危发动内战,并且指责差瓦立内阁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原本拔轮德担心,这些有利于自己的东西,会像先前一样消失。    实际上并没有。    这些言论长时间存在,而且越来越多,似乎苍浩的超级计算机失灵了。    这让拔轮德看到了一线曙光,禀告王后:“看起来我们找到了有力的盟友。”    “可对方是谁呢?”    “这不重要。”拔轮德摇了摇头:“只要是反对苍浩的人,我们现在都可团结。”    王后长叹了一口气:“我担心对方会比苍浩更危险。”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苍浩更危险的人了。”拔轮德意味深长的道:“出现这么一个盟友,其实也不意外,虽然苍浩这些年来发展迅速,势力极度膨胀,似乎打击了所有对手,但是也给自己树敌众多。”    “这倒是。”王后赞同这一说法:“必然有很多人和势力不满苍浩,虽然暂时无法有所举动,但当不满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形成总爆发。”    拔轮德笑着点了点头:“所以形势对我们变得越来越有力。”    “只要能够控制网络舆论就一切都好办。”王后哈哈一笑:“想必苍浩此时非常头疼吧。”    王后还真说对了。    这些给王家军和王室洗地的言论出现同时,苍浩就让墨师调动矩阵系统予以删除,然而矩阵系统似乎失灵了。    “我应该怎么解释嗯……”墨师很尴尬的告诉苍浩:“其实不是矩阵系统本身的问题,而是链接到社交媒体的网络,突然出现严重的数据拥堵。”    苍浩急忙问:“就像线前几次一样?”    “没错。”墨师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但也有不同之处,这一次对方的拥堵非常精准,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我们要从什么哪个节点,接入社交媒体。而且,对方是有计划的对我们进行封堵,却让开了其他链接请求。”    苍浩皱起眉头:“也就是说,同样一条线路,别人可以正常链接,我们却不行?”    “可以这么理解。”墨师非常无奈:“这是一次互联网上的精准打击,我相信先前几次数据拥堵,应该是火力试探。”    苍浩明白墨师的意思:“对方通过那几次拥堵,摸清楚了我们的情况,知道我们的工作方法,然后有针对性的建立了模型。”    墨师点头赞同苍浩的推测:“现在这个模型开始工作了。”    “能够做到如此精准打击的,不只是要有强大的计算机,还要有高超的算法。”    墨师有些尴尬:“这个人的能力应该不弱于我太多。”    “你应该感到高兴。”    墨师不明白:“为什么要高兴?”    “遇到强大的对手,难道不是好事?”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因为这样有助于提升我们自己!”    “话是这么说,但对方到底是谁,我们总应该知道,才能学习经验和教训不是吗。”    “所有这些事都是发生在社交媒体上。”苍浩已经有了猜测:“能够有针对性的,对我们进行这样的数据拥堵,对方必然非常了解社交媒体。”    墨师顺着苍浩的思路猜了下去:“最了解社交媒体的必然是社交媒体的拥有者。”    “先前我们已经分析到了一个名字——马歇尔。”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这位社交媒体大亨,对我有很大的敌意,完全可能参与到当前的事情当中。”    “他在暹罗有什么利益吗?”    “不需要有利益。”苍浩回答:“只要帮助王室和王家军,重创我的利益,那么马歇尔就赢了。当然,如果能够跟王室和王家军建立稳定的盟友关系,马歇尔也不是不可以给自己建立利益。”    “这么说他只是想要报复你。”    “我是真么想到,解决了以赛亚之后,以赛亚的族人竟然出来复仇。”苍浩自嘲的一笑:“我原本以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真的跟以赛亚脱离关系了。”    “先知会的这个规定,能不能得到真正执行,其实很成疑问,因为血缘上的联系不是那么容易切断的。”墨师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现在几位大先知也是如此。”    苍浩放下墨师的电话之后,就去找底波拉了,因为底波拉先前答应过,给马歇尔那边带个话。    底波拉听说苍浩又遇到麻烦,显得有些为难:“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跟马歇尔有过接触,提醒老以赛亚与家族已经没有关系,家族不能为以赛亚复仇。马歇尔表示尊重先知会的决定……”    “你相信了?”    “反正罗斯柴尔德的人相信了,如此回复给我的。”底波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马歇尔坚持不承认,这一连串网络事件与其有关,我们也没有办法。”    “如果就算证明了,这些数据拥堵是马歇尔造成的,难道你们就有办法了?”    “其实也没有办法……”底波拉尴尬的回答:“如果是小角色,我们可以采取制裁行动,但马歇尔是个重要角色,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懂我的意思。”    “我当然懂。”    “何况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真实态度,其实也很难说……”底波拉说着,缓缓摇了摇头:“表面上他们尊重先知会,不再把以赛亚当做本族人,但内心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你们华夏人不是也说血浓于水嘛。”    底波拉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苍浩。    眼下跟血狮雇佣兵作对的,可能不只是马歇尔一个人,而是有人暗中支持。    当初苍浩杀了以赛亚,可能是得罪了整个罗斯柴尔德家族。    “如果整个罗斯柴尔德家族团结起来,暗中支援马歇尔,对我来说麻烦还真挺大。”苍浩意味深长的道:“虽然最近这一百年多年,罗斯柴尔德家族严重衰落,但他们毕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团体,其中包括不少顶级富豪,如果真的联合起来,仍然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先知会在其中很难办。”底波拉直言:“我们总不能制裁整个罗斯柴尔德家族,这必然会造成先知会的分裂,毕竟罗斯柴尔德家族有不少支持者和盟友,经过先前一连串争斗,本来先知会元气大伤,这个时候不能再蒙受重大损失。”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场争斗要尽量限定在我和马歇尔个人之间,不能牵扯其他势力进来。”    底波拉点头赞同:“是的。”    苍浩这边头疼,拔轮德那边确实越来越开心,随着网络舆论的不断发酵,指责差瓦立的人越来越多。    这一天,拔轮德正在办公室处理公务,又接到了那个神秘电话:“你现在方便见我吗?”    “当然了。”拔轮德非常急于见到对方:“你说时间地点吧。”    “我就在办公室外。”对方回答:“我穿深蓝色西装,戴着同样颜色的礼帽,手里拿着一卷报纸,还是很容易辨认的。”    “我去接你。”    “你不要出来。”对方提出:“最好派两个卫兵,直接把我带到你的办公室。”    拔轮德答应了:“好的。”    “还有,你最好关闭所有摄像头,我不想被拍下来。”    拔轮德笑了笑:“这个……没有必要吧?”    “很有必要。”对方回答:“我相信苍浩已经猜到我的真实身份了,但我还是不想让苍浩掌握实际证据,证明咱们两个联合在一起。否则苍浩会通过某些途径,给我施加极大的压力。”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对方冷冷的道:“等你见到我本人就明白了。”    “好,我让人关闭摄像头……”拔轮德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的,当下形势特殊,随时可能出现意外事件,而视频到时会成为最好的证据,所以我才不愿意关闭。”    “放心好了,你和我见面,不会有任何意外的。”对方哈哈一笑:“我是你的朋友,不会对你发动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