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8章 遗蜕

作品:《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执法盟,早已被化界大主祭这记‘杀手锏’给闹的热血沸腾了!苏金死死盯着化界大主祭后方,因为破开他伏羲道阵的力量,正是从他后方虚空传来,而且数十道刚要攻击化界大主祭的天臂,也被一道道灿烂的光芒托住——按都按不下来。

    外物,何种神宝?

    苏金已经开始怀疑,毕竟化界大主祭的状况摆在那里,根本不可能有余力施展如此强大的威能。

    化界大主祭现在看向苏金,简直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在他看来,苏金要是拿不出极其厉害的‘杀手锏’出来,必亡!苏金的眼神,渐渐趋于震惊。

    当那由十圈光芒围住的一幕浮现时,苏金眼中的杀机暗暗暴增了数倍!他刚刚还很奇怪,为何自己的《摩诃镇狱眼》看不透,现在看到时,他心里已然豁然开朗了起来!那十个椭圆形光圈中……浮现出十具干枯的尸身,有些尸身,裹尸布都还裹在身上,这每一具骇人的尸身,全都是遗蜕!古之圣贤的遗蜕!“我寻觅万古,无数年间,以我修为,苦苦寻找,才找来这十方古之大能的遗蜕,你现在拿什么跟我斗!拿什么!”

    化界大主祭的语气逐渐疯狂——是的。

    这是他最强的手段,杀手锏!十具古之圣贤的遗蜕,哪怕是遗蜕,加在一起,也足以抵他数个巅峰之时的力量,这个杀手锏,份量很重……足以压垮任何任何强者!尤其是在苏金现在几乎油尽灯枯的境地,化界大主祭感觉,自己甚至都不用让十具古之圣贤遗蜕全部出现,拿个一两具便能置他于死地了!苏金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压住内心的震撼。

    古之圣贤遗蜕,连他都没见过,但那种遨游诸天般的威势,至今仍在。

    恐怕,也只有化界大主祭这种精于时空规则的强者,才能寻觅的来——执法盟,所有神族,乃至纳兰神族,在十具‘古之圣贤’的遗蜕出现时,全都跟炸了锅一样!“古之圣贤!当初开天辟地之后,最强的存在!化界大主祭竟然遨游诸天,用自己的时空规则,寻觅了十位古之圣贤的遗蜕!”

    楚家之神,皆哗然,眼神都带着不敢相信!“亘古久远之前,诸天之中的古之圣贤都非常稀少,每一位都有堪天造化,逆转时空之能!在古之圣贤强盛的时代,哪怕咱们最强的神族,都要避之不及,然而现在,化界大主祭竟然寻到了十具古之圣贤的遗骸!”

    “古之圣贤太无敌了,招惹了上苍之怒,上苍一怒,全消逝了,现在看着这些遗蜕,便能感觉当年的这些古之圣贤有多强大——”“永恒岁月,古之圣贤的遗蜕到了现在,威能都还未完全散去,这些可都是遗骸啊,天知道若是他们活转之时,该是多么强横啊!”

    “这十位古之圣贤遗蜕,虽然现在咱们叫不上名来,但每一位,在当年的诸天,都是呼风唤雨的绝世存在,每一个都是站在诸天之巅上的佼佼者!”

    “太震撼了,化界大主祭真的太厉害了——”“怎么斗!十具古之圣贤遗蜕一出,那小子恐怕已经绝望!”

    “……”是的!且不说苏金绝没绝望,纳兰神族倒是全都绝望了,没有一个神,还能认为苏金有那么一丝丝机会赢——化界大主祭真的狠。

    璇玑夫人扫了一眼纳兰墨染、张月鹿、以及方仞雪,默默摇头。

    这还怎么打……倘若化界大主祭若不是好奇,早些将十具‘古之圣贤’遗蜕去往战场,苏金早就被镇杀了——这便是纳兰神族所有神的想法!“难道真的就没有机会了吗——”张月鹿有些难受。

    “他已经尽力了。”

    纳兰墨染说道。

    “能看到如此精彩的一战,不枉此生。”

    方仞雪感觉自己无论是眼界,还是实力上的进步,在今日过后必然会迎来一次飞跃,可惜……可惜在这里几乎不太可能再活下去了。

    “一会儿,不如体面的消逝!你们,可愿与我一起,杀向宇文一族!”

    纳兰墨染传音问道。

    “那便一起——”张月鹿点头,“总不能让他们再笑话咱们是阶下囚!哪怕是死,血性还是要打出来的!”

    “好!”

    璇玑夫人也是同意了纳兰墨染的意见,因为除此之外,好像也只能在这里等死,到时只要苏金气绝,道消,她们便冲杀一切,哪怕换掉一个也是赚的!整个纳兰神族的气势都起来了——自知必死,何惧其它!两个呼吸后。

    苏金眼光闪烁,随后说出的两字,直接让整个执法盟和化界大主祭,呆住——“就这?”

    苏金淡淡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杀手锏呢。”

    “看来,你很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实际上你现在很害怕,无比害怕,但你只能这样接受现实,即将消逝的现实。”

    化界大主祭说。

    “你太逗了,古之圣贤的遗蜕,岂是你能染指?

    你这是作茧自缚懂吗?

    信不信本王令他们活转过来,直接将你轰杀!”

    苏金沉声道。

    化界大主祭心里一寒,却是笑了,“你若有这种能耐,我也认了,可惜你没有……现在,你的杀手锏呢?

    施展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吧——”“我手段尽出,没了啊。”

    苏金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然后默默在《万物火莲》上起身,继续缓缓道:“你要杀便杀吧。”

    嗯?

    现在苏金给化界大主祭的感觉,可便是那种认命的感觉!他想逼出对方的杀手锏,但对方却说没了,这……是真是假?

    化界大主祭稍显迟疑——心里,渐渐涓流出了一丝丝不安。

    到底是什么会让他如此不安?

    “来!斩我啊!”

    苏金眼神凌厉,冷喝一声。

    化界大主祭还在犹豫。

    以往无数年间,无论是任何事情,他都还没有如此犹豫过,他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但那种‘不安’却又无迹可寻——错觉?

    不会!一连十个呼吸,化界大主祭都未动手……十具‘古之圣贤’的遗蜕还在他身后,一字排开!整个执法盟,莫名的不安气氛,还在蔓延!“他已经认命了,化界大主祭为何还不下手!只要驱使那十具‘古之圣贤’遗蜕,便可摘下那旷世妖孽的头颅!”

    有神忍不住说道。

    “等不及了啊,那小子已经山穷水尽,再无手段可以对付化界大主祭,真不知道化界大主祭为何会这样犹豫——”“印象中,化界大主祭从不优柔寡断,刚刚那小子改口称并无手段,加上现在一副认命的模样,恐怕这才是让化界大主祭产生疑虑的原因。”

    “有什么好疑虑的!十具‘古之圣贤’的遗蜕,摧枯拉朽,所向披靡!哪怕十个苏金也能被斩死了!”

    “化界大主祭在想有没有中计的可能……那小子厉害啊,心机都如此深厚,这数日来,从他出现在执法盟开始,他都不像任人宰割之辈啊——”“……”议论之时。

    化界大主祭盯着苏金,转念便道:“你可想清楚了!我十大古之圣贤遗蜕,一经走出,你将没有任何机会!”

    “不是说了吗……来斩便是——”苏金看那化界大主祭都看无语了。

    化界大主祭眼光闪烁,再次说道:“盟主传音说了,你若能在这些古之圣贤遗蜕攻击下不死,便留你一条性命,未来可做他的接班人,你可愿意!”

    “还要继续放狗屁吗?

    我几乎灭了你们执法盟所有的恐怖王神,哪怕你们盟主放过我,但那些神族,谁还愿意待在‘执法盟’?

    你跟小爷玩这种把戏?”

    苏金简直感到荒唐,执法盟是不可能放过他的,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他知道,化界大主祭之所以会这么说,无外乎是想让他使出先前他所说的‘杀手锏’——他能上这傻狗的当?

    “行不行了,不行把你们盟主抬上来,你赶紧滚蛋——”苏金对化界大主祭喊话起来。

    滚蛋?

    叫他化界大主祭滚蛋?

    化界大主祭快被气疯了,“你真是不知死活!”

    “叫你杀,你又不杀。”

    苏金无奈道:“你要不敢出手,本王一时半刻就能恢复到巅峰力量,算了,你就耗着吧,老子继续恢复——”唰!唰!唰!苏金周身,一圈圈光芒开始涌现,他的力量也在所有神族的感知之中,正在增强!“如你所愿!”

    化界大主祭心里虽然感觉没底,但应该也算是差不离了,这家伙根本不可能抵挡十大‘古之圣贤’遗蜕之威。

    而且苏金说的最后那一句话,确实提醒了他……再耗下去,对方一旦恢复巅峰实力,真不好说了——轰隆隆~~~十大‘古之圣贤’遗蜕,仿佛在化界大主祭的驱使下,猛然抬起头颅,几乎在顷刻之时,单凭气息便封锁了整个时空!咔!咔!四方星辰巨人,直接被那气势影响,每一个星辰巨人都在怒吼,胸膛开裂,最后落入无尽的时空深渊之中!天城,地城,大面积的崩塌,龟裂,让无数神族振奋!这便是十大‘古之圣贤’遗蜕之威!!苏金的脸色异常凝重——当十大‘古之圣贤’遗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四周千里方圆时,他的压力,比最开始时,暴增了数十倍!十个‘古之圣贤’的遗蜕,将其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