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那一枪的风采

作品:《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

    长枪飞刺,幽寒的枪尖自甲兵的后颈窜出,旋即抽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潇洒惬意。

    张武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一个想要偷袭的士卒,视线始终没有从吕布身上挪开。

    此时吕布以冲至张武身前,方天画戟如影随影,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亮银枪的枪头分毫不差的钉入方天画戟小支的方口中。

    张武力大,直接拉着长枪带着画戟横扫一圈,五步之内想要上前的士卒尽数殒命。

    并不是说穿上了厚重的铁甲就真的是刀枪不入的铁乌龟了,至少他们的脖子和胸甲之间还有空隙。

    这一点空隙在张武面前,足以致命。

    反而,将张武团团围住的陷阵营此刻却成了限制吕布发挥的囚笼,兵甲一旦上前,他反而要顾忌戟法的张弛,否则很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偏偏张武的枪越武越快,每一枪探出,都要见血。

    战阵外,曹操派出驰援张武的军士已经抵达,内外夹击之下,即便是天下强军中的陷阵营,这一刻也有些疲于奔命了。

    普通士卒的兵器很难伤到陷阵营,可这并不代表陷阵营的士兵就真的敢站在那里任由别人劈砍。

    可是他们不敢回头,张武的马实在太快了,一个不留神的功夫,就会被他在身上扎个血洞出来。

    “子谦,主公已经为你备好了酒宴,快快败了吕布回去庆功。”

    陷阵营人太少了,就算合围之势已成,张武依然能透过敌阵看到曹洪的身影。

    “喂!你跑出来做什么,不是让你保护好我的亲兵吗?”

    “嗨,一个亲兵而已,哪有那么金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小娘皮呢。”

    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锤子!张武气得都快骂娘了,正常人只要不是个猪,到了现在差不多都猜出来蔡琰是个小娘子了,只不过碍于张武的威名不敢明说出来罢了。

    军营中出现女子,本来就是犯了忌讳的事,反正人家的主公都当没看见,其余诸侯自然不会去戳张武的痛脚。

    说话的功夫间,张武又刺死两名敌军,直取吕布。

    吕布则是越打越惊,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身陷敌营的张武比之前好像更厉害了。

    交战二十余合,吕布只道这小子邪门,也顾不上面皮了,拨马便走。

    张武哪里肯放他逃走,他还指着吕布帮他刷融合度呢,可是陷阵营的士兵就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他们义无反顾的挡在张武身前,眼底连一丝恐惧都不曾出现。

    “小红!”

    赤骥瞬间明白了主人的想法,高抬前蹄狠狠踏在士兵的盾牌上,借势奋力一跃高高跳起,可怜士兵在那庞大的体重作用下,直接被踏为肉泥。

    半空中,张武也顾不得有没有兵刃作战了,亮银枪在手中飞速旋转后,化作一枚标枪,追着吕布就飞了出去。

    武者的敏锐让吕布一阵后背发凉,他下意识的低头,只听叮的一声脆响后,一柄长枪打碎了他的头盔。箍在头盔中的长发披散着落下,好不狼狈。

    没了兵刃,张武也不敢托大,轻拍赤骥后背,赤骥几个纵身,又踩死几个士兵后已经跃出陷阵营的包围。

    “可惜了,让吕布逃了,我还准备把他抓回去替主公喂马呢。”

    “如果别人这么说,我肯定认为是在吹牛。”曹洪将自己的大刀递给张武,自己则是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张武不喜轻武器,腰间从不佩剑,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毛病。

    那边西凉军的骑兵已经发起了冲锋,两人不敢恋战,领着士兵退回城寨。

    “孟德,如今董贼举兵来攻,我等如何是好。”袁绍看似在问曹操计,实则是在摆盟主的架子。

    骑兵攻城,谁不知道据城而守就得了,真要派兵野战,除非盟军中骑兵多的用不完,如果是步兵就算了吧,在彻底冲锋起来的骑兵面前,再精锐的步卒都脆的跟纸一样。

    曹操心里恶心,奈何形势比人强,他只得拱拱手:“禀盟主,据城而守为上策。”

    袁绍亲切的拍了拍曹操的肩膀,就像是在赞赏手底下的军师:“孟德何其多智,如此甚好。”

    你能打仗又如何,你得了张武败了吕布又如何,现在还不是得在我面前低头。

    袁绍大笑着下了城头,他准备回营痛饮几杯。

    曹操家势不如他,声望不如他,就算曹操再出色又如何?

    只身刺董而名震天下。

    发布矫诏聚天下诸侯讨董。

    收张武败吕布。

    能怎么样?

    这天下还是世家的天下,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任何人在他面前都要低下高傲的头颅。

    曹仁有些担心的看着曹操,低声道:“大哥?”

    曹操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安排士兵守城。”

    “是。”

    此刻曹操就像吃了只死苍蝇一般恶心。世家,又是世家,这个横在世上的庞然大物就是曹操心头最想拔除的一根刺。

    因为世家,大汉天下乱作一锅粥,灵帝被逼着卖官鬻爵,扶植阉党。

    灵帝真有那么不堪吗?

    曹操只知道,如果灵帝没有那番看似疯癫的运作,这朝堂之上就只剩下一个声音了。

    那些所谓的清流党人,借着祖宗遗训,借着圣人言说,肆意扶植亲信,打压皇权。

    那些所谓的汉室忠臣,肆无忌惮的兼并土地,欺压平民。

    可以说大汉由盛至衰,世家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

    汗光武以世家立国,国又毁于世家,令人唏嘘之余,又多了一份沉痛的思考。

    这个天下,到底需要一个怎样的人主,才能重新得以安定。

    张武才爬上城头,就看到自家老板脸色不善,顿时有些好奇:“主公,你不是摆酒宴为我庆功吗?”

    “子谦,大哥心情不好,你少说两句。”

    这盟军中能给曹操脸色看得只有袁绍呗,张武转瞬就想明白了曹操心头的郁结,拍拍胸脯放言道:“袁绍那个老小子不识好歹是不?主公放心,他日战场相见,我生擒来那厮供你出气。”

    曹操一听就乐了:“子谦何出此言,我与本初乃是联盟,岂会战场相见。”

    不过张武这般一闹,曹操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