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董仲颖故技重施

作品:《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

    骑兵攻城,自古以来就是个笑话,李傕郭汜带着西凉铁骑在城寨前溜达了一圈,平白留下几百具尸体,便兴致恹恹的退兵了。

    王者不以怒而兴兵,雄踞天下最大的诸侯董卓,此刻心已经乱了。

    虎牢关内,董卓已经将眼前能砸的东西全砸了,一干战将,愣是没有一个敢靠近的,只有李儒老神在在的坐在案几旁喝茶,显得云淡风轻。

    他了解董卓,暴怒之后这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就会平静下来,然后向自己问计。

    相反,如果自己主动献计,只会引来董卓的怒火。

    果然,砸了一会后,董卓停了下来,来到李儒面前,吹着胡子,气呼呼的问道:“文优,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儒有两策供岳父选择。”

    “快快道来。”

    “在言明计策之前,儒还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岳父。”

    董卓一愣:“这个时候了还卖什么关子,有话便问。”

    李儒捻捻自己的短须,缓缓开口:“张武此人主公可喜欢?”

    董卓又不瞎,张武之勇犹在吕布之上,哪个当领导的不喜欢才见了鬼:“甚爱。”

    “我这上策,策反张武,若是张武来投,到时候岳父坐拥天下勇将,十八镇诸侯不足为虑。”

    听到这里,董卓有点迟疑了,他并不了解张武,更是无从探知张武的喜好,策反的难度未免太大了些:“文优第二策是何?说于某家听听。”

    李儒眼中寒光大方,面容顿时显得有些冷酷:“纵火焚烧洛阳,迁都长安,暂避诸侯锋芒。”

    放弃洛阳?

    董卓哂笑两声,这不可谓是下策中的下下策,无关乎个人感情,无关乎民生疾苦。

    现在他一把火烧了洛阳迁都长安,就表示他这个最强诸侯怕了。

    一个失去了绝对的威慑力,名不副实的最强,董卓差不多已经能看到他最后的结局了。

    那些个诸侯会化身恶犬,毫不犹豫的扑向他这头猛虎,为的就是从他身上撕下来一块肉。

    没有走到山穷水尽之前,董卓是断然不会选择退兵的。

    “策反张武需要什么,又该派何人去说。”

    “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可灵李肃携重金前去说降。”

    “善。”

    都说一回生,二回熟,李肃当天夜里便借着月色买通了盟军守将,只身前往曹营。

    倒不是守关的将领多不靠谱,只是李肃自称张武远方表亲,又是一个人来的,守将只当卖了张武一个人情罢了。

    张武此刻正在篝火前和曹洪、华雄吹牛来着。

    他出去撒个尿的功夫,便花费了一万积分将霸王枪兑换了出来,此刻抱在手里爱不释手。

    这杆大枪是在是忒霸气了一些,枪身盘龙,通体乌黑。枪头大的出奇,较之一般长刀都要大。重要大致在四百斤左右。

    “子谦,你说你成宿成宿的不睡觉,不是出去捡宝贝就是守着亲兵的帐篷,我看主公的营帐你都不曾这般上心,莫非那个亲兵是当朝皇帝假扮的?”

    “呸,我在这和你说枪,你非要说亲兵,你这莽汉好不风趣。”

    曹洪随手拾起一支杂草叼在嘴上:“不就一把兵刃,以主公对你的喜爱,等我们回了兖州,你想要什么样的兵刃打造不出来,这杆枪也就卖相尚可,我也看不出什么出彩的地方。”

    曹洪是个莽汉,最起码还能应个声,华雄杵在一遍就像个死人,除了眼珠子会转外,屁都不放一个。

    张武想靠这两个人的惊叹、赞赏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就在张武想换一个风趣的聊天对象是,巡夜的士兵跑了过来:“将军,将军,营外有个自称你远方表亲的壮汉求见。”

    “哪个将军的远方表亲?你这小卒,说个话都说不明白,以后怎么当将军。”

    “呃...”士兵尴尬的挠挠头:“张武将军,那人自称是你的远方表亲。”

    “我的...远方表亲?”张武的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他穿越而来,孑然一身,哪来的表亲?

    “带进来让我见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敢占我便宜。”

    在士兵的带领下,李肃走了进来,等他停下脚步的时候才发现遇到熟人了。

    他和华雄同为董卓麾下将军,虽然中间差着级别,但怎么说也是同僚,他又岂会不识的这曾经的西凉第一战将。

    “怎么?你们认识啊?”

    李肃连忙摇头,冲着张武拱手:“子谦,家中伯父令我给你带来些特产,并有些私密的话要我转告你,可否单独谈谈。”

    张武嘿嘿一笑,起身拍拍李肃的肩膀:“董卓那老匹夫可不是我的伯父,来来来,让我看看他的诚意。”

    从李肃一进来看华雄那诧异的小眼神,张武就把他的身份猜了个十有八九,现在又是伯父又是特产的,分明就差把话摆在明面上说了。

    李肃尬笑两声,从胸口取出一只锦盒,递到张武面前:“相国甚爱将军,若将军能弃暗投明,荣华富贵取之不尽,这点小小的见面礼还请将军收下。”

    锦盒打开,里面装着一只血红色的珊瑚,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咳,这什么东西,你认得不?”

    曹洪送张武手中接过血玉珊瑚细细打量起来,别看这货粗人一个,投效曹操前却是出了名的财主,人是抠门了点,不过眼里见还在。

    “嗯,上好的血玉珊瑚,血玉本就是玉中极品,而这么大一块血玉珊瑚,少说值万金。子谦,你发财了。”

    “万金,勉勉强强吧。”张武嘴上不在乎,身体却很诚实的将血玉珊瑚从曹洪手里抢了回来,拿在手里细细把玩:“好了你回去吧,告诉董卓,礼物我收到了,很喜欢,下次战场相见我可以饶他一命。”

    “这...”李肃面露为难之色。

    张武眉头一挑,提高了几分音量:“怎么?你不会是觉得你家相国的命还不值这区区万金?还是说你信不过我张某人的承诺?”

    李肃赶紧告饶,狼狈的逃出曹营,奔着虎牢关而去。

    李肃走远,张武才冲着华雄说道:“如果你想把他留下,我是不会阻拦的。”

    “不需要。”

    “喔?这是为何,如果让董卓知道你还活着,恐怕你的家眷要受到牵连吧。”

    华雄笑笑:“世人皆知相国残暴,这李肃本就办砸了差事,若是再将我的消息告诉相国,相国暴怒之下他必不能活,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