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虎牢关上

作品:《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

    夜色冷清,寒风呼啸。

    烛台在一阵冷夜下左右摇曳,发出点点亮光,照亮了漆黑的夜晚。

    虎牢关上魏续、张辽分坐吕布两侧,三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董卓率领西凉军离开三天了,算算时间应该已经抵达洛阳,而吕布得到的命令却是拖住诸侯联军。

    诸侯们兵精将足,连续三日攻城下,吕布从并州带来的老部下们早已损失惨重。

    这还不算完,如果让诸侯们发现董卓的主力部队已经撤了,那么虎牢关将会面临更疯狂的进攻,可是吕布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

    魏续沉默许久后,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咬咬牙:“奉先,我们撤吧,虎牢关就要...守不住了!”

    “呵,”吕布惨笑一声:“撤去哪里?前几日我在阵前输给了张子谦,一个天下第二武将,对于相国来说,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累赘罢了。”

    “董卓欺人太甚,这分明是将我等当做了弃子,不如...”

    魏续还想继续说什么,吕布一拍桌子打断了他:“闭嘴!去准备明日守城事宜吧。”

    吕布当然知道董卓将他当做了弃子,他也知道魏续想要劝他投奔其他诸侯,可是眼下他已经背负了三姓家奴的骂名,若是真的听了魏续之言,那才他就真的成了反复无常的小人。

    都说越却什么的人就越在乎什么,此刻吕布的的确确想要维护他那并不美丽的名声。

    坐在一边的张辽叹口气,退了出去。

    张辽心里明白,时至今日,虎牢关已经完全没有守下去的必要了。

    董卓既然将大军撤走,这守护洛阳的最后一道屏障陷落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就是降将的悲哀,特别是一个得不到主公信任的降将。

    吕布看似封候拜将,宝马财富不断,可董卓一旦发现他失去了价值,不照样弃之如敝履,而那李傕郭汜明明没什么大本事,就因为董卓西凉起兵时跟随左右,现在不照样统帅着董卓最精锐的飞熊军?

    正当张辽准备回营点兵,城楼处突然传来了高亢的号角声,那号角声一浪高过一浪。张辽当即大惊,三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诸侯中的能人看清楚虎牢关的虚实了。

    此刻连夜攻城就是最好的证明。

    城楼前,火光冲天,一盏盏巨大的篝火将这座雄关照的如同白昼。无数士兵挥动着钢刀冲向虎牢关,密密麻麻的像蚁群一般。

    等吕布穿好盔甲,提着方天画戟出现在城头时,第一批攻城的士兵已经借着云梯爬上了城头。

    盟军后方,袁绍穿戴整齐,跨在战马上,十八镇诸侯在他身后一字排开。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孟德果然料事如神,你是如何发现董卓大军已经撤离的。”

    曹操在马上拱拱手:“吕布是降将,董贼善猜忌,必然不会让这种人独领一军,三天来虎牢关上即无董卓身影,又无西凉督军,我料定吕布必然是被董贼抛弃了。”

    诸侯中又是一片恭维之声。

    袁绍连连抚掌大笑,赞道:“孟德何其多智,等我等攻下虎牢关,我便代天子封赏有功之臣。”

    曹操身后的张武不屑的撇撇嘴,前两天这两个人还剑拔弩张着,这才多久过去,两人又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上位者那副虚伪的嘴脸,还真是怎么学都学不来。

    不过袁盟主的无耻张武也是真的领教了一番。

    此刻袁绍说话底气为什么这么足,代天子封赏这种话都敢说,还不是因为他身后跟着的那两个丑汉。

    张武早就用系统扫描过了。

    姓名:颜良

    武力:96

    统帅:76

    智谋:41

    政治:46

    技:凶徒:挑营时每斩杀一名武将武力临时加1,最高加8。

    姓名:文丑

    武力:97

    统帅:75

    智谋:26

    政治:13

    技:1.急勇:斗将时敌将使枪时,武力临时+2。

    2.暴烈:斗将时受言语刺激武力临时+3。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了,到了分战利品的时候,袁绍在这个时候招来他的两员爱将招来,是何居心已经不言而喻了。

    文丑冷喝一声:“小鬼,你一直盯着我兄弟两人看什么?”

    张武无聊的掏掏耳朵:“没看什么,我就是替你们主公害臊,袁绍曾言,颜良文丑有一人在此,何惧吕布,就你们两个饭桶,也是吕布的对手?”

    一个超一流武将,另一个虽然无双猛将,但也是那种不怎么强的无双,这两个家伙不要说一人在此不惧吕布了,就算绑一起也打不过吕布啊。

    文丑本就是个暴烈性子,这一下差点从马上跳起来,他恨不得一枪戳死这个大言不惭的小鬼。

    袁绍大惊失色:“文丑退下!不得放肆!”

    袁绍又不是真傻,颜良文丑能不能打得过吕布目前还没打过,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强的更个牲口似的张武,那是铁铁的打不过啊。

    除了张武以外,袁绍还从没见过什么人能在西凉铁骑中闲庭散步,在陷阵营中闹腾撒欢。

    “嗨!光说不练的孬种。”

    “小子!我要和你决斗!”

    “别说了,我可是天下第一武将啊,挑战我你配吗?”张武伸手一指,指向虎牢关上的吕布:“看到那个家伙了吗?打败了他,你才有资格挑战我。”

    文丑一口钢牙都快咬碎,此刻头顶青筋暴起,大枪一挥就向着城头冲去:“等着!等我杀了吕布恶贼,再回来扒了你的皮。”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袁绍也不可能去劝文丑了,即便他能命令文丑待命,可这样做的话只会在君臣间留下嫌隙,得不偿失。

    但文丑一个人去袁绍又实在不放心,只得令颜良从旁策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