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曹操得典韦

作品:《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

    主厅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大多诸侯已经醉酒。

    袁绍的心情显然不错,站在案几上肆意卖弄着剑术,下列溜须拍马之辈们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直接将袁绍放在了汉末剑术大家王越、邓展之列。

    曹仁拉了一把雀雀欲试的曹操,低声说道:“大哥,子谦来了。”

    曹操一扬腰间佩剑,声音拔高了几分:“子谦?来的正好,让他品评品评我曹孟德的剑术。”

    曹仁一把拽住曹操的腰带:“大哥!子谦带猛士来投,注意形象。”

    听到猛士二字,曹老板的酒意十分去了九分,他偏爱猛将,而一个能被张武看重的猛将,绝对值得他慎重。

    此刻张武已经领着典韦来到曹操身前,曹操赶紧正襟危坐,摆出一副明主的架势。

    “主公,此人乃是我异姓兄长,唤作典韦,当日初见,他便在山林中逐虎过涧。”

    逐虎过涧?这是人干出来的事吗?寻常人间道百兽之王还不得有多远躲多远,也只有当世凶人敢那大虫当家猫,随意戏耍。

    曹操心头一跳,然后乐开了花。

    细细打量之下,发现这典韦膀大腰圆,形容魁梧,那两条铁臂比寻常人的大腿都要粗。

    曹操越看越喜欢,不动声色的问了句:“典壮士可愿投效于我。”

    “既然我家兄弟说你是明主,我自当是愿意投效的,但有些话还要先前说清楚才好。早年我为友复仇惹了杀人官司,被官府通缉。”

    “哈哈哈哈。”曹操抚掌大笑:“不曾想典壮士乃真义士耳,我甚是喜欢。”

    不过是杀了个把个乡绅恶棍罢了,现在天下大乱,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曹操还真就不信,谁追究人贩会追究到自己的爱将身上。

    这年头,掌兵的才是大爷。

    张武见情况差不多了,抬腿踢了踢典韦小腿。

    典韦顺势单膝下跪:“愿为明主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观壮士犹如古之恶来复生,心中甚喜,当痛饮三百杯。”

    从始至终,陈留太守张邈只是跟在旁边眼红,从始至终他都不知道典韦原本应该成为他的爱将。

    不过在张武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邈显然不是明主,猛将就算跟着他也是被埋没,现在典韦提前跟了曹操,那才是宝马遇伯乐,只要时机一到,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酒宴直至深夜才结束。

    第二天曹操醒来,发现大帐内甚是清净,平素这个时间曹仁应该已经站在他的床边待命了。

    出了营寨才发现典韦跟个铁塔似的,怒目圆睁,持戟而立。

    营寨前曹仁、曹洪等一干将军人人身上挂彩。

    “子孝,发生了何事,你等怎么不直接入营。”

    曹仁委屈的抱拳:“大哥,并非我等不愿入营,只是这莽汉不许,他说‘主公安寝,任何人不得入营’。”

    张武跟在一边偷笑,说个不好听的,典韦就是个十足的二愣子,昨天曹老板醉酒之际吩咐他护卫左右,那么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进不去。

    而曹仁曹洪想硬闯,跟送菜有什么区别。

    “子谦,你不帮忙也就罢了,还在那里发笑,忘记当日是谁在主公面前保举你了吗?”曹洪不忿,用胳膊肘顶顶张武。

    “呸,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那是因为你三两个回合就被我打下了马,跟你保举有什么关系?”张武揶揄一笑:“不过话说回来,子廉将军到是可以多多与人斗狠,凡是能揍你的,都能纳入我军,这样一来你也算是为招揽人才做贡献了嘛。”

    曹操心里高兴,那是真的美啊,当即赏了典韦十金。

    一番整顿后,大军开拔,只留王匡一路镇守虎牢关,其余十七路诸侯齐头并进,向着洛阳方向进发。

    ......

    洛阳城内此刻已经彻底乱了套。

    街头上,随处可见的就是西凉兵劫掠百姓财物,更有甚者,光天化日之下行那禽兽之事。

    堪比皇宫的相国府内,董卓靠在庞大的太师椅上,不知在想什么。

    时不时有斥候前来汇报,李儒则是以军师祭酒的身份直接代替董卓发号施令了。

    时至正午,打发了最后一波斥候,李儒来到董卓面前拱拱手:“岳父,诸侯联军于前日已经开拔,我们也该撤离了。”

    董卓无精打采的挥挥手:“你来安排吧。”

    “都亭侯那边,还望岳父亲自出面安抚。”

    “他吕布打了败仗,有什么好安抚的,我没有去责罚他已经是对他天大的恩赐了。”

    李儒皱着眉,他想的比董卓更远。

    吕布兵败那只是大势所趋,当时几万并州军均无可能在诸侯联军下守住虎牢关,吕布完全可以直接丢弃虎牢关保存军力。

    可一战结束后,并州军所剩无几,几乎名存实亡,这个时候的吕布应该还没想过叛变。

    而兵败归来时,吕布对董卓以‘太师’相称,而非是更加亲切的‘岳父’。

    由此可见,那头猛虎在董卓身上所保留的忠心,已经就快要被消磨干净了。

    这个时候更应该全力拉拢,可偏偏董卓就像丢了魂似的,什么事都不关心,这样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岳父,吕布是猛虎,不可轻言弃之,他虽兵败,尚还忠心,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安抚好他的情绪,一旦吕布生变,我等大势已去。”

    “行了,你去安排吧,所需钱财宝物皆从府库里出。”

    董卓不知道吕布的重要性吗?

    他当然知道,就算吕布败给了张武,可吕布依旧是吕布,依然是那个睥睨天下的世之鸠虎。

    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李儒只是一介军师,他想的更多是保存西凉军的实力,谋划一城一地之得失,以待东山再起。

    可董卓不一样,他已经是天下最大的诸侯了,登如此高位,天下尽在股掌之间,有些事他比李儒看得更清楚。

    丢了洛阳,就算西凉带甲之士仍有四十万之众,那又如何。

    到时天下诸侯群起而攻之,他绝无再度翻身的可能性。

    全力拉拢吕布,也不过是多拉一个替死鬼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