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夜宴

作品:《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

    长安南郊一处荒废的道观中,史阿被绳子捆了个结实。

    他差不多已经猜到那个绑架了他的少年郎的身份了。

    武艺高强,样貌俊秀,年纪不大,身材瘦弱。

    这些特征分开来看再普通不过,只是全部安放到一个人身上,只有一种可能。

    张武,张子谦。

    史阿悲叹自己时运不济的同时,对张武的胆大妄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长安对于对方来说无异于龙潭虎穴,偏偏他就敢一头扎进来。

    张武让曹洪守在门口,独自来到史阿面前,他并不知道对方都掌握着什么秘密,所以他决定诈一诈史阿。

    “说说吧,我感兴趣的事情。”

    猜到了张武的身份后,史阿没有死撑,他听太多人提起过张武,这个时候装硬骨头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司徒王允密谋诛董,就在今夜宴请吕布,施以美人计,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足以令将军放过我。”

    张武一愣,旋即眼神就冷了下来,美人计!

    果然又是美人计!

    张武眼前浮现出貂蝉那绝美的容颜。

    这便是乱世,男人尚且可以持刀改命,那个可怜的女孩呢,只能被命运一次次无情的戏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

    王允那个老头还真是不长进,定国安邦本是男儿之责,想杀董卓,方法多了去了,偏偏他就要借妇人之手。

    不过如此私密之事史阿竟然知道。

    既然对方称自己为将军,一定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他既然敢这么称呼,就一定有着确定自己绝不会杀他的

    自信。

    事情突然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如果你不知道我的身份,这个消息确实足以让我放了你,但是现在恐怕不太够。”

    史阿笑笑,抛出第二个重磅炸弹:“董卓征调二十万民夫,准备在长安西郊二百里处修建一座庄园,他会将掘开

    帝王陵墓所得的宝物安置在那里,此刻那里只有他女婿牛辅的两万西凉军以及二十万手无寸铁的民夫。”

    众所周知,东汉末年有两个著名的盗墓贼,一个是曹老板,另外一个就是董卓。

    张武并不清楚古代帝王陪葬是什么规格,但是只要用脚指头想想就能想明白,如果不是有令人眼红的财富,谁愿

    意冒天下大不违去掘开死者安寝之地。

    “知道了又怎么样,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能以一敌万吧。”

    “将军想想看,如果郿坞建成之前董卓伏诛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张武一愣,他来自后世,知道历史走向的同时却也被这种惯性思维限制了眼界。

    他之前不打郿坞的主意只是因为他知道,郿坞建成后守备力量完全不弱于长安,他从未想过郿坞根本就建不成。

    史阿的话就像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董卓如果提前死了?

    西凉军顷刻之间便会成为一团散沙,根本就没有人会去关心郿坞的建设,甚至郿坞中那令人眼红的财富会成为他

    们内斗的导火索。

    到时候长安乱作一团,西凉军各个派系间相互攻伐,自然张武也就多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此刻张武的眼神冰冷,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情感,冷冷的说道:“所以呢?我为什么放了你?”

    史阿感觉到凌厉的杀意,顿时汗流浃背,急声道:“将军!长安内反董的公卿大臣家奴何止万人,他们之所以被

    董卓死死压着就是因为无一猛将统军,我与城内公卿多有联系,有我牵线搭桥之下将军翻手之间就可得兵数万,只

    待董卓授首,将军便可凭这一支军队争夺郿坞之中所屯财富。”

    “我信不过你。”张武没有给史阿继续说话的机会,长剑穿胸过过,留下一捧温热的鲜血。

    很明显,史阿是个多面间谍,这种人无论何时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和他当队友风险太大。

    至于史阿画的大饼,张武更是不屑。

    什么得兵数万不过是个笑话,世家的家奴能不能称为兵先不说,这些人没有经过训练之前根本上不了战场,史阿

    只有一句话说对了,那就是如果董卓死得早。

    门外曹洪听到动静后靠了进来,有些诧异:“子谦,你怎么将他杀了。”

    “该问的都问完了,留他何用。”

    “现在我们去哪?”

    “你星夜赶回兖州,通知主公,董卓要死了,请他起兵瓜分长安财富。”

    .........

    夜,司徒府上灯火通明。

    一道黑影窜过高强,因为速度太快,守夜的家奴并没有发现端倪。

    王允平日里蓄养的歌姬,此刻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后堂中翩然起舞。

    堂中,王允、吕布对坐而饮。

    “都亭侯夤夜造访寒舍,不甚荣幸,来,满饮此杯。”

    吕布端起酒盏一饮而尽:“司徒大人太客气了,布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如何开口啊。”

    王允之所以宴请吕布,为的就是他那个所谓的不情之请,又怎么可能拒绝,撂下酒杯豪爽的说道:“将军乃天下

    豪杰,但说无妨。”

    吕布老脸一红,竟做出女子般扭捏状:“咳,不瞒司徒,吕布中意司徒义女貂蝉,可否请她出面一见。”

    屏风后,貂蝉单薄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她很清楚见了吕布之后会发生什么,可是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王允看似待她如亲生女儿般,实则不过是拿她的美貌当做进身之资,但凡她敢有半分忤逆,就会落个乱棍打死的

    下场。

    最开始王允将貂蝉送给灵帝,只不过那个时候貂蝉年幼,又在脸上抹灰,灵帝没有相中她,这才使得她逃过一劫

    。

    可是今天,王允故技重施之下,貂蝉知道,她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最可悲的是她那个禽兽般的义父告诉她,她要侍奉的人不仅仅是吕布,还有国贼董卓。

    想到伤心处,貂蝉不禁落泪。

    “漂亮的小姐姐,你在哭什么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