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五十章 阿琉斯,大胜利!

作品:《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说起来……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今天的训练进行的怎么样,有突飞猛进的感觉么?”

    撇下岳父大人的身份不说,我可没忘了我们这趟来的主要目的,如今自己被放养了,我得关心一下大早就消失不见踪影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

    闻言,大师兄二师兄面面相觑一眼,道:“这才第一天,哪有那么快,艾卡莱伊帮我们找了一头年纪看着很大的苍老巨龙,连名字都没告诉我们,不过见识惊人,卡洛斯的天国丧钟,他一眼就看出了不少细节问题,感觉很靠谱,这一趟巨龙之旅,应该会收获巨大。”

    “哦?”感觉和自己的经历有些相似,我倍感兴趣:“都仔细说说,你们都做了什么样的训练?”

    大家也都好奇的伸长脖子,一眨不眨看着二人,本来艾卡莱伊也是要今天带他们去寻教练,可是这些家伙似乎更乐意看到我受苦,一个两个满口的不着急,让艾卡莱伊先把我押送回去,整个下午,也不知道这些人跑哪疯去了。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和这家伙一直打呗。”西雅图克挠着大光头,一脸的苦巴巴:“这是要打上一辈子的节奏吗?”

    “嗯?”阿琉斯露出捕食者的锐利目光,仿佛嗅到了猎物的气味般,目光飞快一扫而过,然后低头奋笔疾书,肉眼可见的小宇宙在她身上燃烧起来了。

    “……”我是不是该提醒大家平时说话注意一点,别再给这小腐女提供更多的素材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感觉我们这一次的对战练习,比以往任何一次收获都要大,不是吗?”

    “道理我都懂,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在战斗中再看到你这家伙的脸了。”

    换成我是大师兄,我肯定要打趣一句——怎么,我的颜值就连你这个野蛮人都能感受到压力?

    不过大师兄毕竟是大师兄,儒雅随和,面对二师兄的抱怨,只是淡淡一笑,好似兄长看着顽皮的小弟般的和煦,温暖,包容。

    阿琉斯奋笔疾书思必得*2,小宇宙上升到第9感。

    好吧,看来可以期待一下在离开龙之乐园以前看到阿琉斯的新作了……不对,我期待个屁啊,鬼才看那种辣眼的东西啊!

    眼看无法从大师兄二师兄那获得有趣的信息,大家的目光转到我身上,并且变得充满恶意。

    “凡老大,说说你接受老丈人的训练的事儿呗。”老马身先士卒,一马当先,誓要超越菲妮成为作死第一人。

    “没什么可说的。”我罢了罢手。

    “莫非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经历?憋在肚子里多不好,不如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老马两眼放光,更加来劲。

    “没什么难以启齿的,就是大家相敬如宾,五讲四美,其乐融融。”我忍,这时候要是揍了老马,那真是裆裤里掉泥巴,有口也说不清了。

    “对吧。”为了以求真实,我还拉上了不知道为啥忽然玩起了神游物外,嘴里念叨有词的恶龙蕾娜。

    我说的你们不信,我的死对头,她说的你们总该信了吧。

    “很遗憾。”恶龙蕾娜低垂着眼睑,拳头紧握,指甲深深陷入软肉之中,晶莹的泪水在眶里打着转,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笨肥龙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没有为难这家伙。”

    那副自责的样子,仿佛在说,我让大家失望了,辜负了大家的期望,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郭嘉,对不起人民。

    “没事没事,蕾娜别伤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姬友好死党,本子娜终于找回了剧本台词了,扳着恶龙蕾娜的香肩,轻轻擦拭着对方脸蛋上不存在的滚烫泪水,用深信不疑的语气安慰道。

    “……”

    哪个语文好一点的,想请教一下,结合刚才的语境,本子娜那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底表达的是啥意思?

    顺便,既然出现了阿琉斯这样的设定,难道就没有个写百合文的,根据以上情景写上几本?我可以私下赞助一个无瑕疵宝石。

    “所以,情况就是这样咯,我跟你们说,我和岳父……咳咳,我和哈迪大叔的关系好的很,一见如故,你们少在那里挑拨离间。”

    得意洋洋的撒了个弥天大谎,回神一看,根本没人在听我说话,这些混蛋又围成一团在嘀嘀咕咕个什么劲。

    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凑上去偷偷一听,我当时就气坏了。

    “开盘了开盘了,赌凡老大第几天开始受苦,第二天一赔二,第三天一赔三,以此类推,不设上限,压第九十九天就是九十九倍赔率,大家真的不想试试一夜暴富的感觉吗?”

    老马的话引得所有人一阵鄙视,当我们是某数学帝那么好糊弄呀,别说九十九天,能在龙之乐园呆足一个月三十天,就算长了。

    鄙视归鄙视,动作却是不慢。

    “我压第三天,我就不信了,是个人都能像拉尔那小子一样没心没肺?”

    沙希克大手拍桌,身为在场为数不多的已婚人士,他对岳父大人这种存在似乎深有感触?

    “我看这事不简单,还是谨慎一点,压第五天好了。”

    汉斯紧蹙眉头思考片刻,家里开快餐店的,生意人,总喜欢深思熟虑,稳中求进。

    “越是往后,弹簧压的越紧,暴风雨就会来的越猛烈,猴子受死吧,我压第十五天。”

    本子娜就图个乐,不求赚钱,开心最重要,万一呢?

    “等等,大家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喵?对方可是巨龙,而且还是蕾娜的父亲,那暴脾气喵,能忍了今天就算是龟中龟了,我压明天,两倍不嫌少,拿到手才算是自己的喵。”

    觉得自己的逆向思考方式,技惊四座,与众不同,菲妮显得有些自得,颇有些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却不知她身后的恶龙蕾娜头一低,握紧了拳头。

    她是不是醒着,谁也说不清,但唯独一点大家都知道,她要死了。

    “阿琉斯,要上了!”

    握紧双拳给自己打气的小腐女,别有心思,打算用自己刚刚发表的新作作为筹码,既能快乐参与,又能传播伟大思想,一箭双雕,一石二鸟,阿琉斯,棒棒的。

    “啪嚓——”

    “你们给我够了!”

    我一脚踢翻桌子,没收了赌资,制裁了老马,感觉今天又做了好事,还有收入,双份的好事,带来了双倍的快乐,也就不打算和其他人计较了。

    回过头,发现阿琉斯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好像我欺负了她似的,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怎么了?”在她那受伤小动物般的可怜眼神注视下,堂堂四翼,联盟第一高手,败阵了。

    “嗯!”似乎要创造某种气势般,发出一声重重的,娇憨的鼻音,阿琉斯颇为强硬的将一叠书……或者说还称不上书,只是整理好的成稿,塞到了我手里。

    “阿琉斯,赌注!”

    我震惊了,这区区小腐女,何时变得那么机智?竟然假借赌注之名,妄图将她那些辣眼作品传递出去,无论是输还是赢,在递出去的那一刻她的目的都已经达到,已经是最大的赢家了。

    我能接受这种结果吗?如果受害者是我自己,那当然不。

    “阿琉斯,老马的闹剧已经结束,不赌了,筹码你收回去吧。”

    面对重新递了回来的成稿,阿琉斯愣了愣,做了一个由意想不到的久违举动。

    她将连帽斗篷熟悉的往身上一裹,只在衣领缝隙间宛若流动火焰般的焰红长发,以及陡然凛冽神秘的气质,让她仿佛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沉默寡言,冰冷无情的刺客。

    “阿琉斯,谁,不认识。”

    于斗篷之中,声音似乎也变得格外陌生,充斥着一种惜字如金的高傲。

    所有人:“……”

    不……虽说你的伪装确实很完美,完美到身为哥哥的汉斯都惊讶张大了嘴巴,但是,你当着我的面伪装是要闹哪样,而且无论变化再怎么大,有一个破绽始终如同天上挂着的太阳一样瞩目。

    阿琉斯专属的四字真言术。

    我摸了摸下巴,感觉有点意思……不,我是说立刻拆穿阿琉斯未免也太可怜了,就算是演戏也好,得给她一个台阶,毕竟也喊了我那么多声老师。

    “很好,如果你能一口气说出五个字,我就承认你不是阿琉斯。”

    “这个,很简单。”焰发的神秘斗篷少女,迷之自信。

    然后,是一阵迷之沉默。

    “你到是说呀。”我忍不住催促道。

    “阿琉斯,刚刚,已经说了,五个字。”

    “我是说一口气,一口气,不能停顿,懂?”咦,刚才她是不是无意中露出了更加致命的破绽?

    “一口气,没停。”

    “胡说,我分明看到逗号了!”

    “老师,尽说些,让人听不……隆哈呲哩哈……怪话。”

    啊,咬舌了刚刚,偷偷把小手伸入斗篷帽子低下捂着舌头泪眼汪汪的模样挺萌的,可惜是个腐女。

    感觉再欺负下去有些太可怜了,我决定结束这场游戏,拿出尘封已久的对阿琉斯神器卷纸筒。

    我拍!

    啪嗒!

    一声脆响,阿琉斯下意识的抱着头蹲了下去,但是很快又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没用,没用。”她朝我倔强的挥舞着小手。

    “帽子,抵御攻击!”

    “那么问题来了,你是谁?”我目光一沉,问了一个哲学家永恒讨论的话题。

    “我……我是……”

    “对了,我是谁?我是谁?”

    阿琉斯再次抱头蹲地,瑟瑟发抖,陷入了巨大的哲学迷茫之中。

    哼,愚昧的人类,以为区区帽子就能抵御神器之威。

    吹了吹手中的卷纸筒,宛若高明的枪手,命中目标后吹拂着枪口上的硝烟,然后潇洒的将其在掌心当中转上几圈,收回物品栏当中。

    这样一来就结束了。

    咦,等等,我一开始要干什么来着?对了,是无论如何都要把稿子还给阿琉斯,不能让这些东西流散出去,荼毒世人,至少不能荼毒我自己的眼睛。

    但是,稿子呢?

    哦,好像刚才被我卷成卷纸筒了。

    所以说卷纸筒呢?

    哦,好像刚才被我耍酷的收起来了。

    现在还还来得及吗?

    哦,阿琉斯已经失忆,记得不这件事了。

    “……”

    “!!!”

    系马达,莫非这也在阿琉斯的算计之中?

    回过神,刚被我制裁的老马还像一滩烂泥怪似的躺在地上,菲妮被恶龙蕾娜一拳揍上天,脑袋插在天花上方,正手舞足蹈,灵异中带着几分喜感。

    悲剧的原来并不止我一个,那我就放心多了,到是大猩猩高特,他的克星卡丽娜大姐没跟上来,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让人不爽,不过,看他刚来到龙之乐园时,看到四处遍布蜿蜒的河流湖泊后,两眼放光的模样,估计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